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天象催人醒
造下口舌業,必遭大惡報

64395

 

作者: 

廖明

方靜死了。這個前央視主播的去世令人十分驚詫,有着那麼高的地位與才貌,剛剛四十四歲,怎麼就死了呢?從表面看,一個人死了,總有死亡的原因,這只是一個表象而已。這麼年輕就去世,是不是也有一定的報應因素存在呢?我們看看其它替中共幫腔造下口業的人喪命的情況,就會得出結論了。

忘乎所以,肝癌奪命

在中共的歷史上不乏這樣的人:只要一來運動,總有一些跳樑小丑,緊跟中共的宣傳,背棄良知,上竄下跳。中共看中了他的張狂,他陶醉於中共的欣賞,於是一拍即合,忘乎所以。王本學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王本學原是黑龍江省綏化市望奎縣人,早年在大連經商。中共一迫害法輪功,他就聞風而動,緊跟江澤民邪黨集團對法輪功造謠中傷,到各地蠱惑民眾。二零零三年,他被遼寧省委省政府評為“維護社會政治穩定先進個人”。他還擔任“大連社會幫教學會”的副秘書長,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王本學編造了幾十萬字的污衊材料,準備了三十多本“民間反×教活動簽名冊”,每到一地,他都掛橫幅,手拿着擴音器散布謠言。特別是在哈爾濱、長春、瀋陽、重慶,王本學幾乎走遍市內各區煽動仇恨,所謂“耗資二百餘萬,跋涉五萬公里”。

王本學還用二百餘萬元的全部家當,製成了一百一十萬枚污衊法輪功的徽章,想撈取政治資本並從中獲利。在不到四個月時間裡,他共向全國一百三十八家單位免費郵寄了徽章,並在全國販賣,但卻沒人買賬。王本學二零零七年從大連回到家鄉望奎,只撈了個縣政協委員。

曾有法輪功學員善意制止過他,他不但不收斂,還口出狂言:“我就不信惡有惡報!看能把我怎麼的?”

大家想,王本學沒有絲毫的政治背景,又不身在中共的官場,他這樣招搖有何目的?不就是想藉此搭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賊船,好藉此在政治上或生意場上撈一把嗎?

但佛法是威嚴的,對佛法如此破壞的人能得到甚麼?這個被中共媒體封為“中國民間反×教第一人”的王本學,除撈個虛名外,其它甚麼也沒得到。最後王本學人財兩空,血本無歸,傾家蕩產。心壞了,肝癌也就上身了,後期治病的錢還是親屬湊的。二零一五年一月二日,王本學在痛苦折磨中結束了他的生命,年僅五十一歲。

得了惡報不反思,癌細胞快速轉移

吉林省延邊州“610”文書商霞,幾年來在中共的授意下積极參与並整理了大量關於污衊法輪功的材料,並多次參與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迫害。由於商霞惡事做的太多,患了腸癌,並做過兩次手術。然而這一切並沒有使她驚醒,還繼續助紂為虐參與迫害,終致惡報連續不斷:癌細胞由腸子轉移至肝臟, 二零零七年又轉移到了肺部,病痛使她生不如死。

栽贓陷害終害己

二零零一年後,大連普蘭店市房屋搬遷重建,其中有一戶人家被視為“釘子戶”。有一天這個釘子戶聽說政府相關人員在普蘭店台山,他就去了,正趕上普蘭店政府人員還沒有撤離,他就帶着助燃設備跑到一個樓頂,說如果不答應他的搬遷補償條件而強拆的話,他就要在這個樓頂上自焚!當時一個普蘭店檢察院的女檢察官大聲說:“有本事那你就燒啊!”沒想到此人聽了以後,還真就點起火,被活生生燒死。

當時這件事情在普蘭店影響很大。當局找來任職普蘭店豐榮派出所時年三十多歲的崔開斌,讓他來辦理此案,並內部指令讓他將這件自焚事件栽贓到法輪功身上。還許諾崔開斌,這件事情辦成了,就給予他親屬一套住房及不菲的金錢。崔開斌為了經濟利益,喪失了良知和理智,整個事件經由他誣陷編造后,成了又一起栽贓法輪功的“自焚”偽案。此偽案被大連相關報紙正式報道,嚴重的毒害了世人。

崔開斌的所做所為,為他埋下了惡報的種子。不長時間,他老婆與他離婚,帶著兒子離開了他。他自己也變得極為抑鬱,整天目光獃滯,到後來不跟人接觸,以致行動不便不能自理,象傻了一樣,住處糟蹋得不象樣子。

只知誣陷,不知有死

原寧夏永寧縣法院政工科幹部蘇傑,中共迫害法輪功后,他就開始大肆進行誣衊法輪功的宣傳,毒害不明真相的群眾。二零零四年七月,蘇傑正在開會時,趴在會議桌上斷了氣,死時僅三十來歲。

