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自由評論
【歷史系列片】真實的江澤民(三)(上)

64439

 【大紀元2014年06月02日訊】

觀看下載

 

回首中國三十年來的「經濟奇蹟」,人們也許想不起來,中國創造出甚麼樣的世界品牌,但是人們一定不會忘記與"奇蹟」伴隨與共的一個流行的詞彙 ,就是「GDP」。

從中國官方公佈的數據看,中國的GDP從1980年的3千億美元,到2012年的8萬多億美元,增加了20多倍,年增長率達10%。 繼2005年GDP超過意大利,2006年超過英國,2007年超過德國之後,於2010年超過日本,結束了日本長達40多年「第二」的地位,中國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無論如何「GDP崇拜」,是江澤民時代的主旋律和最強音,但是其影響延續至今。中共官員和官二代們,以及裙帶關係形成的利益集團,本身就是追求GDP,在經濟上最大的受益者。霎那間,中國政府成為了世界上,最「資本主義」的政府。國家從上到下,「抬頭向錢看,低頭向錢看;只有向錢看,才能向前看」。

圈地

圈地是中國地方政府的「土地財政」 ,「圈地」對地方政府有諸多的好處:賣地所得完全歸地方政府所有,歸地方政府支配。賣地對政府來講,除去拆遷費用,但羊毛出在羊身上,拆遷費用也可以從賣地所得中出,基本是零成本,可謂「坐地收錢」。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一份報告顯示:最近幾年,土地出讓金,房地產相關稅收,占地方政府預算的40%;土地出讓金淨收入,在一些地方政府的預算外收入中,甚至達到了60%以上。

2009年杭州名列城市賣地榜首,其賣地所得為1,200億元。而同年杭州的財政收入僅為550億,其賣地收入是財政收入的218%。

土地在理論上被中共宣稱為國有或集體所有,所以政府圈地是沒有成本的。中共官員可以任意的在地圖上勾勒,在中國新房子的價錢,是包括土地價值的;而老房子的價錢,則不包括土地的價值。也就是說,當老百姓買新房子時付給政府土地費(含在房價裡)。但當老百姓把舊房子賣給政府時的拆遷費,政府不付給老百姓土地費,政府從老百姓身上淨賺土地費用。而這土地費,佔到了整個房價的30%到50%。

拆遷上海徐匯區一個10平方米舊式裡弄式房屋「原屋主可得拆遷費65,604元。徐匯區是上海房地產的一個高價位區,2010年的央均役價為38,700元/平方米。原屋主所得拆遷費用,還不夠在原地點買回兩平方米這」間的差價,主要被地方政府拿去了。可以」政府通過「圈地」賣地從百姓中巧取豪奪了他們大量的財富。

曾經的上海首富,2002年在胡潤富豪幫上排名第十一位的房地產商周正毅,原來是搞餐飲業的。他能以零地價,拿到有上海最後一塊黃金地皮之稱的「東八塊」的開發權,離不開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弟弟陳良軍的幫助。陳良軍本人也利用和陳良宇的關係,在土地上發了一筆橫財。2002年至2003年,陳良軍想在上海市寶山區拿一塊土地,並多次找寶山區區委領導幫忙。後者請示陳良宇,陳同意並表示:「按規定辦 把好關」。在陳良宇的幫助下,陳良軍獲得了六百畝土地的使用權,隨後他將六百畝土地的使用權,以一點一八億元倒賣給了開發商。通過賣地,陳良軍一夜之間就變成了億萬富翁,而這一點一八億元賣地款,最後會被開發商轉嫁到買房者頭上。

中國社科院和北京工業大學聯合發佈《2010年北京社會建設分析報告》。該報告顯示:2008年北京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725元,戶均可支配收入64,285元。2009年以一般北京城鎮家庭,每戶住宅面積90平方米計算,北京住房的平均價格為17,810元/平方米,需要支付160萬元,相當於一般家庭25年的可支配收入。也就是說:北京普通家庭,需25年收入才能買套房。

到了2011年,北京、上海的平均房價,更高達兩萬元/平方米。上海內環線以內房價,自2010年已達到五萬元/平方米。北京高端住宅市場,2012年第1季度平均售價也直逼五萬元/平方米。上海、北京的「白領」年均收入為五萬對他們來說,這房價是「可望而不可及」了。

