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自由評論
【歷史系列片】真實的江澤民(五)

64441

 【大紀元2014年06月22日訊】無所不毒的活命環境

《南方日報》2011年12月報導,美國駐華使館發佈北京PM2.5監測數據再次爆表,超過了最高污染指數500,此時的PM2.5濃度522,也因為「超出了該污染物的值域」,在美國環保局網站上無法轉換為空氣質量指數。 觀看下載

《紐約時報》在2013年8月4日發表了一篇題為〈生活在有毒國家〉的文章。被派駐北京的記者說他在要回北京時,在舊金山機場拖著一個包裹,裡面裝著12桶奶粉,還拖著一個紙箱子,裡面放著兩副空氣過濾器。這是他家裏人最希望他帶回去的熱門貨。人們對吃的,喝的,呼吸的等的安全有憂心忡忡,好像生活在發生過核災難的前蘇聯的切爾洛貝裡或者日本的福島一樣。

防不勝防的有毒食品

2008年中國毒奶粉事件是一起震驚中外的食品安全事件。起因是新西蘭方面發現與中方的合資公司三鹿生產的奶粉含三聚氰胺後,立刻和中國方面交涉,要求三鹿公司公開收回有毒奶粉,但一直遭到拒絕。

最後新西蘭總理親自出面與中國交涉,表示如果中共再有意隱瞞,新西蘭將單方面公佈。

事件公開後,很多食用三鹿集團生產的奶粉的嬰兒被發現患有腎結石,元凶就是奶粉中的化工原料三聚氰胺。

中國國家質檢總局公佈對國內乳製品廠家生產的嬰兒奶粉的三聚氰胺檢驗報告後,事情迅速惡化,包括伊利、蒙牛、光明、聖元及雅士利在內的多個廠家的奶粉都檢出三聚氰胺。

原來,在牛奶中摻入三聚氰胺是該行業的一項潛規則。目的是為了增加檢測過程中的氮(蛋白質)含量。畢竟,三聚氰胺要比原奶成本低得多。

由於三鹿毒奶粉事件影響大,範圍廣,加上三鹿奶粉屬於國家授予免檢的名牌產品,因此引起廣泛關注。從而進一步揭開了中國有毒食品氾濫的瘡疤。

2013年香港的「奶粉限購令」,把中國的有毒食品再次推向了世界的浪尖峰頂。

自2008年三鹿奶粉加兌三聚氰胺的醜聞曝光以來,大陸有毒奶粉有增無減,頻頻出現,大批大陸遊客到香港搶購奶粉,造成了香港-奶粉荒。

繼毒奶粉之後,中國人並未結束吃有毒食品的命運,毒豇豆、毒大米、毒龍蝦、毒黃瓜等毒物也紛至沓來。有人將中國有毒食品編成有毒食品大全,其中共收錄了中國最常見的有毒食品五十五種之多。

如高致癌毒大米-陳化糧、民工糧-以及用這類大米加工制做出的其他食品;毛髮水勾兌出的毒醬油;敵敵畏泡金華火腿;用豬大糞浸泡製作的臭豆腐;用礦物油加工製作的毒瓜子;太倉肉鬆的原料使用了死豬肉、母豬肉,用雙氧水漂白母豬肉;在下水道淘出的「潲水油」、「地溝油」。

吳恆,一名復旦大學的研究生。通過網絡搜索,他找到了一個叫做「安全快報」的資料庫,該資料庫收集了一萬多條與食品相關的新聞報導,其中約六千條與有毒食品相關。

在看了這些報導後,他才發現,食品安全事件爆發的地點和頻率是驚人的。受此事件的激發,由吳恆領銜,同時在幾十位網友的共同努力下,查閱了數萬條關於有毒食品的報導,從中提煉,完成了中國有毒食品維基百科的雛形。

水殤

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岳撰文疾呼:「水污染逼近危險臨界點!」 這已成為了每年夏天的禍害。中國沿海城市青島正在遭遇幾乎破記錄的海藻爆發,讓那裏備受歡迎的海灘蓋滿了一層綠色的纖維物。

2007年夏,中國接連發生了太湖、滇池、巢湖的藍藻爆發事件,這是一個標誌——傳統的發展模式積累的環境成本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

目前中國7大水系的26%是五類和劣五類水,9大湖泊中有7個是五類和劣五類水。五類和劣五類水不能接觸人體,連作為農業用水也不可能。

2013年3月,上海市2000多萬人的飲用水源頭 — 黃浦江打撈上來大量死豬。據大陸官方報導,截至19日,黃浦江已經打撈死豬1萬3千餘頭死豬。3月18日,美國NBC脫口秀節目「今夜秀」電視節目主持人傑‧雷諾,對中共政府宣稱「萬餘頭死豬不會影響水質」的說法進行了犀利嘲諷。