恩將仇報,當場暴斃

哈爾濱市有個女人叫梁建華,曾患有多種心血管疾病,整日病魔纏身,接近等死的狀態。就在她絕望的時候,經人介紹開始學煉法輪功,身體神奇般得到了康復。二零零二年九月,梁建華被當地公安部門強行送往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勞教。在勞教所,她背叛了給予她第二次生命的師父和大法。同年十二月份,惡警再次策劃誹謗大法的會議。梁建華寫了發言稿,她剛剛念了幾行字,突然伸着舌頭,口吐白沫,當場暴斃。

誹謗法輪功,得了喉癌難發聲

山東萊西市馬連莊鎮仲格庄村原幼兒園教師閻中民,在中共對大法、法輪功學員的瘋狂造謠誣衊迫害中,主動迎合邪惡,編寫誹謗大法的歌曲,他自演自唱, 彈風琴,編排秧歌,誹謗法輪功。他的罪惡言行不但毒害了世人,還殃及了自己和家人。她的女兒(約三十歲,未婚)患了精神病;閻中民本人也於二零零七年患上了咽喉癌,不能發聲。

河北省蔚縣吉家莊鎮二村黨支部書記金武,借元宵節之日大搞誣衊大法的活動,開着三輪車插着彩旗到處張貼邪惡的標語,敲鑼打鼓,大街小巷亂呼口號,謾罵誹謗大法。沒過多久他兒子開的運煤車在西合營撞了人,花了不少錢,最後經過調解,連煤帶車一塊賠給人家,落得傾家蕩產,還欠外債三十來萬元。二零零三年 他本人又患了喉癌,說話發不出音來,惡報死亡。

喉管長瘤有原因

麻城市是湖北省迫害法輪功極為嚴重的地區。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張家國剛上任麻城市市長,就批示要對全市法輪功學員進行嚴厲打擊。四月十八日下午,便發生了麻城市白果鎮政府官員將一名女法輪功學員王華君打的奄奄一息后,又拖到當地名為金源廣場的市政府門前活活燒死的惡性事件。惡毒的警察還向圍觀的群眾宣稱是“自焚”。並將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用繩子捆綁在摩托車後面在地上拖拉,其情景慘不忍睹。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八,張家國上麻城電視台宣稱,要在過年期間將所有法輪功修煉者非法抓起來關押。結果,第二天他就突然喉嚨劇痛,經檢查發現喉管長有一個瘤子。除夕那天在麻城市人民醫院準備做手術,手術前先打麻藥,誰知麻醉后張家國不省人事,趕緊送武漢搶救。終因麻醉過敏而成為植物人,在痛苦的煎熬了整整八年之後,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死去,終年五十三歲。

就那一個深水坑,孫波命喪在其中

河北省承德市興隆縣孤山子鎮副書記孫波,是個投機鑽營、見風使舵的人,經常在市縣報刊發表粉飾中共的文章。每年“七一”期間,他都為中共歌功頌德,賣力組織各行政村、鎮直機關搞文藝活動。他還在孤山子鎮政府舊址對面112國道邊和村委會所在地,製作多處鐵牌子和噴繪宣傳欄,詆毀法輪功。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早八點左右,孫波自駕車,上班路上翻車河中,溺水身亡,死狀凄慘,年僅四十四歲。本來整個河道河水極淺,恰巧在孫波翻車處有一水坑,如果前後錯開幾米,可能就會躲開這一死劫。車怎麼翻的那麼巧?從他的罪惡行徑中,人們會找到答案的。

給別人洗腦,把自己命送

遼寧丹東市鳳城市宣傳部部長石桂萍,曾兩次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上擔任主講,在電視上惡毒攻擊法輪大法。二零零一年四月,鳳城第二次“洗腦班”開辦的第九天,石桂萍在去“洗腦班”的途中,被市統計局的麵包車撞死,死狀慘不忍睹,年僅三十二歲。

自己作惡,全家遭報

衡東縣主管政法的副縣長徐水程,詆毀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學員很賣力,禍及其妻子和兩個兒子。二零零二年,徐水程妻子突發癌症去世。二零零三年七月, 二兒子徐永(長沙財經學院團支部書記,兼省團委委員)請假一個月,回家給母親上墳。其後,大兒子徐海(《長沙報》報社副總編)開車接徐永。哥倆一同外出時,徐海的小車撞上大車,徐永被鏟掉腦袋,當場死亡。徐海被鏟掉一塊頭骨,成了植物人。

三警皆作惡,兩死一重傷

二零零七年,湖北省安陸市府城派出所警察楊琴,在各城鄉中、小學舉辦所謂的“法制宣傳教育活動”中,當攻擊、誹謗法輪功的主講。其丈夫甘曉林在府城 派出所任指導員時,多次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司機沈愛民也經常參與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晚,楊琴和甘曉林帶着獨生子,由沈愛 民開車,去武漢給孩子看病時,在高速公路上撞上前面一輛大油罐車。楊琴與沈愛民卡在車裡不能動彈,活活被燒死。甘曉林被燒成重傷,鼻子、耳朵都燒掉了,四肢燒了三肢,其狀慘不忍睹。他們五歲的病兒被甩在車外,倖免一死。