對此,有網友說:最近,國家某部公佈了一項統計數據,告訴人們你要不是三大式人物:大款、大官 、大腕,而想在北京買套100平方米,總價300萬元的房,社會階層所付出的代價請看:

1 農民 -種三畝地每畝純收入400元的話,要從唐朝開始至今才能湊齊,還不能有災年。
2 工人-每月工資1,500元,需從鴉片戰爭上班至今,雙休日不能休息。
3 白領-年薪6萬,需從1960年上班就拿這麼多錢至今,不吃不喝取消法定假日。
4 搶劫犯-連續作案2,500次,必須事主是白領,約30年。

拆遷辦是在城市改擴建過程中,應運而生的辦事機構。當原房主不願搬遷時,組織強行拆遷,這導致了野蠻拆遷,強制拆遷,利用黑社會或動用警力武警來進行拆遷的非法行為。

繼城市大規模拆遷後,農村也迎來前所未有的拆遷高峰,「城市化」現象越來越嚴重。在圈地強拆拉動下的土地財政,就像一頭饕餮巨獸,強征暴斂肆意擴大地盤,將更多的村莊從地圖上抹去,改寫中國鄉村的地理版圖和鄉土文化。而圈地運動造成的「城市化」,對農民的影響則更是不可逆轉,上海征地拆遷律師團隊指出:「因為征地拆遷而返貧,已經成了當代中國農村怵目驚心的普遍現象。那些遭遇非法征地拆遷的村民不外乎兩個結局。一是淪為災民,從此一蹶不振;二是淪為訪民,從此迷失在循環往復的信訪迷局裡不能自拔。

唐福珍自焚事件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唐福珍為抵抗成都市金牛區城管和公安的強行拆除她的建築,兩次在身上澆汽油最後自焚,於2009年11月29日因傷勢太重,搶救無效在醫院死亡。

2011年底的烏坎事件,就是由於村領導在政府支持下,私自變賣村裡土地引起了三、四千村民和警察的對峙。

「鬼城」

無度的發展房地產業的一個直接結果, 是「鬼城」現象, 英文稱為「Ghost Town」,即大批量開發的房地產,但因乏人購買而導致大批房屋空置的新區。

英國BBC於2012年3月的一篇報導,將內蒙古的鄂爾多斯市稱為中國最大的「鬼城」。

20年前內蒙出現了淘「煤」熱,鄂爾多斯是個相對富裕的采煤中心,人口有150萬。眾多的淘「煤」者湧入鄂爾多斯市,出現了采煤業迅速的發展。當地農民賣地致富,政府財政收入激增。於是政府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大筆一揮,在鄂爾多斯市康巴甚區,興建容納一百萬居民居住的新城區。包括:辦公大樓、行政中心、博物館、劇院、運動場、高層住宅樓,」有中產階級式的複式公」和別墅。

新城五年就建成了,但卻缺人購買、入住。時至今日,新城目前僅有人口1.86萬。仍是一座空無人煙的「鬼城」。BBC感慨說:「如果你想在中國找到一個房地產泡沫已經破滅的地方,請到鄂爾多斯」。

紅色貴族

中國三十年經濟的發展,其實就是權力資本化的一個典型過程。廣東時代週報2009年6月25日報導,中國權威部門的一份報告顯示,0.4%的人掌握了70%的財富,財富集中度高於美國。

該報導接著引述國務院研究室、中央黨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國社科院等部門一份聯合調查報告指出,截至2006年3月底,在中國 3200名財產過億人民幣的富豪中2,932人是高幹子女,他們佔據了億元戶的91%,擁有資產20,450億元。 2012年12月26日,美國彭博新聞社發表了題目為:毛澤東的戰友們的後代,成為資本主義新貴的長篇報導。披露了中共鄧小平、陳雲楊、尚昆、王震、薄一波 李先念、彭真和宋任窮八名元老的103名家庭成員瘋狂斂財的詳情。以圖文顯示了八大家族,編織了一張利益交織的網絡,結成龐大的紅色貴族利益集團。不過,八大元老的後人,比起江澤民的公子們,還是小巫見大巫了。因為江澤民在位時,把權錢交易推向了頂峰。江澤民家族及其追隨者,自然是利益的最大獲得者。

待續

《真實的江澤民》寫作組新唐人電視台聯合製作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