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神傳文化
風塵女騙人被騙,自盡後墮入地獄(圖)

65351

齊禪


地獄是真實存在的。

 

【人民報消息】筆名「風塵」的作者是一位依然記得前世的人,前一世是個女子,這一世是一位男子。他把記憶中的前世故事講述出來,也許對那些與家人怨氣難解的人能有些啟發。

風塵女對前世的記憶

「風塵」從小記憶力很好,一、二歲時家裏發生的一些事情,譬如睡在搖籃裏看見母親幫氣喘病的父親打針,自己如何被鵝群趕著學走路的樣子……至今都還依稀記得。有時腦海中會出現一些奇怪的畫面,是青樓女子在地獄受苦的情景,「風塵」告訴父母,父母總以為他是小孩子胡思亂想、亂講話,根本沒當回事。

六歲那年,縱橫交錯、無法連貫的前世記憶終於串連起來,成為歷歷清晰的影像。

以下是「風塵」對前世的回憶:

我前生是一位風塵女子,身著鳳仙裝,喜歡聽歌仔戲,但不知具體是屬於那一年代。因從小家境不好,只好到一戶有錢人家裏當廚娘,因頗具姿色,竟被又老又醜的老爺強暴,後來就被送到青樓賣笑。青樓的老板夫婦及身邊的ㄚ環對我非常好。當時我很年輕,利用美色騙了很多人,也被很多人騙過,最後被一個小白臉騙的床頭金盡,人財兩失。我心中生起了很強烈的報復心,終於難以忍受這種痛苦。最後心有不甘的在自己的房間裏投繯自盡。

肉體死亡之後,我的靈魂來到一個偌大的、灰蒙蒙的衢道上。到處都是男女老少,每個人的臉色都顯得凝重沮喪,卻又各自走上彷彿早就安排好的那一條路。我感覺好象有一股吸力,直往人群走去。走了一陣子,來到一個岔路口後分散開。我和一群人一起走到一個架有獨木橋的山谷邊(俗稱奈何橋),這裏陰冷潮濕、哀號遍野,陣陣惡臭及血腥味撲鼻而來。很多人從灰暗且濕滑的橋面摔了下去……

我不想走,卻不由自主地踩了上去。走不遠即滑落,掉入山谷。那是一條極為寬廣的深谷,沒有邊,也沒有崖,谷裏面充滿了五顏六色、大大小小,帶有利刺的蛇, 那些蛇多得無法計算,不斷攻擊我。隨後我又發覺深谷中有很多人,卻看不到他們的頭,因為每個人都跟我一樣迅速沉沒在蛇群裏。那些蛇如泥鰍穿豆腐般,不停地在我體內穿梭,鉆骨穿筋,血流不止,我的身體猶如被炸彈轟開來一樣,覺得非常非常的痛苦,稍後皮肉馬上又復合,一次又一次地重覆如此無邊的巨苦……此時, 我才知道這裏就是地獄。

我一心只想盡快離開山谷及被蛇群攻擊的痛苦,我隱約聽到很多人在痛苦哀嚎,聲音非常微弱。好不容易,我終於離開了那個山谷,到達了崖邊。但是到達崖邊後並沒有結束地獄的苦。

爬離山谷後,我赫然看見一尊神像,比一般人高大,著黑灰色道袍,相貌極為莊嚴,不似世間的神祗。他未曾開口,卻以心靈感應交談的方式,不用任何語言、性別及時間的概念,就讓我知道:因為我不信神佛、不尊重父母、撒謊、欺騙、從事青樓賣笑等不道德的職業,並利用美色騙害某位男子致死等種種罪過,所以才來這個地方受苦。他還讓我接受處罰後,一定要努力修行。

這時候我仍然沒有任何慚愧和反悔的心,總覺得自己沒有錯,別人也是如此騙我,致我於死地,讓我含恨上吊及被蛇噬咬,心中仍然充滿怨恨。漸漸地神祗消失了。

神祗離開之後,我被皮膚臘黃似癆病的鬼差,驅趕著登上一座高山。路面顛簸崎嶇,絆倒時方見各式各樣像鉆子、刀子、錐子等尖銳的器具突然從地面冒出來,大大 小小,不一而足。不管我走到哪裏,只要一跌倒,這些利器瞬間自動冒出,像劍砧由下往上直直的將我全身戳裂刺穿,頓時血迸肉裂,血流不止。痛得我剛昏死過 去,肉體又隨即復合,極大的折磨和痛苦也不斷地產生,前仆後繼,未曾停歇……

越過高山後,我被推進一個很大很大、隆隆旋轉的石磨裏。我怕被碾軋,卻找不到空隙躲藏,只好不停地在石磨裏面跑,肌膚一寸一寸地被消磨殆盡後又復原。我聽到此起彼伏的鬼哭聲,令人不寒而慄。