一人作惡,三人死亡

河北省陸軍預備役72師政委金玉文,在職期間多次組織誹謗法輪功的大會,多次在會上會下詆毀法輪大法,層層施壓逼寫“保證書”,規定只要煉法輪功的就開除工職,不許在部隊大院居住,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扣發工資,有的被推出部隊,檔案不知扔到何處。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金玉文攜帶妻子、小姨子去北京治病。因為下霧,高速封了。金玉文利用職權打開高速,於八時左右,小轎車因車速太快鑽入一輛大卡車下面。除司機外,金玉文和妻子、小姨子三人全部死亡。

老不正經嘴撞丟,殃及家人把命送

鄭州大學哲學教授呂鴻儒(原河南省哲學會理事、鄭州市哲學會副會長),男,七十來歲。他賣力地配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無知地到處做報告攻擊法輪大法,並在河南電視台上大肆誣衊法輪大法,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二零零三年八月初,呂鴻儒攜妻、女、女婿和十 來歲的外孫女一行五人,開車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107國道上撞在一大貨車車尾,造成老兩口、小兩口當場死亡,小外孫女受傷的慘局。更驚人的是呂鴻儒本人面部嘴撞沒有了,單位為其舉行告別儀式時,只好用塊白布把嘴蒙住。

只因兩篇文,一家死五人

湖南省懷化市新晃縣人蒲增堂,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七日,在《懷化報》上發表了兩篇誣衊法輪功的文章。一個月後,十月一日在回老家的途中翻車,蒲增堂及其老婆、弟弟、弟媳、侄女全家五口死於非命。薄增堂誹謗法輪佛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毒害他人孩子,自己女兒被拐

河北省邯鄲市武安市大同鎮蘭村小學校長李武其,想借迫害法輪功討好上級,撈取政治資本。李武其創作誣衊、誹謗法輪功的歌曲讓本村小學生演唱,毒害世 人。沒想到害人不成反害了自己,在一次車禍中李武其腿被撞骨折。報應還禍及其家人,女兒被地痞流氓拐走一去不返,遭到眾人嗤笑。

毒害學生,怪病奪命

黑龍江同江市臨江鄉中學校長孫國喜,曾隨市教育考察團到香港,在香港他也看到了大法的真相,明白法輪功是受迫害的,知道天安門自焚是中共炮製的偽案。回來后,他還在學校教學樓里展出惡黨誹謗大法及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圖片,強制學生參觀,毒害學生。二零零四年十月,一向健康的孫國喜突然得了怪病 ——“小便昏厥症”,一撒尿就昏迷,七天就死了。

無良老師,五雷轟頂

瀋陽市蘇家屯區官立村六十八中學美術教師張同興,曾組織學生在誹謗法輪功徵簽活動中籤名,並且親自畫漫畫攻擊謾罵李洪志老師。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一 日,張同興在官立村一處廢棄魚塘釣魚。天降大雨,他躲在一棵樹下避雨。忽然,一個炸雷擊下,張同興應聲倒地而亡。張同興被五雷轟頂,頭部有大洞,後腦流 血,前胸、頭髮焦糊,死狀極慘。

毒害青少年,火車軋三段

湖南省衡陽市衡東縣教育局長羅祖建曾說,現在地、富、反、壞、右分子沒了,目前中共最恨法輪功。他別有用心的編製各種謾罵、詆毀、誣陷法輪功的圖片,送往六大學區,毒害青少年。二零零四年九月份開學時,羅祖建在下甫火車站被火車軋成三段,慘不忍睹。

多方作惡,終遭天懲

曾任吉林省延吉市教委主任、副市長、市人大副主任的許光石。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擔任延吉市副市長主管文教工作期間,積極執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搞所謂的“轉化”法輪功學員,並參與編輯製作反法輪功的教材、小冊子,還組織各中、小學校搞誹謗法輪功的徵簽活動。他還曾在延吉市範圍內搞誣陷法輪功 的圖片展,攻擊謾罵大法,毒害世人。結果惡事做盡的許光石終遭天懲,於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晚十點左右,開車猝死於自家車庫內,終年五十三歲。

外邊搞展覽,家中出禍端

武漢市新洲區鳳凰鎮派出所警察雷立普,經常對法輪功學員吊銬毒打,併到處亂竄撕毀大法標語,污衊大法。二零零二年,新洲區洗腦班搞誣陷法輪功的展覽,他坐在車內指揮該車沿街兩頭奔跑,播放攻擊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的謊言。就在當天,他未滿十八歲的兒子在電大將體育老師打死,后被判無期;他的女兒也 長年卧病在床,不能斷葯。

