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自由評論
【歷史系列片】真實的江澤民(十二)

64448

 【大紀元2014年09月01日訊】觀看下載

因妒生惡的世紀迫害(中)

江澤民把迫害法輪功當作了一場個人戰爭發動起來。不過,個人戰爭並不意謂著這場戰爭的規模將會個人化。恰恰相反,在一個共產極權專制的社會裏,獨裁者因為個人動機而發狂的後果最是不堪設想的,江澤民不惜一切代價傾舉國之力,使這場迫害更加邪惡狠毒且沒有底線可言。

權錢黑幫-政法委

1999年6月7日,江澤民在中央會議上公然聲稱:「中央鑒於蘇聯社會主義制度消亡的歷史教訓,一直決心在意識形態領域進行一次消毒,法輪功鼓吹『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可放手進行」。由於在法律上沒有可以應用的條款,迫害必須以政治運動的方式來進行。江澤民宣佈,在中央之下建立了一個新的領導小組處理法輪功問題,在這個領導小組下建立了一個辦公室來處理日常事務。

6月10日「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 成立,簡稱「610」,領導小組下設「610辦公室」。除了中央政法委作主導,該「小組」的成員單位還包括了:公安部、國家安全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司法部、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國家體育總局、國務院法制辦公室、中央外事辦公室、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工業和資訊化部、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國家郵政局、中華全國總工會、共青團中央、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中國科學技術協會、武警部隊。

中央610第一任組長是當時的政治局常委李嵐清,後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任組長。2002年公安部部長周永康是這個領導小組的副組長,2007年又升任為組長。中央「610」辦公室第一任主任是原湖南省委書記王茂林,副主任是當時的公安部副部長劉京和央視副台長李東生,分別負責政法和宣傳。

隨後,在全國從省級到區縣,都建立了「610辦公室」。每個「610辦公室」聽命於同級的黨委和上一級的「610辦公室」,這樣層層自下而上到中央「610辦公室」。

在中央一級,領導「610」的中央「政法委」在幕後操控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和司法部。在各級政府也是同樣的組織構架,每一級的政法委操控同級相關部門。公安部長、最高檢察院院長、最高法院院長都是中央政法委的委員,都要向政法委書記匯報工作。政法委還與紀委共同指揮政府監察部門,與軍委共同指揮武警部隊。

在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長時,周是中央政法委副書記,而當時的最高法院院長肖揚只是政法委委員,周是肖的直接上司。很多地方的政法委書記都兼任公安廳或公安局長。比如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又是省公安廳黨委書記、廳長,以及武警河北省總隊第一政委、黨委第一書記。

在政法委的控制下,警方根據檢察院起訴的需要來蒐集證據;檢察院又根據法院判決的需要來起訴。即法官只是表面上審,但沒有最後判決權,而審判委員會不出面審,但是決定法院的最終判決。這個審判委員會的成員除了院長、副院長之外,其他成員基本上不為外界所知,黑箱作業,往往案子還沒有審,判決已經內定好了。

曾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江天勇表示:「在法輪功案件中,總是聽法官、檢查官說,他們做不了主,要聽『610』做決定,包括案件的開庭時間、公開與否、乃至最後的審判結果,都是『610』安排的。」

「全國十佳律師」之一的高智晟律師,曾為法輪功學員黃偉案奔走於石家莊市兩級三個法院。但所有立案的努力都無果而終。一位被稱作「庭長」的法官對高律師說,「律師不允許接此類案件你知不知道,法院都是共產黨的,法律也是共產黨定的,現在上邊有規定說不能受理,就是不受理,你願意找誰就去找誰,願意哪告就去哪告」。

高智晟在給中共當局的信中這樣寫道。……十幾日的調查,我再次看到了令我痛徹心肺的真相,『610』辦公室,至少可以這樣稱謂它──國家政權內且高於政權力量的黑社會組織,它是可以操縱、調控一切政權資源的黑社會組織。一個國家憲法及國家的權力結構安排規範中沒有的組織,卻『行使』著本只能由國家機關才能行使的權力及許多連國家機關都根本不能行使的『權力』。它『行使』著在這個星球上,人類有國家文明以來,作為國家從不能擁有的權力……"。因為給中央三次上書,高律師於2006年8月15日被中國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對比而言,「610」對法制系統的破壞超過文革。當年的「中央文革領導小組」是砸爛「公檢法」,把原來公檢法系統的人員掛上罪名直接打倒,靠邊站,公檢法系統原來的人馬大多是受害者,而不是作惡者。而「610」卻恰恰相反。領導「610」的「政法委」 統一指揮了「公檢法司」,使得「610」能把「公檢法司」整個系統調動起來,成為迫害法輪功的中堅力量。把執法者直接變成了違法者,變成原罪擁有者,把法輪功學員以及所有民眾變成了這種司法體制的受害者。

