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自由評論
不想人變厲鬼,馬上放下屠刀

64375

 ?"

張敏姑娘失蹤13年至今未歸(家人提供) 

 

文 _ 九天劍

 

黃潔夫,中共黨國副部級刀手,十幾年間,不知其手術刀下,間接奪走多少條中國人的鮮活生命。1994年他第一次奉命去取死囚器官(黃自己所言),換言之,從那時起,他就與強摘「死刑犯」器官結下惡緣。20多年過去,此人如今已躍升頂級活摘權威,官拜黨國人體器官捐獻移植委員會主任。

2005年7月,黃潔夫在馬尼拉世界器官移植管理高層會議上,首次披露中國器官移植主要來源於死囚「捐贈」,同時承認中國大陸沒有器官捐獻體系,屍體器官全部來自於死刑犯。而那時恰恰是中共江氏犯罪集團瘋狂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殺人滅口的高峰年代,時間上也完全對應了大陸歷年移植資料波形圖中的高峰期。而後者是中共自己公開披露的。

中共口中的「死刑犯」早已淪為按需殺人的骯髒代名稱。從一個案例中可以得到印證。知名出版人洪晃說:「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回答,我媽媽(章含之,毛澤東英文教師)換腎所採用的器官與1995年被執行死刑的聶樹斌無關……但是我不能肯定她的腎移植跟王樹斌、張樹斌或者其他死囚無關。」

章含之是否用了聶樹斌的腎,致聶被殺的輿論譴責,皆因2013年9月內蒙古呼和浩特手機網友lrxshq的爆料:當年石家莊法院發現該案有疑點,主張疑罪從輕,判死緩。但是在為當年患尿毒症的中國外交部高官章某尋找腎源的過程中發現聶的腎臟與章匹配,為了救章某的命,經高層下令,立即執行。

山東濱州某網友披露:章某去世後,她女兒也提到過有個護士長跟隨了章某13年,從竇娥(編按:意指被冤枉的聶樹斌)被殺的時間和章某患病時間,治療時間,去世時間,是能對得上號的!

雙方各執一詞。但值得注意的是,洪晃說「我不能肯定她的腎移植跟王樹斌、張樹斌或者其他死囚無關」,那麼,「其他死囚」是誰?連中學生都知道,一個人要移植器官,必須找到健康並與其血性匹配的供體。而黃潔夫承認黨國並沒有器官捐獻體系,就是說,如果要想在芸芸眾生中,求人捐給自己一個腎,做個不恰當的比喻,無疑比「中國好聲音」海選奪魁還難。一是你不知道供體在哪兒,二是知道在哪兒,人家活得好好的沒道理捐給你。這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那麼只有非法殺人可以使事情變得簡單,特別是在無法無天的黨國。

我說的都是人類通理。文明國家捐獻體系合法公開,全國聯網,各醫院共用,等一個腎還要等2-5年,看運氣。但邪惡黨國例外。1999年到2004年間,抓到法輪功學員就強行採血,人頭編號,不報姓名的每天幾百人幾十輛車的拉到河北、東北等省諸如馬三家、蘇家屯之類臭名昭著的集中營。 

無數年輕的和壯年生命永遠消失!雖然這些滔天罪惡如今已大白於天下,但中共當局作為最高機密仍在掩蓋!黃潔夫的奉旨放料,財新網的旁敲側擊,都不足以揭開百萬法輪功受害者被活摘的真相!

為救毛的教師國家機器可以批准殺人取腎,演員傅彪也不含糊。傅2004年8月查出肝癌,居然9月2日就在武警總醫院換了肝,據稱是及時找到一位20多歲死囚的肝臟匹配,死囚便被立即「執法」;但半年後發現情況不妙,「恰巧」被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告知有肝源,傅彪2005年4月便做了第二次換肝手術,不知肝源又來自哪位「死囚」。然而傅彪當年8月還是被死神帶走,卻活活賠上另外兩條性命!

「活人器官庫」令人髮指


全黨國移植醫院對器官來源從來諱莫如深,完全是各利益環節的地下交易,又冠冕堂皇的動用全程武裝保衛,就是怕走露風聲,早晚被揭露,被擺上反人類大罪的審判臺!而這種由江蛤蟆發起、鼓勵的、以人器官做商品的血腥行為,卻得到體制的全面保護,反過來變相放縱了喪盡天良的共產黨體系草菅人命。全國數百家參與活摘器官的醫院都在地下活人器官庫取「貨」,那些貨源就是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群體。所謂每年通過中共高法、高檢核准的死刑犯數量,遠遠撐不起器官移植「市場」的繁榮——「死囚」只是掩人耳目的標籤。

負有洗白黨國罪案使命的某些海外媒體和媒體人承認:不殺也殺的案例很多,香港高官、海外「愛國」華僑、國內高官和子女,如果需要器官,通常做法是到監獄驗血匹配,一旦匹配上,有的輕罪也會判死刑。這已經是公開的祕密。

現在翻牆方便,就算不翻,通過國內百度搜索的階段式解禁,國人也已知前段很多外國人蜂擁至黨國移植器官的潮流。這與16年前的器官移植小國突然爆炸式膨脹,一躍成為世界移植第二大高度吻合。沒有器官來源,絕不會有這個局面。這是關鍵點!

