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中國專題
【中共百種酷刑】:強行灌食

64385

【大紀元2015年12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灌食的)管子一下子插到肺部,趙旭東當時發出很大的慘叫聲......這時只見趙旭東喉嚨裡一直發出響聲,看著極其難受的樣子,可是手腳被捆在一起無法活動。快晚上了,有犯人發現沒動靜時,人已經死了。」當時在場的一個犯人說:「這麼好的一個人就這麼給迫害死了,想起都心驚,我認為自己是一個很壞的人,可沒想到這裡的人更壞,簡直是殺人不眨眼,對這麼好的一個人都能下得去手,經常想起那一幕,永遠也忘不了,太觸目驚心了。」趙旭東的母親--甘肅「中國石油蘭州石化公司」(簡稱蘭州石化,或稱蘭化)退休職工、現年六十八歲的白金玉女士近期向中共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

趙旭東於二零零四年二月五日在蘭州市看守所被強制灌食致死,年僅三十六歲,正是風華正茂。趙旭東死亡時七竅流血,背部呈青紫色、太陽穴有明顯傷痕,原先一頭烏黑發亮的頭髮,在六十一天內,有三分之二全白,一百六十斤的體重只剩皮包骨……

 


趙旭東生前和妻子為女兒過生日。(明慧網)

 

強制灌食是中共監獄虐殺受害人的酷刑

醫學灌食是為了挽救無法正常進食人的生命。在中共監獄裡,「強制灌食」是一種殘忍的酷刑,隨時有緻人死亡的可能。

據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不完全統計,暴力灌食直接導致死亡的中國法輪功學員至少有358例。

在中共監獄裡,從警察給法輪功學員灌的食物中看到,中共使用包括:濃鹽水、濃辣椒水、大蒜汁、芥末油、人尿、大糞水、高濃度酒,甚至摧毀神經系統的不明藥物;灌食時,他們故意來回抽拉灌食的管子,使受害者遭受慘烈劇痛;有時管子插到氣管、肺部,造成有的法輪功學員在被灌食過程中當場死亡。

強制灌食一般分兩種:

一、撬嘴直接灌食

監獄打手將法輪功學員的四肢都死死地綁在床上,還要把身體和頭按住。用手捏住鼻子不讓呼吸,用強力將嘴捏開。在這個過程中,有的法輪功學員嘴被撕裂開。有的打手用金屬利器將法輪功學員咬緊的牙撬開,牙床被撬破,牙齒被撬掉,嘴裡血肉模糊,然後將東西灌入,而打手為了讓對方痛苦並不將鼻子鬆開,很容易造成窒息死亡。這種野蠻灌食方式,很容易將水、食物等強行灌入氣管,造成肺部損傷和死亡。

二、鼻飼灌食

監獄打手為了折磨法輪功學員,特意使用粗的、特別是髒管子進行灌食,並反覆使用,管子故意不塗潤滑油或潤滑粉,多次插管,從一個鼻孔插入抽出,又從另一個鼻孔插入,過程中,故意反覆抽拉皮管,導致絕食者劇痛,鼻腔,食管,胃嚴重破損,引發大量出血,噁心、嘔吐、劇烈咳嗽,經常是插一次管子,導致有的人吐了一地的血,慘不忍睹。

 

吉林省大學教師車平平遭灌食 目前生命危在旦夕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報導,吉林省體育學院教師、法輪功學員車平平被秘密判刑四年,今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送往吉林省女子監獄。從今年四月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至今在吉林省女子監獄,車平平已經被野蠻灌食八個月。目前車平平身體非常虛弱,原本一百三十斤的體重至今只剩六十斤,原本一米六六的挺拔身材,現在只能在他人的攙扶下,佝僂緩緩前行。

 


吉林省體育學院教師、法輪功學員車平平於2013年10月18日被綁架關押,目前已在吉林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兩年零一個多月。車平平近照。(明慧網)