喇叭放毒喪性命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初,河北張家口市萬全縣惡警在警車上安上高音喇叭,滿街亂竄,誹謗大法,毒害世人。十二月十七日惡警遭遇車禍,指導員賈萬昌當場死亡。據目擊者說:惡人死的很慘,腦袋被撞碎。

小小村支書,張狂被逮捕

四川省遂寧市安居區東禪鎮馬家橋村王顯友,現年五十八歲。一九九七年,王顯友擔任馬家橋村長。二零一一年,任該村書記。他任職以來迫害了五位法輪功學員,勒索近兩萬元。村上每次召開大會,他都在大會上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師父,經常騷擾恐嚇法輪功學員。大法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並送真相資料給他,他不 看不聽,並說你們是××教,國家要取締,這是迷信等。他還每次在全村大會上高喊:誰敢告我,我書記當定了。可是人在做,神在看,如今王顯友因嚴重的行賄受賄被逮捕,現正在審查之中。

利用喇叭害民眾,緊隨中共丟了命

有許多鄉村小官,在村裡驕橫慣了,自以為跟着中共跑,就可以隨意作惡,把村裡的大喇叭當成本人泄憤的工具,惡意誹謗法輪功,結果引來各種各樣的惡報。

河北保定定興縣高里村原治保主任田克文,多次在本村的大喇叭上誹謗大法,還多次在大喇叭上叫嚷着讓法輪功學員掃街。二零一零年下半年,田克文得了一 種怪病,整天說有好多鬼跟着他呢,每到晚上,家裡人就拿很多燒紙去給他送鬼。經過幾個月的痛苦煎熬,命喪黃泉,死時,渾身腫得不成人樣。

定興縣高里鄉閆村治保主任婁增國,多次在本村大喇叭上誹謗法輪功。其子婁標文在李郁庄洗腦班任副主任期間,用非人的手段毒打法輪功學員。婁增國遭惡報成了植物人,現已死亡。

河北雄縣常庄村郭友柱,剛當治保主任沒幾天,就在村廣播中辱罵法輪功學員。有學員向其講真相,他一概不聽,還說些不好的話。二零零六年正月,他妻子心臟病複發身亡,死時不到五十歲。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時他又在村廣播中罵法輪功學員,還參與策劃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夏天,上天又給了他警示,他兒子 的馬車在露天放着,平地被雷擊中起火。二零一零年夏天,郭有柱患喉癌。二零一一年正月二十五死亡。

河北省正定縣西平樂鄉東安豐村黨支部書記李文敏,自二零零三年任該村支書以來,多次在喇叭里誹謗法輪功,毒害村民。大法弟子多次講真相,並告訴他誹 謗大法會遭惡報。但他不聽,並在黨員和村民代表會上狂言:“論打架,我胳膊粗;論打官司,外邊有人;論錢,我有錢。打我的人還沒出生哪。”言外之意誰都不 怕。李文敏被村民稱為“惡霸支書”。李文敏狂言不久,就與一個比他矮瘦的人,在他家為瑣事發生口角。雙方打鬥時,那人用磚打到李文敏頭部。李文敏當場休 克,險些喪命。他父親被電鋸鋸斷手指;他母親被摔斷胳膊。

還有些鄉村的廣播員,也是好壞不分,肆意誹謗法輪功,結果招來了惡報。

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鎮南馬村廣播員劉鳳,緊跟中共,大肆廣播辱罵、誹謗法輪功。多次勸說不聽,二零零七年一次廣播后,當天突發心臟病,多方醫治無效,於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五日死亡。

河北省淶水縣永陽鎮東壘子村廣播員李文弼。每到所謂敏感日,就在大喇叭上謾罵、誹謗法輪功,惡行給家庭帶來滅頂之災:兒子腦瘤死亡,兒媳帶小孫女離家不歸;李文弼整日失魂落魄,苦不堪言。

還有一些普通老百姓,甚麼官職也沒有,但是卻也十分張狂,提起法輪功就氣得夠嗆,完全不看事實,不聽真相,結果也招來了惡報。

遼寧凌源市萬元店康杖子村民王慶奎,完全聽信中共媒體的欺騙宣傳,仇視法輪功,只要見到法輪功真相資料就撕,嘴裡還不乾不淨的罵,碰着法輪功學員就說風涼話。為了讓他明白真相,同村法輪功學員多次到他家講真相,有的學員還拿上禮物上門講,這些都無濟於事。他甚至特意買個高音喇叭架在自家房頂上,接上 擴音器,在大喇叭里誣衊法輪功,揚言“剎剎法輪功的威風”。鄉親們都說:“王慶奎簡直是瘋了,人家法輪功礙他啥事了?整天胡說八道,他也不怕遭報應。”