經過國際組織、人權律師、法輪功義工常年不懈的調查取證,活摘——這個黨國最高國家機密,被越來越多的善良人知曉和譴責。無論共匪怎樣把被殘忍摘取器官殺害的法輪功學員歸到「死刑犯」裡去,都再也無法掩蓋他們秉承蛤蟆旨意,祕密建立地下活人器官庫這一令人髮指的犯罪事實。

新近剛被封鎖的維基百科曾披露,中資背景的《鳳凰周刊》2013年刊文《中國人體器官買賣的黑幕》,指過去十年器官移植旅遊在中國興盛,器官幾乎隨叫隨到,「換腎跟買豬腰子一樣容易」,無須等候、快速配對的奇蹟,中國器官移植量實際高於美國,國際醫學專家認為「中國一定存在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甚至活摘器官庫」。

針對中共當局2005年後稱「95%器官來自死囚」,報導亦質疑「器官比死囚多,官方六次改口」。在中國無法獲得法律保護的法輪功學員、中國勞教所囚犯、社會流民、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等,都可能是被盜賣器官的目標。

 


(大紀元製表)

 


中國《三聯生活周刊》2006年4月〈器官移植立法之難〉一文亦指「中國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衛生部系統」。 

言外之意,「是在司法和軍事系統」。這與被打虎反貪拿下的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李東生之流所把持的領域高度匹配。當局留下活口和指控這些罪犯犯有「其他罪行」也別有意味。

如今,習近平當局剿滅江家匪幫的戰役已進行到關鍵階段,披露活摘罪行將導致折戟沉沙的後果,令當局處置異常謹慎。但黃潔夫公開表示,「披露真相獲中央 支持」,黨國門戶網站也開始更大膽的解禁「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江蛤蟆血債幫罪惡。可以相信,被加拿大資深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憤怒譴責的「這個星球上從沒有過的罪惡」,最終定會將罪犯押上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法庭和全球國際法庭,並將接受最嚴厲的判決。

殺人償命 一個都逃不過


每當看到良心媒體刊出同胞疑似被活摘器官的報導,我都會心沉似鐵;每當聽說哪個醫院和醫生忙翻天,每天做七、八臺移植手術,我就禁不住怒火中燒——雙手沾滿被害者鮮血,頭頂白衣天使桂冠,口稱為患者新生……身為醫生,踐踏道德底線,背離醫學常識,假裝沒有頭腦,對1+1=2閉眼,只有一個念頭:賺錢!這些「醫生」,特別是那些戴著口罩,在持槍武警嚴護下,祕密殺人取器官的所謂醫生,已經不再屬於人類,不遭惡報,天理不容!

最近有個義工告訴我,打電話到天津某三甲醫院,勸移植醫生不要再助紂為虐,殺戮好人,並告知該醫院大量參與活摘,已經被國際社會記錄在案,早晚遭到審判。接電話的護士很害怕,但告訴義工,移植手術並沒有減少,現在就在樓上手術室做著六臺器官移植手術。義工痛心疾首。

另一位義工打電話去鄭州某醫院移植科,勸主刀醫生不要再參與活摘犯罪。你猜該醫生怎麼回答?「你說的沒錯,我也了解供體來源,我女兒在外國留學,她需要錢,我有什麼辦法?」口氣之平靜,之冷漠,之卑鄙,令這位義工無語,手抓著電話痛哭。

你有女兒,別人沒有?中國就你一個人是爹?殺了別人給你女兒花銷,這不混蛋透頂嗎!不對,簡直是狼心狗肺!還能算個人嗎?

人應該有涵養,我不該激動罵人,但叫做人的,是不是更應該有骨氣?明知道做的是土匪不如的「買賣」,還去做,真的不配做個人。

16年來,江蛤蟆給中國製造了無數血案,殺人如麻,營救法輪功國際組織披露的海量被害、失蹤法輪功學員資訊不勝枚舉,令人驚駭。總有一天,江蛤蟆血債幫所有罪犯會以身受刑,所有在這場曠世浩劫中被謊言和利益驅使跟著做惡殺人的醫生、軍人、平民也無法減輕罪責,必須領刑償還,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被追查到底,誰也逃不掉!上世紀納粹殺人罪犯被全球緝捕的歷史,將在本世紀再現。除了蛤蟆一眾首惡,絕不會被赦免外,從犯現在收手也已嫌太晚,但我的忠告是:為了幾個臭錢,甘願跟著蛤蟆做鬼,還不罷手,等待你的,不只是以身償還,你的家族,你的子孫將永遠背負惡名!

本文標題下放了張敏姑娘的照片,請原諒我在結尾才講出她一家的悲慘故事。

張敏,女,26歲,黑龍江省肇東市法輪功學員,未婚。張敏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2000年底,她去北京天安門廣場為大法鳴冤,剛拉出橫幅就被警察綁架,送回肇東非法拘留15天。2002年底,張敏再次進京澄清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從此一去不歸,音訊皆無。張敏身高1米50左右,大大的眼睛,白淨、小巧、漂亮、溫柔,善解人意。她有三個姐姐一個哥哥,是父母和哥姐最疼愛的「小五」。兩個姐姐也修煉法輪功。1999年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姐妹三人相繼被抓。2001年,父親承受不住巨大打擊,突發腦溢血去世,年僅60歲。13年來,年邁的母親不知為下落不明、凶多吉少的張敏流了多少眼淚,至今還在無望中期盼著她最愛的小女兒能平安歸來……。

張敏只是中國百萬家庭失蹤兒女中的一個。

(小標為編者所下)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