不久,我又被反綁在燒熱的赤銅柱上,焦味四溢,皮肉模糊,神識不清,直至每一寸肌膚爛盡。

接著,我又被綁在另一根大銅柱上,鬼差以尖鉤狀的利刃拔出我的舌根,直到舌根拉斷為止。

隨後我又被丟進熱油鍋,我的身體像炸豬皮似的不斷地翻滾、膨脹,感覺身體好像被一顆炸彈炸開時的那樣痛苦,不但極苦,而且瞬間身體又恢復了,只要頭一出鍋面,立即被鬼差用棒子壓回油鍋,繼續烹炸。就這樣,我求死不得,不斷重覆那種極端的痛苦。

從油鍋裏釋放以後,我與一群人一起搓泥丸,像在做勞役,有人因土太幹搓不成形,有的大,有的小,形狀和數量不一,完成後丟入各自的葫蘆瓶裏。因未曾進食, 每個人又累又餓,走到像賑災區的地方,交出葫蘆瓶後,獲得一碗又臭又臊的白色濃湯。或許是宿生某種因緣,此時我覺得事有蹊蹺而未喝下。 (這就是讓人轉生前喝的忘記前世的胡婆湯)

按自己的意願投胎

在地獄受過各種刑罰後,「風塵」前世的罪業消下去不少,被送去轉生。下面是她轉生前一刻發生的事情:

我被引至某執法者前,此人濃眉大眼,不怒而威。他同樣以心靈交流的方式告訴我:我將要去世上投胎為女子。並囑咐我千萬不要再欺騙人,要多做善事,多積德。

語畢,我心有不平地向執法者申訴了一大堆上一世遭的罪,以及我不甘願當女生,要當男生好報仇的理由。那執法者很詫異我為何還能記得這些舊事,不過最後仍然叫我去排隊,同時發給每人一張有顏色的號碼牌。我拿到的是紅牌子。眾人拿到牌子後,各自到相同顏色的門前排隊,等候投胎。

此時,我聽到旁邊的差役正在議論:紅色是女生,藍色是男生,綠色是鴨子,紫色是……分別代表各種不同的生物或動物。我因為不願再當女子,所以就趁隔壁隊伍的人不注意,搶走對方的藍牌,又把自己的紅牌丟給他。鬼差追趕過來,我飛快地跑到藍色的門跳下去。

走進一個有很多房子的地區。當時是黑夜,有的房子門口有燈,有的沒有。我拿著像是密碼的號碼牌,找對了門號,走了進去,投胎成為今世的男子。

自選性別投胎轉世也躲不過冤家路窄

「風塵」強行投胎成為男子,就能躲過上一世欠的債,重打鼓另開張?絕對不行。

「風塵」說:在今世,我念專科時,交往的第一任女友即是前世讓我投繯自盡的小白臉。初次見面,兩人即感覺非常熟稔,彷彿已認識很久。漸漸地,前世彼此的影像在我面前愈來愈清晰,最後因為父母親反對,且自己亦不願再續前緣而分手。

前世青樓的老板夫婦成為「風塵」今生的父母,而被她前世誘騙害死的男子,今生成為他的妻子。

「風塵」說:初識時,感覺很熟悉但不投緣,因為前世就不愛她,至今內心對她亦常無原由的生嫌,她也總是懷著怨氣對待我,並對我家人非常疏遠。兩人常常用冷戰相互折磨,雖然我賺了很多錢給她,但她從沒滿足過。

人家當然不會滿足、不會感激,你上一世騙取人家錢財、害死人家性命,這一世你是在還債啊,而且還得加倍償還!人家怎麼可能滿足呢?

保持良善就遠離地獄

由於前世是上吊死的,所以「風塵」今生不敢穿有領子的衣服,很怕那種卡住喉嚨的痛苦重新再現。又因為前世當過廚娘,所以雖然此生轉生成男人,但廚藝及女紅也不錯。因為曾受油鍋煎炸之苦,所以「風塵」此生特別怕熱不怕冷。他這輩子只要看到轉動的石磨,就會心生恐懼,渾身起雞皮疙瘩,與在地獄中的那段經歷有關。

由於沒有喝下消掉前世記憶的胡婆湯,「風塵」在前世的自殺、下地獄受罰的因果一直都清晰如昨。這使他明白這世的親人無論親疏都是有因緣關係的。

這樣的經歷、這樣的歷史故事,我們看到的太多了。其實看多看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從中對照自己、反省自己、改變自己。地獄很可怕,但只要保持善念和良知就能遠離它。(文/齊禪)△

(人民報首發)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