吉林省女子監獄每天對車平平強制灌食三次,每次插管拔出時,都鮮血淋漓(從鼻子、食道,甚至從胃裡帶出)。長時間的破壞性灌食,已造成車平平全身功能衰竭,隨時面臨生命危險。

 

遭灌食不明藥物

目前逾20萬法輪功學員以及家屬以及社會各界正義人士向中共最高檢察院控告惡首江澤民,很多控告人在控告書中敘述其在獄中遭受強制灌食的酷刑。現僅略舉數例。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報導,大連市50歲的王海萍女士在她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控告書中寫道:

「我被劫持在大連黑石礁環保賓館非法關押3~4個月,在那裡每天有三個人輪換著看守我。我絕食抗議對我的非法關押,他們就將我綁在椅子上進行灌食。他們拿了一根黏糊糊的粉色膠皮管子,強行給我灌了一些不知名的藥水,直到我從嘴裡冒出綠水時才停止。管子被拔出來時,上面帶有鮮血。」

「他們又強行給我掛吊瓶,裡面也不知道是甚麼藥水。我被他們迫害得全身無力,腳底像踩在棉花上一樣,虛脫得站立不住。幾個月之後街道的人把我送回家,他們把我放到院子裡就走了。」

「從那以後我時常頭暈、眩暈、虛脫無力。」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報導,山東龍口市下丁家鎮「二等乙級」殘廢軍人王文強,於六月下旬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

王文強一九九七年一月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重獲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王文強被多次綁架、非法拘禁、毒打、酷刑折磨,被逼流離失所,並被誣判十一年重刑。

王文強在控告書中寫道:「(他們)幾次給我灌下摧殘大腦的不明藥物。當最後一次把一杯白開水灌下去後,我朦朧昏迷中,聽到他們在議論說:「完了,廢了,以後好了也不行了……」當時我不明白甚麼意思,直到出獄後我的大腦記憶仍不能恢復,才知道他們在水裡下了藥。他們一連幾天幾夜不讓睡覺,姓陶的處長多次用重拳長時間的毒打我頭部,多次扒眼皮看死了沒有。我脖子以上全是黑紫色,雙腿不能行走,意識不清,幾次昏迷過去。」

 

河北陳愛忠在灌食中當場死亡 陳家六口剩一人 家鄉百人聯名舉報江

至十一月二十八日,河北省張家口市兩百多位民眾簽名,以「百人聯名舉報江澤民及其『610』系統使陳運川一家遭受殘酷迫害」為題向最高檢察院投遞舉報信,最高檢已確認簽收。

 


陳家合影:父親陳運川、母親王連榮、大兒子陳愛忠、二兒子陳愛立、大女兒陳淑蘭、小女兒陳洪平(明慧網)

明慧網十二月四日報導,在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陳運川老人全家六口之家僅剩下一人:陳家四個兒女被酷刑虐死三人;陳運川夫婦被迫長期顛沛流離、輾轉他鄉,夫婦二人先後悲慘離世。

大兒子陳愛忠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日在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被野蠻灌食致死。

陳愛忠為抗議種種殘酷的迫害而絕食。陳愛忠在第二天強制灌食中窒息,不法人員把皮管插入他的肺中,匆忙送往醫院。據目擊者回來講,當時院方要唐山荷花坑勞教所付六千元押金可把陳愛忠送進高壓倉,但勞教所警察寧可把人拉回來也不交錢。

回來後,警察王玉林與犯人對陳愛忠繼續強行灌食,此時陳愛忠已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可是,毫無人性的警察根本不顧其死活。在絕食的第九天(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日),也就是灌食的第三天下午三點三十分,又一次對陳愛忠進行野蠻強行的灌食。灌食當中,陳愛忠心跳停止跳動,沒有脈搏、瞳孔擴散。有人在場親眼目睹了這一切,當時在場的還有勞教所的幹部及其他隊的警察。

年僅三十三歲的陳愛忠就這樣被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奪去了生命。

 