二零一一年農曆五月初七,王慶奎騎摩托車與一輛三輪車相撞,他被撞飛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後腦被地面一塊尖狀石頭磕出一個大洞,送往醫院搶救,四個多月昏迷不醒。妻子兒女到處借錢為其治療,花了十四萬元后,最後也沒能留下性命,終年五十八歲。

父作惡,子遭報

四川省成都市溫江區五四零廠(成鈔公司),曾有上百名職工修煉法輪功。該廠政治教師張興模,多次在《成鈔報》上發表誣衊攻擊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的文章。二零一一年元月七日他生日這天,其兒子在上班途中發生重大交通事故,聽說半邊臉上的肉和耳朵都不見了,有隻腿上只剩下了骨頭,屍體停放了一星期才處理。

心已壞,換肝也沒救

內蒙古《赤峰日報》總編王然,幫助中共邪黨誹謗、迫害法輪功。在任時主持發表大量造謠誣衊法輪功的文章,加劇了當地的迫害形勢。二零零六年,王然得癌症后,做換肝手術,無效死亡,時年約五十三歲左右。

造下口舌業,老母跟着亡

《赤峰日報》副主編展國龍,曾任《紅山晚報》總編,積极參与誹謗法輪功。二零零八年開自家車回老家途中,被一輛重型貨車從後面撞上,車被撞碎,他和他母親、保姆三人當場死亡。

作惡多,災禍多

山東省萊西市《萊西日報》報社總編張樹建,二零零二年任《萊西日報》總編輯期間,自己撰寫和刊登誹謗法輪大法的文章,並參與轉化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了很多不明真相的民眾。二零零三年,他與妻子乘轎車到威海探望正在上大學的女兒時發生車禍,其妻子從後排座摔到副駕駛室,當時昏迷不醒,張樹建當場骨折, 而司機安然無恙。然而,當夫妻二人傷情恢復,女兒即將大學畢業之際,發現女兒患有肝癌,不到一年後離世……

出書暴露罪惡,自己得腦瘤,孫子被壓死

原石家莊井陘縣政法委副書記劉新寬,曾經兼井陘縣公安局副局長、代局長。一九九七年退休后,到縣公安大隊治安科協助工作。二零零七年二月出書《創安文集》,內有誣衊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內容,暴露了自己主持監控、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不久,劉新寬遭惡報得腦瘤,做了大手術。

石家莊市報紙報導了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在井陘縣城附近羅庄村路口一輛貨車翻車后壓死了三個年輕人的事,據說其中一個是他的孫子。

褒惡抑善,主持人被捅十七刀

《大慶晚報》在大慶市幾乎家喻戶曉,影響面很大。《大慶晚報》環球報道版主持人趙春秋,為人偏狹自私,口碑很差。他年紀輕輕就深受惡黨毒害,編髮的稿件很多都是宣揚專制、暴力、獨裁的,使眾多讀者非常反感。更重要的是,他利用自己主持的版面,配合中共詆毀法輪功,為惡黨邪靈迫害法輪功大造輿論。同時 他還為江澤民大唱讚歌,連篇累牘的連載為江氏樹碑立傳的《江澤民傳》,誤導民眾,毒害世人,影響極壞。大法弟子多次向他講真相,給他郵寄真相資料,而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仇視大法,一意孤行。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午夜時分,趙春秋下夜班回家的路上,正與女友通電話之時,被兩名外地來大慶的打工人員劫持。兩名歹徒要搶趙手中的手機又要搶錢,趙與之廝打起來,被連捅了十七刀,其中五刀穿透,趙春秋倒在血泊之中氣絕身亡,年僅二十七歲。

鐵錨拋的准,砸死大惡人

《河南日報》報業集團原董事長、社長楊永德,積極追隨中共邪黨行惡,在其掌控的多家報紙上,大量刊載辱罵法輪功的內容,散布謊言,毒害民眾。其間,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反覆打電話勸善,遺憾的是,楊永德始終執迷不悟,放棄了神佛的慈悲救度,一步步走向絕境。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楊永德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 乘遊船旅行,步出艙外接電話時,遊船與一艘運煤船相撞,將楊拋向大海。在遊船緊急拋錨停航時,沉重的鐵錨恰巧擊中楊永德的頭部,結束了他六十四歲的生命。

無恥畫匠,摔碎股骨

中共畫匠華君吾,歷史上就不是個正派之人,早在五十年代他就為了自己的私利、地位,昧着良心用漫畫攻擊胡風、蒲熙修、丁玲、艾青、蕭乾、李濱聲等人;一九六四年還在山東辛庄村主持批鬥過一個老農,原因是這個老農背着人民公社賣了自家的幾個雞蛋。

華君吾是一個跟風很緊的人,中共批判甚麼,他就畫甚麼,沒有絲毫的氣節。中共迫害法輪功,他又將矛頭對準了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他在《新安晚報》上刊登了一幅污衊大法的漫畫,隨後他就得了頸椎病,不久又跌了一跤,將股骨頭摔碎。

