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自由評論
【歷史系列片】真實的江澤民(十四)

64450

 【大紀元2014年10月10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真實的江澤民》節目)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惡。失蹤的法輪功學員,去了哪裡?

從1999年到2007年,中國器官移植市場飛速發展。在2003年,中國器官移植的數量突然大幅成倍增長。2003到2006年間,在國際上居然掀起了到中國的器官移植旅遊熱潮。中國一些醫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時間短到不可思議的1-2週,而在國外要等2-3年。哪裡來的這麼多器官呢?下載觀看

2006年3月分,有一名中國記者和一名瀋陽醫院工作人員,在美國首先曝光了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慘案,一個恐怖的地下活體器官庫開始浮出了水面。該記者和醫院工作人員指證: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活體摘取,用於器官移植,牟取暴利,而學員的遺體遭到焚屍。活摘器官的指控引起了海外法輪功學員和一些人權組織的強烈關注,事情很快擴大到了對全國數百家移植醫院的調查。

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曾在國際醫學雜誌《柳葉刀》上撰文說:「在過去十年間(1997-2007),中國器官移植數量飛速增長」。大陸雜誌《南方週末》在〈中國叫停『器官移植旅遊』〉一文中,也曾引述了黃潔夫的話,來描述中國器官移植的亂象:「全國一共有600多家醫院、1700名醫生開展器官移植手術,太多了!」。相比之下,在美國,能夠做肝移植手術的只有約100家醫院,從事腎移植的不過200家;而香港特區能夠從事肝、腎和心移植手術的醫院僅各一家。

超短的器官等待時間

美國衛生部的資料表明,在美國,肝的平均等待時間是兩年,腎的平均等待時間是三年。而中國的一些醫院說,他們的器官等待時間短到只要以週來計算。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又名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稱:病人等待器官的平均時間為兩週;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又名上海長征醫院稱: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時間為一週;國際移植網路支援中心,又名瀋陽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在其網頁上說:「肝臟移植最快只需一個月,最慢不超過2個月左右。而腎臟移植最快一週,最長不超過一個月。如有問題在一周之內再次進行移植手術。」

軍隊醫院主導

中共有龐大的軍隊衛生系統,包括解放軍總醫院,各軍醫大學附屬醫院,軍區、軍兵種總醫院,等等。器官移植是中共軍隊醫院發展最活躍的領域之一。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原第二軍醫大學校長張雁靈,2008年12月在新華網上說:「1978年,全軍只有3所醫院能做腎臟移植。現在全軍能開展肝臟、腎臟、心臟、肺臟移植和多器官聯合移植的醫院已經有40所,占全國總數的四分之一。」

《三聯生活週刊》2006年4月報導,「中國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了非衛生部系統」,也就是指器官來源控制在了軍隊系統裡。實際上從利用死刑犯器官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軍隊醫院,也包括武警醫院,都占盡先機。一些能把器官移植做得規模很大的非軍方醫院,很大程度上也是由於主刀醫生與軍隊醫院關係緊密,甚至本身就是軍隊、武警醫院的醫生。比如,中國現代臨床肝移植創始人沈中陽,既是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天津市第一中心)主任,同時也是武警總醫院肝臟移植研究所的所長。

《血腥的器官摘取》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皇家檢察官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就中國大陸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了多方的調查,發表了調查結果《血腥的器官摘取——關於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認為中國器官市場高速發展的幾年中,有41,500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是無法解釋的。

2006年7月,發表的第一版調查報告,收集了足以證明指控的18類證據。2007年1月底發表的第二版調查報告中,收集的證據已經達到了33類。2009年11月,發表的第三版調查報告中,收集了52種不同的證據。

大衛‧喬高強調指出,綜合所有這些證據,幾乎是無可辯駁的證明,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現象在大陸長期普遍存在。他們提供的證據還包括以病人家屬的身分向中國很多醫院的器官移植科打諮詢電話,詢問醫院能否搞到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調查結果進一步證實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真實存在的。

對話片段:

調查員:就說是從哪裡找?是看守所,還是監獄哪?
盧國平廣西民族醫院醫生:監獄裡面找。
調查員:監獄裡啊。他那種,都是那種健康的法輪功,是吧?
盧醫生:對對對。肯定是選好的,才能夠做吧。因為這種東西做了要保證質量。

專門網站(www.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

器官移植成暴利行業

器官移植在各大醫院的收費標準都不一樣,但是昂貴的程度,從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國際移植網路支援中心的費用表中,可見一斑。

腎移植6萬多美元,肝移植10萬美元,肺和心臟器官更貴,要15萬美元以上。

據《南方週末》報導,「急劇膨脹的業務,讓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獲得巨額營收。據此前媒體報導,僅肝移植一項,一年即可為中心帶來至少1億元的收入。」