舉報塵封十四年的冤案揭死者生前獄中遭灌食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一位河北省廊坊公民運用網絡,向最高檢察院舉報中心舉報江澤民集團濫用職權,將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崔玉蘭女士酷刑虐待致死的罪行。舉報人目前已經收到最高檢舉報中心確認接收回復。

崔玉蘭,女,河北省廊坊市設計院高級工程師,終年五十多歲。

 


崔玉蘭生前照片(明慧網)

舉報書說:「在警察的指使下,灌食時,普教先用束縛帶綁住她的手腳,然後一個普教坐在她的腿上,另一個坐在肚子上(壓得喘不過氣來),一手捏住鼻子,另一隻手擠住嘴巴。再由一個普教拿著金屬湯杓插到嘴裡壓住舌頭與牙,端住飯盒往嘴裡倒,不讓有喘息之機。有時普教們用筷子撬嘴,牙被撬掉了,撬得滿嘴都是血。他們還往粥裡吐痰、擤鼻涕、添加大粒鹽。有時土豆塊太大,灌下不去,他們就用筷子往裡搗,把嗓子都捅破了,搗腫了。他們灌食不是灌夠就行,而是故意超量灌,加重迫害。有時就給灌洗臉盆那麼大半盆粗飯菜,撐得她痛苦不堪。即使這樣下頓還要接著強灌。」

「崔玉蘭被灌濃鹽水後腹瀉不止,在這樣得情況下,他們還限制她去廁所。崔玉蘭後來人瘦得不成樣子。在身體被折磨得極其虛弱的情況下,他們不讓崔玉蘭睡覺,強迫幹體力活。有一天普教們說是讓她去上廁所,可是剛到廁所,幾個人衝上來,把她的頭重重摔在地上。從此以後,她大小便失禁,人變得呆傻。」

 

黑龍江省至少32人被灌食致死

據二零一五年初的一份不完全統計,在被迫害致死的黑龍江法輪功學員中至少有112人遭受過多次灌食酷刑折磨,至少有32人在強行灌食迫害中被奪去生命。以下為黑龍江部分案例:

 

案例一 半袋鹽稍加稀釋 插肺灌入致死

黑龍江伊春法輪功學員秦月明一家四口都是法輪功修煉者,秦月明曾被非法勞教三年。

 


秦月明(明慧網)

 


秦月明在佳木斯監獄集訓二隊嚴管第五天時被灌食死亡。圖為秦月明被打傷的遺體。(明慧網)

二零零二年四月,警察再次綁架了秦月明,對秦月明非法判重刑十年。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監獄對秦月明等法輪功學員劫持到集訓二隊進行暴力「轉化」,秦月明絕食抗議。

二十五日下午,秦月明被抬到醫院一樓衛生間灌食,用止血鉗夾住他的舌頭,拉出來,強制插入膠皮管,用漏斗將加了半袋鹹鹽的稀釋奶粉灌入。過程中秦曾發出沉悶的「啊——啊——」慘叫聲,秦月明被拖出衛生間的時候,滿嘴是血、呼吸困難,不停地慘叫。在現場的獄醫和大隊長于義楓等十幾個集訓隊警察對此充耳不聞。秦月明在極度痛苦中掙扎了一整夜,第二天停止了呼吸。

 

案例二 拇指粗管鼻孔來回插拔 窒息後喪命

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楊玉華在大慶市看守所被酷刑折磨二十多天,被強制灌食致死。

 


楊玉華(明慧網)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楊玉華在家中被鐵人公安分局代峰等七八個警察綁架,被打成重傷,不能進食。劫持到大慶市看守所以後,她拒絕進食,要求釋放。變態的警察們強制他黑天白天長時間坐鐵凳子,並採取野蠻灌食、毒打等方法進行迫害。每次灌食的時候,毫無醫德人性的獄醫齊紅都用灌食的管子在她的鼻子裡來回數次插入、拔出。楊玉華把警察們下的折磨她的胃管咬斷了七根。