為官一任,禍害一方

雲南省玉溪市廣播電視局原局長張耀力,在一九九六年至二零零三年任雲南省江川縣縣委書記時,積極迫害法輪功。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江川縣委、縣政府 就開始發文件,要求法輪功修煉者停止修煉法輪功。迫害開始后,江川縣當局抓到法輪功修煉者,就在全縣電視上報道,在全縣機關、企事業單位寫簡訊通報,在宣傳欄張貼宣傳,唯恐全縣人民不知道,唯恐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徹底。這一切無不與縣委書記張耀力有關。

二零零三年以後,張耀力調離了江川,到玉溪市任廣播電視台台長。在台長的位置上他曾多次利用其掌控的宣傳媒體,為邪黨歌功頌德,大肆誣陷法輪功。

張耀力在任職期間,包養小姐,發展黃色旅遊,民間口碑極其不好。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二日,張耀力被玉溪市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沒收贓款三百七十九萬元。

每周播放一次,拖車再軋一遍

內蒙古赤峰市敖漢旗的姜國柱,曾經修煉過法輪功。可是中共一迫害法輪功,他搖身一變,變成了中共誣陷法輪功的打手。他顛倒黑白,助紂為虐,肆意誹謗 大法,最典型的是他寫了一本十萬餘言的小冊子。由赤峰市公安部門發行,由中央廣播電台錄製播放,由姜國柱親自演講,每周播放一次。這本歪曲事實、謊話連篇 的小冊子還在赤峰市公、檢、法、司和政府部門廣泛發行,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

然而惡有惡報。今年七月十二日早晨六點,姜國柱和他老伴到街上散步時被一輛拖斗載重大貨車從背後急速撞倒,前車軋過之後,又被後面的拖車軋了一遍。 大家知道,帶拖斗的貨車一側至少就有四個車輪,那從前到后軋過去,死者的屍體該成何狀了?真是慘不忍睹。車主在撞死姜國柱之後一直行駛到四十公裡外的四道灣鄉才被交通部門追回,問其為何肇事不停車?車主說:“沒看見馬路上有人。”

討好惡徒唱又跳,怪病來時去跳樓

二零零二年,曾慶紅、賈慶林到四川省南充市參觀順慶區張官埡新村。該村四組村民陳仁為討好中共惡官,特意改編了《十唱共產黨》歌舞。他妻子張素芳就去又唱又跳,對曾慶紅、賈慶林大獻殷勤,還與他們合了影。

第二年,陳仁得了怪病。他渾身發冷,經治不愈,痛苦不堪,遂於二零零四年跳樓自殺了,死時五十八歲。同年,張素芳在家中平地摔了一跤,摔傷右邊坐骨,住醫院花了很多錢。另有一個參與了跳舞的村民,當場就把腳崴了。

為甚麼百姓為這倆大官跳舞就要倒霉呢?因為這倆官員都是迫害法輪功的高官,這說明誰想討好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惡官,誰就是在自釀災禍!

這對夫婦一腳把兒子踢到閻王殿

上海市浦東新區浦江鎮有對夫婦王志年和計銀花,他們在二零一二年年底浦江鎮小學全體退休教師大會上,宣傳誣陷法輪功的節目《一腳去》,又到浦江鎮好幾個居委去巡迴宣傳這個小品《一腳去》。

王志年和計銀花不了解法輪功,聽信中共的抹黑宣傳,誣陷法輪功,做出助紂為虐的事,犯下罪業。計銀花的兒子在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被車子撞倒,五月初死亡。計銀花本人也患上了視網膜脫落的疾病。

坑人最終把己坑

中國曲藝家協會副主席、湖北省曲藝家協會主席夏雨田,是歌頌型相聲的主要倡導者及實踐者。二零零零年,夏雨田創作了誣陷法輪功的相聲《坑人記》和另外兩個誹謗法輪功的節目。這三個節目全部被武漢舉辦的主題晚會採用。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凌晨四時許,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助紂為虐的文人夏雨田因肝硬 化、腎病綜合征、自發性腹膜炎等多種疾病死亡,終年六十六歲。

編造好人是瘋子,老婆成了女瘋子

二零零四年,湖北省荊門市一個老演員,被街道居委會叫去,動員他參與排演一個詆毀法輪功的惡作劇“覺醒的女瘋子”,他當時非常氣憤,堅決予以拒絕。 而那個編寫惡作劇的人,最後不但沒討到好處,而且頭髮掉光了,背也駝了;老婆還得了精神病,真的成了女瘋子;大兒媳鬧離婚;二兒子眼睛失明。

這個案例很能說明問題,同樣一件事,為甚麼有人拒絕,而有人卻積极參与呢?拒絕者出於道義,那才是做人的本分。而那些積极參与者,甚至不分是非的編造謊言者,他不遭惡報誰遭惡報!除了自己遭惡報,還連累全家遭惡報,真是作孽啊!