「610」的權力不來源於國家,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國務院都沒有授權過「610」的運作。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走的是一條個人利用國家公權力對一個信仰團體進行非法打擊的套路。事實上,迫害從一開始就是違法的,這不只是說中國憲法上規定的中國人都有言論和信仰的自由,而是說,中國的法律從來都沒有關於法輪功是邪教的法律條文,在法律上根本就找不到與之相關的條例。

「610」動員整個社會迫害法輪功的這種運作方式就是後來中共維穩模式的主要原型。《明鏡月刊》對中共「維穩」的定義是,「中國式維穩,克格勃加黑社會」。這正是今日中共權力的最顯著標誌。為了牟取經濟利益和政治利益,許多地方公安公開使用黑社會手法或直接利用黑社會對不同政見者進行恐嚇,暴力侵犯,使整個社會籠罩在黑暗之中。

學者蔡慎坤說「叫喊不穩的真實目的不過是為了攫取揮霍更多的維穩經費,因而中國陷入了一個維穩的怪圈,越喊不穩越有錢,越有錢越不希望穩定,維穩巨額投入的背後,卻是瘋狂的腐敗。」

2011年政法委維穩經費首次超過軍費以後,2012年預算繼續增大。2012年比前年增加了11.5%,達到了7千億元。

這樣,政法委這個在上世紀90年代處於「被邊緣化」的機構,通過迫害法輪功,膨脹成為了中共中央各部委權力最大的機構。不受制約的權力無限擴張,針對廣大民眾的維穩系統和武警部隊不斷擴大,使中國由政法委控制的局勢,隨時可以變成員警執掌的軍事國家。中央政法委及其安全系統在短短的幾年中擴張成為了第二個中央,並且不服從胡溫領導,民間流傳了一句話,叫做「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周永康被稱為「政法王」,中國的「貝利亞」 。

輿論洗腦

1999年7月19日晚,中共中央召開了各省黨委主要領導會議,江澤民本人在大規模政治迫害前夕親自上陣動員打氣,作了題為「在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負責同志會議上的講話」,正式宣佈定案: 全面取締法輪功 。

7月20日,全國開始統一大規模對法輪功輔導員的抓捕和抄家行動。數萬名學員到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被關押於北京市豐台體育館、石景山區體育館等各大體育館。

7月22日全國大抓捕的第三天,中共利用了全國所有的報紙、電視、電台、互聯網和農村的廣播針對法輪功進行了鋪天蓋地的輿論攻勢,2千家報紙、8千家雜誌、1500家電台、電視台、千餘家網站的污蔑宣傳同時展開。當時的輿論高壓,讓人感到是文革的再現。其實,從宣傳的力度和廣度上看,遠遠超過了文革。可以說,歷史上任何一個暴君,都沒有像江澤民那樣操控如此龐大的媒體系統對十幾億民眾進行思想灌毒和精神控制。

9月分,中央電視台拋出了所謂的「1400例」。它是各級610對全國2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1404個案件線索 - 其中包括:自殺或殺人,神經病殺人或自殺,正常死亡或非正常死亡,或正在住院接近死亡的案例,為輿論抹黑而進行的造假統計。

1400例中,最多的是「因有病拒絕就醫致死」,其次「因自殺而死」。在北京的59例個案中,拒絕就醫致死的有53人,其中包括北京市宣武區居民馬錦繡。馬錦繡的女兒說:馬錦繡在去世前曾在醫院接受治療半年多,拒絕就醫致死的說法是偽造的。

這是1999年11月10日山東省新泰市法院的裁定:本院認為,被告婚前患精神病並隱瞞,婚後精神病多次復發,且經久治不癒,曾因精神病發作殺害自己的父親,原告堅決要求離婚,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原告離婚請求予以支持。從判決書中可以看到,法庭確證王安收殺害自己的父親是因原精神病發作所致。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所謂的:王安收癡迷法輪功親手殺死生身父親的報導是編造的。(待續)

《真實的江澤民》寫作組、新唐人電視台聯合製作

責任編輯:安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