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自由評論
又死了兩個「中國特色」

65349
?"
(網路圖片)

 

文 _ 九天劍

 

英國脫歐震動了歐盟,給全球化潮流蒙上陰影,但自由選擇的普世價值反而越發光大;然而中國P民卻仍然無可奈何地生活在紅牆內,被局域化、被阿拉伯數字化。你懂211麼,你明白985麼……難怪洋人不住進中國,幾十年看碎多少放大鏡,還是弄不懂這朵無雙奇葩(金三兒除外)。原因是,黨國「文化」很特色。

2016年6月29日,中共教育部宣布:部分985工程文件失效。

您知道985這仨數啥意思麼?據大陸百度介紹,985工程,是指為創建世界一流大學和高水平大學而實施的工程,即「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項目」。名稱源自1998年5月4日,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在北京大學百年校慶上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的講話——明白了吧,祕書給蛤蟆擬了個稿,蛤蟆去北大做了個秀,一個「國家工程」誕生了。別的不說,那可是蛤蟆8964上臺8年11個月後,一部分官宦子弟先富起來,其忽悠全民忘記罪惡、莫談國事、「悶聲大發財」的高潮期。

211呢,百度說,是為了面向21世紀,迎接世界新技術革命的挑戰,黨國集合中央、地方各方面的力量,重點建設100所高等學校和一批重點學科、專業達到世界一流大學水平的建設工程。有人到現在也不明白它和985有多大差別。知道誰是倡議者兼政績受益人麼?蛤蟆老姘陳至立——時任中共教育部長。你想啊,總管國家教育兩大工程,不得肥得撐死啊!

「教育產業化」讓高校烏煙瘴氣

中共擅長搞「特色」,不怕沒錢,就怕沒權、沒主意。有了權,有了主意,錢就是囊中之物。後來的情形全國P民都看到了,江姘陳部長在任幾年,一個985,一個211,把全國高校攪和得烏煙瘴氣:前端爭搶名校資格炮聲隆隆,爭到了,國庫撥款源源不斷,生源擠破門框,校長、教授快速致富;終端則是,全國考生揮淚拚殺,家長傾覆血汗家產,鞭打孩子沖擊獨木橋,結果考生精神崩潰,家長人格失常,媒體常年曝出學子跳樓跳河割腕失蹤之家庭慘劇,整個社會扭曲變態!

中國人向來望子成龍,30年萬惡的計生「國策」(另一該黨獨有「特色」)幾乎令所有學生家庭變成焦慮症患者——獨生子女成了父母人生唯一的希望。江大蛤蟆一個「講話」將高校劃分了三六九等,等於賞給了老姘兩個金娃娃,陳心領神會,拼命貫徹「特色」,悶聲發起了大財!從此苦了全國考生和家長,每年幾百萬考生戰士,乘以十幾年!

什麼叫邪?獨裁體制下,拿納稅人的錢「建設世界一流大學、一流學科」的政府行政特色,卻不造福大眾就是邪!在建造高校金字塔尖等於增強國力的狡辯下,國人都暈了。  

幾十年在牆內被搶匪騙慣了,人們已經難以分辨是非,根本來不及弄清自己的獨子獨女應該怎麼長大,就稀裡糊塗被推上千軍萬馬獨木橋,傳染病一樣壓迫孩子去圓進「名校」、上「重點」 的大夢。陳至立們推出的兩個特色工程,陰險的抓住了國人的「七寸」,更努力投其所好,給本已另類於世界的中國教育,披上又一件地攤A貨。這,像極了正規商場外的傳銷瘟疫。而他們玩弄教育產業這塊金磚,背後目的根本不是實現「教育強國」,而是完善洗腦工程,順帶貪腐。可憐的是,國人毫無選擇,因為這是「國家行為」!

縱觀享譽全球的哈佛、耶魯、普利斯頓等美國常春藤名校,加上麻省理工、斯坦福……哪個不是私校,哪個不是靠頂尖學術成果,菁英教授團隊,一流圖書館、研究所贏得盛譽?就算牛津、劍橋、加大伯克利這些公立世界名校,在全球學子和家長眼裡,其成就與名氣,也完全無關政府支撐資金,與中共獨裁政府為了撅起,傾斜性注資無可類比。所有世界級名校的排名都是業界權威公認,名頭響噹噹,實力硬邦邦,和黨國「特色」跑關係、賄賂貪官、搞浮誇校園工程,為功利做形象推廣,上央視放衛星沒一毛錢關係。

明明是為社會良性演進,人類生存安全、精神健康文明而存在的高等教育行業屬性,到了江蛤蟆、陳老姘手裡就散出薰天的銅臭味。而且不知恥的洗白,稱做「教育產業化」!這無疑和中共推行30年的萬惡流水線殺嬰「計生產業化」,製造讓全國老百姓看不起病的「醫療產業化」,死了都埋不起的「殯葬產業化」一樣,「教育產業化」逼得全中國P民精神失常十幾年,罵了十幾年!