傑‧雷諾:「上海市江水中漂浮死豬的總數已超過13,000頭,官方懷疑原因是上游農民將病死的豬扔進江中,不然就是有人在玩世界上最大的『憤怒小鳥』遊戲,不知道到底是哪個。」

「我覺得好玩的是,中共官方竟然宣稱死豬不會影響飲用水水質!13,000頭腐爛死豬都沒影響,那你的飲用水質量得有多差啊?哦,其實跟平時一個味兒啊,我就喜歡燻肉味的飲用水。」

大批毒地興建住宅

《財經》 雜誌2012年6月6日報導,內地近年來因工業及城市用地結構調整,佔據市區優越位置的高污染工業大量搬遷,幾乎所有地塊都被開發。

據中科院南京土壤所2008年研究,江蘇、遼寧、廣州、重慶等地數千間工廠搬遷 約二億平方米的土地可作重新利用。大批的毒地未經處理,就被正常使用,甚至興建住宅樓。

其中北京東五環外朝陽區一在建樓盤,原址為鐵道部所屬防腐枕木廠。該廠生產卅多年,大量的化學品已經滲入了土壤及地下水。該廠八年前搬遷,地塊一直空閒, 至去年初開工後,仍驗出致癌物質多環芳烴超標逾千倍,其餘揮發性污染物亦超標三、四百倍/7。環保部零六年耗資十億元,進行全國土壤污染調查,但數據至今未公開,專家分析指調查結果除或引起公眾恐慌外,更會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

毒隱於衣

據新華網等媒體報導,綠色和平組織2011年的8月23日,發佈了調查報告指出,毒隱於衣—全球品牌服裝的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顯示:綠色和平組織在全球18個國家採購了15個服裝品牌的78件樣品,其中,52件樣品被測出殘留有有毒有害物質。在綠色和平組織的報告中,Adidas樣品含有NPE比例高達40%,李寧樣品含NPE的比例高達100%。

甚囂塵上的假醫假藥

與比比皆是的有毒食品相比,假醫假藥毫不遜色。據報導,2005年僅查處的假冒偽劣藥品案件就有7.8萬多件。

2006年4月29日和30日兩天,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傳染病科,連續發生了群體重症肝炎病人突然出現急性腎功能衰竭症狀,5人搶救無效死亡。通過排查檢驗,這些病人使用了齊齊哈爾第二製藥有限公司生產的亮菌甲素注射液,其中含有不明成分雜質,為假藥。

齊二藥事件之後不久,又發生了一起更嚴重的欣弗假藥致死事件。2006年7月27日,哈爾濱六歲女童劉思辰因靜脈點滴克林黴素不幸死亡。全國有16省市共報告欣弗不良反應病例93例;死亡11人。原因又是藥品生產商生產了不合格藥品。

2010年03月31日,常州爆發出了疫苗造價大案,當地著名的疫苗生產商江蘇延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被國家藥監局查實在疫苗的生產過程中長期故意造假,導致了大量問題疫苗流向市場,受害者最少超過100萬人。

白衣天使今安在?

現在在中國談起醫患關係,就好似在商場裡談買賣。醫院成了企業單位,以盈利作為了主要目標,病人是醫院和醫生掙錢的客戶與財源。在一個社會道德大滑坡,一切向錢看的大背景下,醫院和醫生如何利用自身的職能和權力,從病人身上搾取額外經濟利益的各種不道德手段就應運而生了。

一位年輕醫生在他的個人博客裡披露了醫生如何宰割病人的「驚天秘密:患者到死都不明白的事」。

2009年,我從天津醫科大學腫瘤專業研究生畢業後,幸運地成為山東省某三甲醫院腫瘤科的醫生。

2009年11月底,我們腫瘤科發獎金時,平均一個人才2000多元!主任關上門給我們開了個秘密會議:「咱們醫院實行的是績效考核,收人減去成本再乘以提成的百分比,才是科室的獎金。」他故意頓了頓,說:「不需要我多解釋了吧?你們用幾元錢的便宜藥,那是你們的自由,不過,你不能把自己當成菩薩下凡,讓大家陪你喝西北風」。主任的話音一落,大家的目光就齊刷刷地投向我,我臉上立即火辣辣的......

這件事沒過幾天,病房就住進一個患前列腺癌的離休幹部,癌細胞也已經轉移腹腔了。有了前面的教訓,我試探性地找他的妻子談話:「我建議用相對好一點的藥物,因為這樣可以提高病人的生存質量......」我的話音未落,他的妻子就雞啄米似點頭:「甚麼藥好就用甚麼藥,我捨得給我們家老張花錢!」有了這句話,我放開了手腳,甚麼藥貴上甚麼藥。最後,老人在病房裡住了兩個月,共花費了40萬元,最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