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神跡在人間
风雨尽头现彩虹

64453

 文/北京法轮功学员 

文革时期,我父亲被打成反革命,关进监狱。我全家人受株连,大哥被打成牛鬼蛇神的孝子贤孙被批斗,还拧断了他的手臂;二哥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也被取消录取资格;三哥、姐、弟、妹和我也都不许上学。全家人被注销了户口送去河北农村10年有余。我们靠挖野菜吃树皮度日,受尽苦难。一直到父亲被平反之后,全家每个人都患有不同的严重疾病。 

1993年是我全家巨变开始的一年,我们全家人幸遇法轮大法。当这一切发生时,以往的观念都被颠覆,在震撼中感受着生命的神奇。 

大哥一家的巨变 

我父母祖上都相信善恶有报,从来做人都是与人为善,也是这样教育我们兄弟姐妹的。只有大嫂一向与全家人都不和,经常无事生非闹矛盾。因为我家当时是“黑五类”,政治上受歧视,大嫂愿意嫁给大哥已经很难得,所以大家什么都“忍着”,敢怒不敢言。 

1993年,大嫂患甲亢病已经发展到“凸珠”的程度,双眼像金鱼的眼睛一样。她脖子很粗,里面有个瘤子,在家病休十几年了,中西医久治不愈。那时中国出现气功热,大嫂去练一种气功,可是不见效果。后来听说法轮功祛病效果神奇,大嫂怕再上当,就让大哥先去试试。我大哥当时被美尼尔氏病症折磨得生不如死,各种治疗也试过了,但最后还是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他也就无所顾忌了,豁出去自己为大嫂做一次试验。 

大哥这一试非同一般,美尼尔氏病症很快不翼而飞,立即就给全家带来了福音。大嫂炼法轮功后,我们都感到她明显变好了,她不再无事生非,一大家人也就和睦了。这件事使我受到很大触动。 

一天,我和大嫂去购物,路上她感觉喉咙一阵发痒,忍不住张嘴咳嗽,一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合上,我就看见一个花生米大小的肉球从她口中掉了出来,落在地上弹起来又落下,往前滚了一米多远。大嫂跑过去用脚踩了踩,捡起来拿到医院去化验,原来是个瘤子!真是奇迹,瘤子竟然能咳嗽出来。从此,大嫂的甲亢病化为乌有。 

他们的儿子和女儿看到爸妈的巨大变化,也都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两个孩子变得很懂事,学习成绩优异,后来大侄女还考上了重点医科大学。 

母亲返老还童 

1994年1月,大哥大嫂硬拉着妈妈去参加天津第一期法轮功传法学习班。那时我妈已经73岁,几十年的劳累和病痛使她驼背,连脖子都不能伸直,头也抬不起来,全身是病,脚上穿的鞋子都是她沉重的负担和痛苦。她早就绝望了,更不相信奇迹会在自己身上出现。 

但哥嫂盛情难却,妈妈被硬拉进了传法学习班。李洪志老师在台上讲法,妈妈越听越觉得对,越听越爱听。在讲法班上,妈妈见到一些漂亮的女记者抢着上前想去挽李老师的手臂,也没见师父做任何使女记者难堪的动作,两只手臂很自然地就没被挽住。妈妈见了,心里很佩服,她想:“这个气功师很正派,以后我就认定这个师父了。” 

70多岁的老母亲修炼后,简直像返老还童一样,她所有的疾病都好了,驼背也直了。她的变化震撼了周围所有人,家人和邻居都啧啧称奇! 

姐姐撕掉了残疾人证书 

姐姐从小患小儿麻痹后遗症,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做过大手术,术后右腿不能左右摆动,从此成了残疾人。更不幸的是,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夺去了我二哥和我小妹的生命,我姐姐是大地震的幸存者,她腰椎一二三节粉碎性骨折,胯骨骨折,耻骨联合骨折。由于多处骨折导致她18年来大便失禁;还伴有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和心脏病,心跳缓慢加间歇;在痛不欲生中,又不幸得了癌。姐姐当时已经快被疾病折磨死了。 

她照了遗像,写好遗书,把她的女儿托付给我。 

弟弟见到妈妈神奇的变化,就去劝我姐姐赶紧炼法轮功,她绝望地说:“我都快死的人了,炼什么功啊?” 

家里人播放法轮功教功录像,她看完后觉得很好。之后,她拿起《法轮功》看了起来。姐姐被法轮大法的法理所折服,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她开始修心做好人。 

由于小儿麻痹后遗症,姐姐的右腿不能左右摆动,按常理是没有办法盘腿打坐的。但是经过一番努力,她就能盘一小时以上。没有知觉的右腿也恢复了知觉。 

更神奇的是:折磨了她18年的大便失禁也好了;在医院的例行检查中,发现里的肿瘤不见了。半年的修炼,姐姐从一个全身疾病的残疾人,变成了一个完全健康的人。她高兴地撕掉了残疾人证书。后来,弟弟和三哥也走进了大法修炼。 

我也有幸修炼大法 

1994年5月的一天,单位的经理要我帮助他做假帐贪污,被我直言拒绝,经理恼羞成怒,狠狠抽了我两个耳光。生活中长久以来所有的不幸和屈辱霎时齐集心头,我一边吼着,一边顺手抄起身边的东西向经理砸去……突然,我的颈椎病犯了,双眼昏黑,天旋地转,呕吐不止,我晕倒在地上。 

过了许久,我才缓过来。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娘家。家里没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头痛难忍,翻来覆去,当晚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大嫂喊我起床帮她做饭,说妈妈要回来了。我全身疼痛一动也不想动,就问大嫂:“妈回来还用我帮忙做饭吗?”大嫂说外地会有很多人和妈妈一起来,参加李洪志老师在北京公安大学礼堂举办的法轮功带功报告会。 

我一听,顾不上全身疼痛立即起身,到大嫂屋里说:“我也要去!”大嫂说没有我的门票,我说:“把你的门票给我。” 

大嫂说不能给我。这事搁在以前,我是不会再理大嫂的。可是这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再求大嫂给我找一张门票。最后大嫂答应了。 

在公安大学礼堂,看到李洪志师父走上讲台时,我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师父。师父的讲法深入浅出,慈悲祥和,我越听越爱听,越听越后悔自己修炼太晚了。 

这是李洪志先生应邀为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举行的捐赠报告会,两场气功学术报告收入近6万元,全部捐给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我和妈妈见师父这样大慈大悲,也各自捐款100元,与会记者还采访了妈妈。 

 

 

 

公安部所属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1993年8月31日致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感谢信,感谢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为近百名见义勇为先进分子提供气功康复治疗,且疗效显著。


在传法班上,听了李洪志师父讲法,我才知道人为什么会有苦有难,人为什么会生病。原来宇宙还有个特性——“真、善、忍”。这个特性是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是永远不变的。我决心一修到底。 

从此,我开始到公园炼功。我的颈椎病、严重的头疼病、心律过速、痔疮、胃病等,在不知不觉中全都好了。我对单位经理的怨恨也不知何时全都放下了。 

我们一家人从苦难中挣扎迷茫,历经磨难,苦不堪言,但幸运的是我们得到了这珍贵的法轮大法,风雨尽头现彩虹,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