惡毒小品獲大獎,牽扯人員皆遭殃

因一個小品使得參與者紛紛遭惡報的典型案例當數《賣拐》。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上演的當天,由趙本山、范偉、高秀敏演出的栽贓法輪功的小品《賣拐》,在事隔幾小時以後,在中央電視台粉墨登場。這個小品獲得“2001年春節聯歡晚會節目評選‘一等獎’”。中共的“檢察日報”發表的評論文章是“從春節晚會小品《賣拐》看‘法輪功’伎倆”。“雲南日報”的文章“‘觀眾評委’為春節晚會亮分”中提到《賣拐》,說它“鞭笞法輪功,表演很到位”。這是中共用文藝手法栽贓、攻擊法輪功的代表作品,對民眾的毒害非常大。

就是因為它的毒害非常大,所以參與該小品的人員遭到惡報的情況也非常突出:先是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何慶魁的兒子在廣州因車禍而死,而後八月十八日,與何慶魁姘居的小品演員高秀敏因突發心臟病死於長春家中。何慶魁說:“兒子是天,高秀敏是我心中的大樹,就在這不到十天里,我是先塌天,后拔樹,老天為甚麼要讓我們遭受這樣的災難呀!”何慶魁這樣抱怨“老天”,他就不想想他編造的小品毒害了多少人?對法輪功的破壞有多大?這樣傷天害理的人怎能不遭到惡報?在他家人遭到惡報之前,何慶魁本人也因侵犯他人著作權被告上法庭。

二零零八年的最後一天,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中級法院對“萬里大造林案”進行了公開宣判,內蒙古萬里大造林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相貴等十名被告人獲刑。儘管代言人、名譽副董事長何慶魁不是被告人,但警方依然堅持要追繳他的四百八十八萬元涉案款。至此,何慶魁財也沒了,人也亡了,名譽掃地。

以侮辱中國農民為能事的小品演員趙本山,在演出完《賣拐》后,他的父親趙德仁患肺癌到了晚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去世。

二零零九年,趙本山在上海拍攝《鄉村愛情3》期間,於九月三十日凌晨突發腦出血,病情嚴重,一度昏迷,緊急送至上海南匯醫院,被診斷為“蛛網膜下腔出血”,該病情是腦部出血的一種,如果嚴重昏迷,可能突發死亡。術后,趙本山透露,“我現在腦子裡已經有十一根釘子了。”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央視春晚進行聯排,趙本山登台前差點暈倒,吸氧二十分鐘才上場。他自己講:“血壓140到100,接近犯病了。”他每天靠藥物維持。

近兩年,妄圖搞政變的周永康、薄熙來被拉下馬後,被薄熙來許諾政變后當文化部長的趙本山的日子也越來越不好過,正在百倍煎熬中苦苦掙扎。

《賣拐》演員范偉於二零零六年十月拍攝電視劇時,摔入路邊溝里嚴重受傷,診斷為第十二胸椎骨折。

《賣拐》的另一編劇尹興軍,六年前四十九歲時患嚴重心臟病病倒。

誹謗法輪功,方靜遭報應

方靜死了,網上關於她的議論很多。但是有一點,大陸網絡上沒有人提及她參與誣陷法輪功一事,這主要是因為大陸網絡封鎖所致,這也就使得關於她的死不能有一個較為公允的說法。

一個人不管他活的多光鮮、多張揚,可是一旦做了破壞佛法的事,那就犯下了萬劫不復的大罪。十年前,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方靜在CCTV焦點訪談節目,重抄二零零一年央視誣衊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此節目當時由中央電視台推出后,曾震驚中外。這一事件被國際輿論公認為是中共構陷法輪功的政府行為,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明確指出“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受到國際輿論的普遍譴責。但四年後,方靜仍然通過採訪所謂天安門事件的當事人和策劃人,來詆毀法輪功創始人和法輪功修煉者,對普通民眾的誤導非常之大。

法輪功是佛家修煉方法,是救度世人的。方靜對世人的誤導該有多大?她使多少人加深了對法輪功的誤解!這一點恐怕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任何人破壞了佛法都是罪不容恕的,而不管她在常人中有多高的地位。所以從這個角度上看,方靜之死,與她誹謗法輪功有關!

陳虻羅京李東生,還會有誰把命扔?

