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中國專題
「中共亡黨 走向解體」系列報導(完整版)

64368

 

中共政權自從出現那天起,既不是君權神授,又不是通過民主程序獲得政權,其天然的缺少執政合法性,使中共政權一直處於深深的亡黨危機的恐懼之中。(大紀元)

【大紀元2015年10月25日訊】今年6月,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表示,中共已面臨蛻化變質走上亡黨毀國危機,要勇於面對、接受、承認這個事實。9月,王岐山主動談起中共執政的「合法性」。接著中共黨媒高調談起「共產主義」信仰,引發民間強烈反彈。這些都反映了中共嚴重的合法性危機與亡黨危機。大紀元發表系列評論文章,剖析中共沒有合法性基礎以及正在走向解體的現實。以下是此系列文章的完整版。


 

中共亡黨危機」系列之一:信仰崩潰無合法性


共產主義沒人信
中共官場的亂象
接班人論戰 共產主義成笑柄
中共政權沒有合法性

 

「中共亡黨危機」系列之二:中共是外來的賣國政權


中共是外來政權顛覆中國
中共殘暴 滅絕人性
中共是人世間的最大邪教
中共賣國
中共不等於中國

 

「中共亡黨危機」系列之三:江澤民從內部毀掉中共


從蘇區肅反到迫害法輪功
共產黨有沒有可能變好呢?
選擇江澤民注定了共產黨滅亡的命運 
江澤民從內部把共產黨搞垮

 

「中共亡黨危機」系列之四:中共滅亡是即將到來的現實


亡黨只是政權更替 剝離中共才能解脫中華民族的危機
國際「去共化」浪潮及其教訓
中共滅亡是不可抗拒的歷史必然

**********************************************************

 

「中共亡黨危機」系列之一:信仰崩潰無合法性

2015年10月1日,天安門廣場北側一棵古樹被大風吹斷,一時民眾紛紛議論:「在特殊的日子、在敏感的地點,大樹轟然倒塌,有何預兆」?「這樹根徹底爛了,就像中國共產黨」;「大風拔木,天象示警,亡黨之兆」;「這是改朝換代的信號」;「翻翻《推背圖》看看就知道了」;「樹倒猢猻散,猢猻散,猢猻散,重要的事說三遍」;「請問大內御醫們,這根爛了還怎麼治」?……

民眾的討論各式各樣,但大多都圍繞著中共的亡黨危機而展開。中共氣數已盡,不僅表現在民眾與外界絡繹不絕的討論中,事實上,在中共內部也多次發出亡黨危機的警告。

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今年6月召開了一次擴大生活會議,討論當前的政治、經濟、社會、前途等方面存在的重大危機。習近平在會上表示,中共已面臨蛻化變質走上亡黨毀國危機,要勇於面對、接受、承認這個事實。

胡錦濤在中共十八大致開幕詞時曾稱:「如果我們不能處理好腐敗這個問題,它將證明是致命的。甚至亡黨、亡國。」

2015年9月9日,中共政治局常委、紀委書記王岐山在北京大會堂會見出席「2015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會」的外方代表60餘人,首次提到中共的「合法性」問題。王岐山說:「中國共產黨的合法性源自於歷史,是人心向背決定的,是人民的選擇。」

政治學上的合法性,通常指作為一個政府被民眾所認可的程度。是指人們對某種政治權力秩序是否認同及其認同程度如何的問題,也稱為「正統性」、「正當性」。合法性的基礎是同意。當合法性受到侵蝕時,政治權力的行使或者政府的統治就會陷入危機。

對於中共執政的「合法性」這個敏感話題,中共高層一向諱莫如深,王岐山此番主動談起,在引起外界的普遍關注和民眾熱議的同時,折射出中共在失去合法性的亡黨危機下不斷走向衰亡的現實。

 

