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神跡在人間
我和孩子经历的神话(1)

65304

 文: 湖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一日】孩子发病时是八岁,那时是二零零五年,孩子在上小学二年级,现在孩子已经二十岁了,读大学三年级。我曾将此文,用微信形式发给了单位领导及同事与熟人,很快就传到了当地教育局及政法委。政法委书记召集国安、公安,教育局,中心校,单位领导就我的事情召开专题会议(与会人员每人手机上都拿着这篇微信文章研究了四个多小时)。会后他们的结论是:我们绝对不能去迫害她,不动她,连威胁都不去威胁她,也不去“转化”她,尊重她的信仰,让她自由修炼

一、班主任兼语文教师

我是一名教育科学工作者,就职于湖南某县城北中学。在学校领导、同事、学生家长、学生心目中,我曾是一位优秀的班主任和语文教师。

我于一九九八年下期调入城北中学,担任初一年级班主任兼语文教师。我在城北所接手的第一届学生是125班,当时城北中学缺少班主任,开学后125班没有班主任,分到该班的优生都被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师请走了,被调进我班的都是经名师们测试过后的后进生和父母离异的单亲家庭孩子。当时我班单亲家庭孩子就有十七个。开学一个星期后我才接手这个班。我教了一个星期后,我班最后剩下的家庭条件较好,学习习惯和学习成绩都还可以的唯一优生当时正担任我班班长也被经验丰富的名师请走了,又换来一个单亲家庭孩子,至此我班有了十八个单亲家庭孩子。

面对这样一个学生个人修养,生活习惯,学习习惯甚至衣着打扮,个人卫生都不尽人意、整体学习成绩差(每次考试我班的成绩都与平行班相距很远),任课教师普遍情绪消极低沉、怨声载道的班集体,我没有抱怨,更没有被任课教师的情绪带动。我改变以往当班主任、接新班的思路,制定出针对现状的新的班级工作计划,从学生心情和精神面貌入手,我把要求学生每天穿着得体,干净整洁,朴素大方,保持快乐、阳光的心态作为我这个班主任工作的“头等大事”。

我自己每天第一个来到教室,满面笑容的迎接每一个学生,给每一个学生一句恰当的鼓励与肯定。我带着他们每天从早上就开始一天快乐的生活。

工作的第一个月,我每天放学后就和丈夫在街上的快餐店简单的吃点东西,然后由他用摩托车载着我到每一个学生家里家访。我把家访情况制成表格,一个一个去充分了解、掌握学生的情况,包括饮食习惯和食欲状况,我都认真记载。双休日节假日,我更加充分利用,马不停蹄走家串户进行家访。一个月以后,我班学生无一遗漏,我全都走访了一遍。学生的情况我都了如指掌。我感觉到单亲家庭的孩子心灵深处普遍缺乏真正的被爱的感受,家长普遍性情浮躁,对孩子的教育简单粗暴。甚至因为离异单亲的缘故,父母双方或者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及其他亲属都只注重从物质上给予孩子多多的补偿。也有的孩子由于父母离异,生活比较困难,甚至一日三餐都不能得到保障。

我根据所掌握的情况去具体采取适合每一个学生的教育方法。我要求家长配合我对孩子多鼓励少指责,用平等谦和的态度跟孩子交流沟通;我甚至要求家长用放大镜看待孩子的优点,用聚焦镜看待孩子的缺点与不足。我向家长承诺把孩子的缺点与不足交给我来纠正,只希望家长能够以平和心态对待孩子。这样我进入了每一个学生和家长的心田,我成了学生和家长的最知心的朋友,我们无话不谈。

三年后,我所教的第一届学生125班,毕业升学的成绩、考入宁乡一中和其他学校高中的学生人数都居本届毕业班前列。而且学生对待生活的态度普遍乐观开朗,阳光豁达。接下来我很自然地成了实验班的班主任和语文教师,我的生源比之前的125班好了很多。

二、孩子的病使我陷入绝境

正当我在工作中有了一点点实际经验,我的工作开始从职业阶段进入事业阶段,开始有点蒸蒸日上的感觉之时,我的人生出现了重大变故。二零零五年六月五日我那可爱的让我引以自豪的八岁儿子被湖南湘雅医院诊断患上了现代医学绝症——儿童类风湿,并且还合并有严重的败血症,血液细菌感染程度已达百分之九十三,体温高烧达到爆表,医院用尽所有的办法,国内国外针对治疗的所有药物都用上了,孩子的高烧却不能得到根本控制。

束手无策之下,医院只好将我可怜的孩子全身上下堆满冰块,置于强力冰冻之下来降温。这样高烧终于降下来了,可是用体温计测量,我孩子的体温降到用温度计测不到了,而且持续一天两天都测不到体温了。等到体温升上来,就又高到爆表。湘雅医院在我们进院第二十三天,等所有检验结果都出来后,组织附一、附二、附三所有权威专家,并在网上邀请了协和等全国知名医院的权威专家给我孩子进行会诊,最后的结果是:无法医治。期间的过程将是:高烧无法控制,导致全身骨骼彻底变形,全身肌肉完全萎缩,最后变形的骨骼将压迫心脏、肺、肾脏,最终以心衰、呼衰、肾衰不治而亡。理由是:类风湿与败血症在治疗用药上是完全对立冲突的。治疗败血症必须用大量的抗生素,而抗生素是类风湿的大忌。类风湿目前医学上认为是免疫系统亢进,而抗生素将会进一步破坏免疫系统,导致免疫功能将彻底丧失,人体所有功能的调节将彻底丧失。

我无法接受这个结论及其中的过程!

我马上动用一切社会关系,把希望寄托于国外更加尖端的医术。我通过关系找到了日本、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港、台湾知名医院的相关权威专家,最后结论还是:目前无法解决。我最爱最爱的孩子就这样被现代医学判了死刑!

我用自己的意志极力排斥这个结论!我必须让我的孩子活下来,而且要好好地活着!我想到了我一向排斥的被现代科学耻笑的所谓迷信的办法,只要能挽救我最爱最爱的孩子,我愿意倾家荡产,债台高筑,甚至卖掉我身上所有的器官,去尝试一切可能出现奇迹的办法!

亲戚、朋友、同事、同学、上下邻居,给我介绍了好多这方面的名人大师之类,我不管真假,都被我请到了医院病房里给我孩子治病、驱邪。

可是我的所有付出没能感动上苍。在湘雅医院医治不到一年,我孩子所有症状都被那次专家会诊完全预言准确:孩子高烧依然没有得到控制,全身所有骨骼彻底变形,全身肌肉完全萎缩。我曾经活泼可爱,多才多艺,让我引为豪的心肝宝贝,成了一具光凸凸的,全身僵硬的骷髅骨,近十岁的孩子体重只剩下二十来斤,最后连颌骨都变形了,嘴巴都打不开了,全身唯一能动的就只有眼皮和眼珠了!

孩子被医院强行要求出院,理由是医院床位高度紧张,对他们来说,我的孩子已完全没有医治的意义了。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