原央視新聞評論部副主任,央視“東方時空”的主管陳虻,為了撈取政治資本,不惜出賣良知,積極主動請戰,終於成為央視“焦點訪談”節目“天安門自焚案”的主要製片人。天安門自焚,是中共栽贓法輪功的最大最惡毒的謊言,對世人的欺騙最嚴重。二零零八年初,助惡為虐的陳虻患上胃癌和肝癌,在經歷九個月的 折磨后,痛不欲生的他要求對他放棄搶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北京腫瘤醫院死亡,死時四十七歲。

原央視新聞聯播主持人羅京,對法輪功犯下的罪惡也是非常的大。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羅京聲情並茂地傳播中共的謊言,誣衊法輪功,欺騙、毒害了無數民眾。幾乎所有誣陷法輪功的重大謊言全是出自於他的口。自一九八九年“六四”以來,羅京就已成為幫助中共給中國人民洗腦的急先鋒。二零零八 年羅京被查出患淋巴癌,移植骨髓后基本康復。但兩個月後複發,並出現口腔潰瘍等併發症,舌頭潰爛,不能說話,連喝水都疼痛難忍。護士邢桂芝透露羅京病情時 說:“喝一口水,疼得把眉毛都糾結在一起,我們就給他配麻藥,漱完口后再吃藥、吃飯。”六月五日羅京死於北京腫瘤醫院,終年四十八歲。

二零一三年在中央610辦公室主任位置上落馬的李東生,本來就是央視“焦點訪談”節目的創始人之一。一九九九年六月,李東生以央視副台長的身分在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而組建的中央610辦公室擔任分管宣傳的副主任。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李東生操縱央視每天七個小時循環播出包括抹黑法輪功創始人、 “一千四百例”等在內的造假新聞,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進行誣陷誹謗。他主導《焦點訪談》在六年半中的黃金時段播出了一百零二集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其中在迫 害之初的五個月里就播了七十集),李東生直接擔任這些謊言宣傳節目的主要創意、組織和終審。同時,他還將每天的《新聞聯播》延至四十五分鐘,以鋪天蓋地的誹謗宣傳煽動中國人對法輪功的仇恨。這些污衊誹謗又通過中共對外的新華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體及使領館等機構散布到全世界。

為延續這場不得人心的迫害,在江澤民指令下,由曾慶紅、羅干、李東生共同策劃,在二零零一年大年除夕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李東生操縱央視以第一時間報道、在國內滾動播出,並播報海外,欺騙了億萬人。

中國最高檢察院網站於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公布,李東生被提起公訴。十月十四日,李東生案在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李東生面臨懲處的根本原因,就是他多年來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下的天大罪業。

這些央視的主持人,以及掌管央視報道內容的中共領導,他們在構陷法輪功的宣傳上起着非常邪惡的作用。我們可以毫不避諱的說,這就是他們得到惡報的主要原因。

當然,惡報不可能一下子同時降臨到作惡者的頭上。就央視而言,參與誣陷法輪功的還大有人在。那麼往後,在央視,肯定還會有人陸續遭到惡報。

我們列舉的這些惡報的例子,都是關於中共的文人、喉舌及一些政府官員的,其中還包括一些普通百姓。這些人乾的都是一些幫助中共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的勾當,得到的結果是非常嚴重的。別看這些人只是動動嘴、動動筆,可是造成的罪惡卻非常之大,因為他們迷惑了民眾的心智,使人在不知不覺中仇恨法輪功,甚至幹出破壞法輪功的事情來。他們幫助中共製造輿論,挑起事端,使整個社會充斥着紅色恐怖,給世人及法輪功學員造成的毒害難以想象。

在佛教中,稱這種惡毒攻擊他人或惹是生非的言行叫造口業。這種罪業造下后,是必定要還的。這不是人願意不願意還的問題,而是天意使然。這種口業如果 針對的是修煉人或佛法修煉,那造的口業是非常大的。古人有句話叫“寧攪三江水,不擾道人心”,為甚麼把干擾修煉人的言行看得那麼重?一個人,你在社會上做出再出格的事,甚至殺了人,那不過是一命抵一命,用人間的法律就可做個了斷。可是一旦干擾了修煉人,那犯下的是天大的罪錯。因為修煉的人將來是要圓滿的, 圓滿了他就是慈悲無限的偉大的神,他將使整個人類都受益。如果因為你的干擾使他達不到圓滿的標準,或毀掉了他的修煉,那造下的罪惡是用自己的生命都還不起的,所以才有一個人作惡后,不但自己要遭到惡報,甚至家人都要跟着遭殃。就是干擾了其他人聽聞佛法,那犯下的罪業也是無比巨大的。佛法傳出來就是讓人修煉的,而你違背神佛的旨意,故意誣陷佛法,使有緣人因此失去機緣,這樣造下的罪業也是非常大的。因此,我們看到,在這方面造下過口業的人,得到的惡報都非常的大。

因為誹謗法輪功遭到惡報的人太多太多了,只是很多人沒有留意去對照。不信你對照一下,我們身邊那些對法輪功進行詆毀、攻擊的人,你看一看他有甚麼下場?看看那些暴死的人是不是生前對大法充滿了敵意,甚至做過破壞大法的事?筆者寫出這些,決不是嚇唬誰,而是想告誡大家一下:在佛法盛傳時,您千萬不要隨着無神論的中共去做一些傻事。希望您全面的了解一下法輪功!只要您保持善念,認可法輪大法,您肯定會得到神佛的保佑的。願大家好自為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