共產主義沒人信

日前,中共少將羅援在接受媒體採訪中披露其遊歷羅馬尼亞、參觀羅馬尼亞共產黨前領導人齊奧塞斯庫等人墓葬時的感想。羅稱:自由民主派一旦得勢,共產黨將屍骨無存,「最後共產黨人連骨灰盒都不能留下」。中共少將羅援的言論具有代表性,是中共內部既得利益者對已經完全失去了執政合法性的中共面臨崩潰的恐懼。

「合法性」被認為是政府行政的最基本條件,如果一個政府缺乏必要程度的合法性,它將很快地崩潰瓦解。最早研究「合法性」問題的馬克斯‧韋伯認為,若要維持統治的持久存在,必須喚起合法性的信仰。

世界共產主義運動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人數是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共產黨統治的國家,多與貧困、集權、迫害聯繫在一起。共產主義政權不斷解體,共產主義思潮在全球範圍內拋棄。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2002年3月對華盛頓郵報記者這樣宣稱:「我年輕的時候曾相信共產主義會很快來臨,但我現在不這樣認為了。」顯然,現在仍然真正信仰共產主義者在中國已經寥寥無幾。

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徹底破產,從改革開放以來積累的政治信用喪失殆盡,中共陷於極其嚴重的信任危機與合法性危機。中共各級幹部對中央的方針路線一點都不相信,上邊騙下邊,下邊騙上邊,中央騙全黨,全黨騙中央,民眾不再相信共產黨已經是普遍的事實。

這種情況表現在中共對外宣稱的黨員人數上。中共「黨內統計公報」稱,2014年底中共黨員人數8779.3萬;增幅1.3%。其數量「比埃及人口(8338萬)還要多一點,比越南(9254萬)少一點。」

但是,真實的情況卻是,在中共壟斷了整個國家權力之後,在中國社會,一個人如果想要在社會上獲得事業上的發展,入黨則成為必須的條件;對於那些試圖升官發財的官員來講,入黨更是最基本的前提。

雖然中共官方對外宣稱中共黨員數量在不斷增長,但黨員數量就像中共對外公布的經濟增長數字一樣,水分和造假不斷。中共各基層黨組織為完成任務強拉入黨的現象普遍存在,並且特別是在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將中共這個「西來幽靈」從起家到現今,以歷史事實的角度,全面徹底剖析了其「假、惡、暴」以及反人類、反宇宙的邪惡本質。由《九評共產黨》引發的「三退」大潮,至今已有超過2.1億海內外華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和少先隊組織。「三退」已成為民眾覺醒後的自覺行動。

共產主義在中國大陸已經沒有人相信。

 

中共官場的亂象

中共中紀委、中組部一份考察報告顯示,中國農村、城市基層(企業、街道)、高等院校的黨員團體,85%至95%處於癱瘓或解散的狀態。

在河南,一個鄉鎮黨支部中的十幾名黨員宣布集體退黨,同時也宣布解散黨支部。在天津市某鄉村的黨支部成員看了《九評共產黨》之後,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和中共不會維繫長久後,鄉黨支部除書記一人外其餘全部退黨。中共有350多萬個這樣滲透中國社會及各個領域的「基層機構」,維繫著中共的統治,中共自己也不得不承認基層機構已名存而實亡。

內外交困的形勢使中共統治合法性和生存受到了空前的挑戰,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破產已使中共無法再用馬、列、毛的原教旨主義整合其黨徒和欺騙民眾。中共只能通過經濟改革和經濟發展的方式重新贏得民眾的政治信任,繼續黨的權力。經濟發展成了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唯一籌碼。

在江澤民掌權之後,中共進入了無理念、無底線時代,江澤民選擇了共同犯罪的執政方式,通過放手腐敗、給予官員貪腐機會來換取他們的服從和支持。於是,中共的官場出現了前所未有的亂象。