五月十二日楊玉華已經被折磨得非常虛弱,沒有一點掙扎的能力。就是這樣,警察還找來四、五個刑事犯故意灌食折磨她。生命垂危之際送到大慶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案例三 鐵夾子撬嘴 六天被灌食身死

肖亞麗,哈爾濱市雙城法輪功學員。

 


肖亞麗(明慧網)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晚,鎮政府政法委書記高金鵬、派出所白副所長等七、八個人闖入肖亞麗家中,將其綁架到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

三月五日上午,副所長朱曉波帶領一幫警察把肖亞麗強行拖出監室強行灌食。朱曉波用鐵夾子撬開肖亞麗的嘴,使肖亞麗苦不堪言,肖亞麗在極度的痛苦中將兩個注射器咬壞。下午一點多鐘,監區傳來肖亞麗痛苦地呻吟。郭維玉還趁火打劫逼肖亞麗寫保證書,置她生死於不顧。

三月六日九點多鐘,朱曉波得知肖亞麗疼痛難忍的報告,仍然無動於衷,晚六點多鐘,被兩個勞動號扶到車上,車沒開出多遠肖亞麗便沒了氣息。

 

案例四 老虎凳上灌食五分鐘窒息奪命

顧秀嫻,哈爾濱市雙城法輪功學員。

 


顧秀嫻(明慧網)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晚,顧秀嫻被蘭稜鎮派出所所長趙英林等十來個人強行從家中綁架,送到雙城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顧秀嫻一直向周圍警察講法輪功真相,並絕食抗議。三月五日,副所長朱曉波帶領一幫惡警到四監把顧秀嫻強行拖出監室強行灌食。

朱曉波等警察極其凶殘將顧秀嫻按在老虎凳上灌食,顧秀嫻連連慘叫:「不要灌了,不要灌了。」朱曉波說:「給我灌,灌死也沒關係。」王建文、郭維玉為討朱曉波的歡心,變本加厲地折磨顧秀嫻,不到五分鐘,顧秀嫻就上不來氣了,警察見狀才把她放到地上,顧秀嫻就這樣停止了呼吸。

 

案例五 野蠻灌食當場致死

張振福,男,六十歲,鶴崗市法輪功學員。

 


張振福(明慧網)

二零零一年底,警察許家逢在不出具任何證明的情況下,非法將張振福關押到拘留所。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晚間,警察又將其兒子法輪功學員張廷范抓去,也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

張振福從被非法關押起開始絕食,一月四日遭到野蠻性灌食,當場致死。警察對外聲稱把人送去搶救,至今仍矢口否認把人迫害致死。

當時迫於壓力,張振福的家屬不敢提出異議。公安局提出交換條件,把張振福的兒子張廷范放出,暫停了張振福的人命案。

 

案例六 灌高濃度鹽水致雙腎重度衰竭致死

劉曉東因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上班時被公安局綁架至拘留所,四天後被轉關到看守所裡,被鎖在鐵籠子裡的鐵椅子上,遭惡警刑訊逼供。看守所不讓他吃、喝、拉、尿,強制他在不實的材料上簽字。劉曉東絕食抗議迫害。

 


劉曉東(明慧網)

絕食的八天裡,看守所所長曲萬海親自毒打,有四天警察指使犯人給他灌鹽水,幾個人把劉曉東按倒強行給灌。在八天絕食的情況下,灌進去的鹽水就積存在人的腎裡,結果造成了雙腎重度衰竭。繼續毒打劉,把他的眼睛打得腫得睜不開,昏迷不醒,雙眼、臉、腦後都打成紫黑色,被酷刑折磨得生命垂危後送到醫院。其父親要求保外就醫,遭拒。

二零零三年十月,身體極度虛弱的劉曉東被海倫市法院非法判刑兩年,二零零四年一月八日慘死在北安監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