迄今為止,共有39所中國高校入選985,占全國2824所高校總數1.4%不到。按世界第一的2014年中國3559萬在校生規模看,90%以上的大學生都在非一流大學讀書。這無疑是江、陳故意劃定的人為等級,分明是矮鄧「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教育界翻版。

江、陳肚子裡憋的洗腦、發財兩不誤的壞水,拿到臺面上也和中共教育部拋出《面向21世紀教育振興行動計畫》官樣口號不搭界。就像維基百科指出的:211、985工程「存在身分固化、競爭缺失、重複交叉、高校資源不均等問題,迫切需要改變其計畫,加強資源整合」。

 


一個985,一個211,把全國高校攪和得烏煙瘴氣;前端名校爭到了,國庫撥款源源不斷,校長、教授
快速致富;終端則是全國考生揮淚拚殺,家長傾覆血汗家產,整個社會扭曲變態!(網路圖片)

 


「雙一流」取代985和211

報導稱,從2007年至2013年,中國教育部每年都會在工作要點中提及「985」和「211」工程,但在2014和2015年的工作要點中,找不到相關描述,卻花了大量時間闡述「雙一流建設」。

那麼,新的「雙一流」意涵是什麼?習近平當局做出解讀:

2015年8月,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15次會議審議通過《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

2015年10月,中共國務院又印發《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自2016年起針對大學以及學科建設明確提出了「雙一流」的任務要求,並分三個階段制定了時間表,其中將「基本建成高等教育強國」的最終目標節點定於21世紀中葉。

特別引人注意的是以下變更:

2016年2月4日,中共印發《教育部2016年工作要點》的通知,要求加快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制訂「雙一流」實施辦法。

2016年6月29日,針對宣布部分985與211工程文件失效,中共教育部表示,將對新時期高等教育重點建設做出新部署。

據報導,該通知宣布382份文件失效,這些文件中有8份和「985」、「211」工程相關。

教育部官員強調,「雙一流建設」的評審標準、資金分配將以「學科建設」為主,遴選條件會加入「滾動淘汰機制」;並保證不會像過去一樣,只向特定的大學撥款。原本不屬於「985」、「211」的學校,也有機會獲選為「雙一流」,就算日前入選2項高教工程計畫的大學,也不保證能夠獲得新的資助。

也就是說,習當局婉轉宣判了985、211這兩個特色的「死刑」,叫停了江蛤蟆操控中共教育體制為禍中國人民的罪惡。

《京華時報》作者熊丙奇就此發文〈建設「雙一流」,不妨從廢除高校身分開始〉。文中建議,在已啟動雙一流建設戰略後,要明確廢除985、211,徹底解決這兩個行政性工程造成的學校身分固化和競爭缺失問題。指出,985、211成了學校的身分標籤,學校被分為三六九等,這限制了學校間的平等競爭,也製造了嚴重的學歷歧視,還加劇了名校情結和教育焦慮。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已達40%,高考焦慮相比20年前卻有過之而無不及,就與985、211工程有關。

熊丙奇警告,廢除的阻力主要來自行政部門和躋身兩工程的高校。廢除985、211工程,對行政部門而言,也就廢除了對高校的行政審批、行政計畫權;對高校來說,也就失去了身分標籤和特權。但好處是,廢除這兩個工程時,可同步取消這些高校的行政級別,這就使廢除985、211工程成為了撬動整個高等教育改革的重要抓手。

熊文還指出,習當局2014年頒布的高考改革實施意見,明確提出減少高考錄取批次。表明國家層面意識到了把學校分等級的弊端。取消一本、二本等錄取批次後,如果還保留985、211工程,會進一步強化學校的985、211身分,若不想讓取消批次的改革成果打折扣,須加快廢除985、211工程。

熊文認為,從國際經驗看,世界一流大學從來不是計劃出來的,而是由學校自主辦學、平等競爭得來的。

蛤蟆偽政遺毒不勝數

這與本文的觀點不謀而合。

回到本文主題。蛤蟆偽政期間,多少特色出籠,您只需看看如今人間「閻王」王岐山累成啥樣就知道了——蝗蟲一般的貪官撲滅一批,生出一批,哪個不是深通「悶聲大發財」的老虎、小鬼?985、211,看似6枚阿拉伯數字,每枚值幾噸人幣,你可算過?

末了,我要為985「正名」。「985」其實是9854,故意抹去個「4」(死)是因為宦官們想拍蛤屁,又怕拍到蛤腿上,都知道那個動物很「迷信」。但蛤蟆確實是1998年5月4日這天竄到北大去囉唆的,它就是使出吃蛤奶的勁,也沒法抹了這個4、忘記死,這太可惜了。衙役也是囉唆,那年直接按漢語諧音「狗發我死」咒死蛤蟆不完了麼,省得現在還要等著判蛤蟆絞刑,真囉唆!

衙役們活得也真累,每日忙著幫黨自宮,生怕一不留神沒宮好,閹到自己。你比如,天下遊人到貴州都要看2002年6月發現的那塊億年奇石,石上鬼斧神工一排六字:中國共產黨亡。連黨國御用科學院院士們一行15人看了都捂臉而去,至今無一人敢稱「造假」;央視多猖啊,多低級的謠言都敢造,竟無一鏡敢直播全六字,生怕引發我億萬信神佛之大眾奇妙聯想——那多年洗腦不白幹了麼?全國黨媒這回也沒了新華社通稿參照,好尷尬。老天爺怎麼這麼不給面兒啊!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國家地質公園門票(網路圖片)


結果,還是基層出菁英。貴州地方黨政衙役忽然想起兒時學過《皇帝新衣》,靈機一動:咱眼神不好,假裝沒看見「亡」字不完了麼!於是妙手「毀春」,飛書報前5字至江蛤蟆,最終竟能改頭換面,命名這塊巨石為「救星石」,一舉得到「國家地質公園」稱號,每日門票出去,銀票回來。也好,國人飽了眼福,堅定「天滅中共」信念;衙役們既獲得政績,又依石致富。各得其所。最後,只有發現奇石的原村黨支書王國富比較鬱悶,被人戲稱「亡國夫」。

這是我對不敢還原「狗發我死」的黨國衙役之自宮之心虛之批判。曬曬人家貴州地方黨組織印發全六字門票的勇氣,想想黨霾高壓下活的可憐愚蠢之眾衙役,只有冷豔呵呵了。

(小標為編者所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