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自由評論
廣廈:今夜,你我都是中國罪人

64466

 【大紀元2016年01月08日訊】洛陽襲警案,截至目前已經失去兩條人命。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巨大的悲劇――為著兩條逝去的生命和這條必定死刑的生命,我感到無比痛心!

有人在轉這樣的帖子:他給交警跪下了交警沒把車給他,還罰他1500還扣車,他家裡還有四個孩子最小的才4歲。冷漠的警察國家,終於陪上了警察自己的那條命。

事實是否如此,還有待確認。如果上面帖子所說的背景屬實,我並不意外。對以下套路我更不會意外:官方會封殺消息、統一口徑、追認烈士、從重從快……

真相,也許就此湮沒。悲劇,只是剛剛上演。

我早在先前的多篇文字分析過,隨著內殖民經濟的崩盤,中國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失業,中下層人士的生存空間會越發逼仄,多年積攢的社會矛盾會集中爆發――簡言之,這種事情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大。

為這晦暗的前景,我感到無比的絕望!

有人說中國人的命不值錢,我說――錯了,P民的命不值一錢,權貴是千金之軀。

砍來砍去,你死我活的仍是一群炮灰,權貴們依舊高枕無憂,敲骨吸髓。這就應了那句老話:「神仙打仗,凡人受氣」――正如天津港那些被炸得屍骨無存的老百姓和娃娃兵,都是權貴們人肉宴席上的血牲。

因此,儘管我知道國人對血腥早已見怪不怪、麻木不仁,儘管我知道未來仍會有更多血腥,但是對於那些高喊「殺得好」的狂歡人群,我仍然強烈地鄙視,憤怒地譴責!

北京街頭曾有過一個案件,一男子初做小販,借錢買來的唯一謀生工具――賣烤腸的小車被城管沒收,奮力搶奪失敗之後,他用切烤腸的小刀扎死了其中一名城管。死者的妻兒父母從此無依無靠,罪犯被執行死刑。

我這個不合時宜的人,實在很想追問一句:這些事情為何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我們可以設想一下:

假如司法管道能夠通暢一些,成本能夠低廉一些,假如法院能夠秉公辦理,他也許對司法會有信心,會去打官司;

假如新聞媒體能夠獨立一些,他可以找媒體曝光,也許能引起輿論關注、公眾同情;

假如遊行示威的權利能夠落實一些,他至少可以上街發發牢騷;

假如執法者能夠和善一些,沒有如此決絕,令他保全了謀生的工具;

假如這個國家對百姓的盤剝能夠少一些,他的生活壓力能夠小一些,收入管道能夠多一些;

假如這個國家的福利制度能夠完善一些,扶危濟困的機構能夠真實一些,可以幫助他暫時度過難關……

假如這其中任何一條起作用,那麼,他還會有多少訴諸暴力的動機呢?

很遺憾,這一切都只能是假如――於是他被逼到走投無路。

因此,我還要重複已經說過無數遍的話:將一切歸咎於矛盾而複雜的「人性」,是低智和怯懦的表現。請你們睜開眼看看,這就是活生生的體制殺人

對於那些大叫「嚴懲不貸,震懾罪犯」的人,我想說的話更多一些。

我個人是極其厭惡暴力的,對於戕害無辜的行為更是深惡痛絕。但是,對於那些被逼迫得走投無路的、找准了冤頭債主的以暴易暴(典型代表是楊佳),儘管我的心思意志和情感一直在反對,我的直覺卻告訴我:我沒有資格反對,即使我反對也沒什麼卵用――社會的崩塌,包含了是非觀和安全感的崩塌――亂世,就在眼前。

在這個所謂的「太平盛世」裡,每天被打死、被餓死、被病死、被失蹤、被自殺、被煤礦埋死、被危房壓死、被計劃生育死、被化工廠炸死、被動車追尾死、被毒食假藥毒死……的無辜民眾又有多少?

王朔說過這樣一段話。「我承認中國當前的最大問題是穩定,但如何實現這個穩定,你們的思想走偏了。打一個比方:你騎在別人脖子上,體重越來越重,還不停地大小便。嚷嚷下面扛著你的人‘穩定’,這個玩意無法實現!實現穩定非常簡單,簡單的讓你吃驚――你從脖子上下來成不? 」

現今的體制環境,究竟是誰在以「維穩」的名義威脅穩定?誰才是真正的暴力分子?誰才是最大的暴力集團

我大聲地告訴你:紅色匪徒及其走狗!

他們有軍隊、捂井、城管、宮安、法院、民兵預備役,必要時可以組織起無知的學生做炮灰;他們有催淚彈、防爆槍、電警棍、莊稼車,甚至還有各種你想不到、沒聽過的「大傢伙」;他們有央市、杏花舌、日人民報……

暴力,源自於恐懼――他們害怕失去權勢,害怕被清算,於是他們仰仗暴力。而被權力的鞭子驅使的暴力,無疑是最血腥的暴力。

普通百姓有什麼?彈弓是實名的,手機卡是實名的。

暴力,源自於恐懼――他們害怕失去唯一的活命機會,於是訴諸最原始的暴力,他們所指向的,卻多是如他們一般弱小的個體。

在所有暴力機關和工具都被症腐所壟斷、強弱對比懸殊至此的狀況之下,老百姓若暴力對抗症腐,能討到什麼便宜?基層的作惡者為了那一點可憐的狗糧,又要冒多大的風險?

在這樣的時局之下,不懂得去追問、不敢去譴責這個濫用暴力、壓制輿論、管控司法、歪曲事實的症腐,反而聲色俱厲的指責被動的暴力反抗,請問:這是豬腦子?還是狗腿子?張六毛因「山巔」罪名被捕,在看守所裡不明不白地死了,他妹妹生不能見人、死不能見屍――你們的同情心呢?正義感呢?

張六毛、李旺陽、曹順利、廣場上的冤魂……這些勇士死得不只無辜,而且非常偉大!他們是為了爭取你我的權利而死,為了你我活得像個人而死!

中國罪人們,請聽好:

你與我,並不無辜。一個人為麵包犯罪,整個社會都有罪。

在即將到來的大蕭條裡,任何人都別想獨善其身,特別是那些不關心政治、「安心過好自己小日子」的人,你們,馬上就會遭到報應――你們放棄了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是你們的冷漠、自私和膽怯將中國拖進了兩腳羊時代。

並且,只要你我仍未以實際言行反抗這個反人類政權,只要中國人仍未親手埋葬這套人吃人的體制,你我就是十惡不赦的罪人――中國的罪人,子孫萬代的罪人!

我要對那些殺醫生、燒公交、炸商場、砍幼兒、虐貓狗的人說一句:請不要傷害無辜弱小――若你真有血海深仇,請找准冤頭債主。

最後,對那些體制內作惡的人,尤其是基層一線的作惡者,我也奉勸:你們的襠媽就要完蛋了,罪行遲早會被清算,歷史終將執行審判,如果不想罪加一等,如果不想禍及子孫,如果不想為五斗米做炮灰,請記住――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轉自微信

責任編輯:南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