2006年9月,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新大樓啟用,這棟投資1.3億、擁有500張病床,總「病床年周轉率」可達上萬次,外科手術中心可同時進行九台肝移植及八台腎移植手術,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器官綜合立體移植中心。

當器官移植變成了暴利行業,後果是嚴重的。一方面有錢人願意花大錢買器官,另一方面,巨大的暴利就會推動醫院為追求經濟效益而不顧一切地去開闢新的器官來源。那麼,在特定的政治氣候下,某些群體就會成為這個器官來源的犧牲品。

做移植做到著魔

中共的「解放日報」在2005年1月26日發表了一篇題為「乾坤挪移九小時」的文章,講述了上海仁濟醫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夏強,做肝移植上癮著魔的情況。夏強對記者說:「對肝移植我是著了魔的」,「我現在簡直像上癮一樣,每週至少做2—5台肝移植。」

每週要做數台手術,渴求的就是源源不斷的供體保障。這樣的情況下,有多少人會去關心供體到底是什麼人呢?是死刑犯?還是法輪功學員呢?

按需殺人

美國賓夕法利亞大學生物倫理學中心主任卡普蘭(Arthur Caplan)教授,2012年3月13日在美國費城醫學院發表了「使用囚犯遺體做器官來源的道德倫理問題」的學術演講。他說:「如果你到中國去,要在你停留的三週內完成肝移植手術,這就意謂著得安排殺掉一個人,要通過血液和組織配型來找到一個合適的器官供體,然後在你要離開之前殺掉他們。如果你只是乾等有人在監獄裡死去,你不可能在三週內就等到一個肝;而且這個肝還要配得上你的血型和體質。你只能去找合適的供體,然後在器官移植旅客還在的時候把他們殺掉。這就是根據需求來殺人(Killingon Demand)。」

失蹤的法輪功學員,去了哪裡?

大量失蹤的法輪功學員,去了哪裡呢?明慧網曾就此發表過一篇「死刑犯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的綜合分析。該報告收集了大量中共自己的報導和許多相關的內容。從2000年到2008年的器官移植數量來看,2000-2002年和2006-2008年,死刑犯器官來源穩定在6000-6500例,而2002-2006年之間卻有一個飛速的增長,器官移植數量每年超過1萬2千多例,甚至多到2萬例,形成了一個意料之外的「蘑菇雲」。這正是被指控發生大規模活摘器官的時期。

據明慧網報導,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起2001年初,在北京看守所看到的許多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被轉移到東北的經歷。她說,2000年12月20號以後,被送到看守所裡的學員突然增多,每天都有好幾十人,甚至上百人,不報名的就被編上號。沒幾天監室裡就放不下這麼多的人了。在2001年初每隔兩天淩晨就送走一批,都是用大客車裝的,都是往東北拉。後來警察也就不瞞了,也是說都往東北送。那一段時間北京往東北送了很多人。

據明慧網2013年3月19日發表的題為:「中共活摘器官線索丹東軍人的回憶」。文章中說: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天很冷。大約淩晨一點左右,突然我們部隊被緊急集合起來,全副武裝開往丹東火車站,把火車站層層包圍後,過了一會兒,從天津開來了一列火車進站了。從火車上下來幾個軍官和幾個穿白大褂的軍醫。他們和我們的軍官詭祕的交接一會兒後,我們部隊的一部分被抽出負責押運火車。

「這是一列平時專門用於拉牲口的列車,每節車廂都沒有頂棚。但是,這次裡邊拉的並非是牲口,而是煉法輪功的,男女老少都有,據說是到北京上訪的。他們一個個都被用手銬吊在車廂頂部一根根鋼樑上,像白條雞一樣。十二月東北的冬天,又是夜間快速行駛的敞篷火車,可想而知有多冷。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火車終於到達目的站——瀋陽蘇家屯。

2008年11月「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器官移植熱的興起與迫害法輪功幾乎同步,這不能不引起人們的憂慮。」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在2009年度報告中指出,「未經允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再次出現,進一步引起了對中國的器官移植業可能存在虐殺的關注。」

大衛的調查報告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每當人們聽到「活摘器官」這一指控時,往往會很自然地反應:「天啊,我無法相信這是真的!」。但是,請不要忘記:六十多年前的美國最高法院法官菲力克斯•法蘭克福(FelixFrankfurter),當聽到納粹大規模屠殺猶太人時,也發出過同樣不相信的感嘆。

《真實的江澤民》寫作組新唐人電視臺聯合製作

責任編輯:張嘉宜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