中共安全部門竊聽到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與海外兒子的電話:「兒子啊,在外面好好幹,我看(共產黨)撐不了十年了,我和你媽很快就到海外來與你團聚。」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成克傑對情婦李平說:「把這些錢統統存到海外去,遲早要玩完。」

據中共權威部門的報告顯示,中國0.4%的人掌握了70%的財富,是世界財富最集中的國家。中國已經成為世界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每年的中共兩會,被外界稱為中共的富豪聚會。據不完全統計,「2013福布斯中國富豪榜Top400」榜上共有94位富豪目前具有國家級「政治身分」,其中包括中共十二屆人大代表52人,十二屆政協委員42人。至2013年,這94人財富總值超過萬億。參加2015年中共兩會的富豪們總資產將超過1.2兆人民幣,這還沒有算上中共的那些沒有參加兩會的高官的財產。

據港媒今年報導,王岐山在一次中紀委常務委員會上披露了中共官員涉淫亂的一組驚人數據:2013年、2014年黨政官員的腐敗案件中涉及婚外情、權色交易方面占65%,其中在經濟領域腐敗案中,85%都涉及婚外情、權色交易。接獲舉報的公職人員腐敗案件中,涉及婚外情、權色交易方面近70%。

如今的中共官場一片亂象,已經幾乎無官不貪、無官不淫,裸官流行,許多官員持有多個護照,早已把財產轉移到國外,時刻準備著中共垮臺,立刻移民海外。

 

接班人論戰 共產主義成笑柄

日前中共官媒喉舌突然再高調大談「共產主義」信仰,共青團中央再推出「我們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的口號。北京政協委員、地產名人任志強對此表示,自己被這句口號騙了十幾年。在被五毛們圍攻後,9月22日任志強發表文章,詳細闡述了「共產主義接班人」是如何荒唐可笑。

任志強在《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一文表示:「我們被欺騙了十幾年。文革讓我知道只有無產階級專政下的階級鬥爭再革命,而沒有共產主義接班人!」他認為,中共想讓共青團員們接共產主義的班是天大的笑話。

隨後,在網上以《環球時報》為代表的官媒和各大共青團官微,與以任志強為代表的民間展開了罕見的公開論戰。社會各界持續聲援任志強,並一同抨擊共產主義。

一新浪網友聲援任志強說:「一個靠著烏托邦似的思想,一個不適合中國的甚麼主義,一個連起源地都丟棄的東西來忽悠中國。共產的是你們既得利益集團,是你們這群吃著人民的,喝著人民的,還要欺負人民的特權階層。為了能繼續吃喝人民血汗,繼續欺壓良善,你們就拿一個破主義,繼續給人畫餅,現在沒人相信了就急著跳出來打壓。」

這場關於「共產主義接班人」的網上論戰,其結果和得到的共識就是:共產主義已經成為民眾嘲弄的對象和口中的笑柄。

中共官媒和共青團主動說起「共產主義接班人」的話題,是中共政權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破產之後,面對亡黨危機時極度恐懼的本能反應。其後民間陣營與官方喉舌展開的論戰,是中國民間社會認清「共產主義」的邪惡後,共產主義遭到唾棄的真實情況。這一切顯示出,失去了執政合法性的中共政權,已經無法擺脫這一次的亡黨危機,中共對民眾的宣傳洗腦已經徹底失敗。

 

中共政權沒有合法性

中共政權自從出現那天起,既不是君權神授,又不是通過民主程序獲得政權,其天然的缺少執政合法性,使得中共政權一直處於深深的亡黨危機的恐懼之中。中共的歷史一直處於不斷出現的一個又一個的亡黨危機中。

共產主義給人類帶來重大災難,前蘇聯的「大清洗」,東歐國家的各種「運動」,柬埔寨的「紅色高棉」,中共的「土地改造」、「工商業改造」、「三反」、「五反」、「三年大饑荒」、「文革」、「六四屠殺」、「迫害法輪功」等等,直接害死的人數近億,間接受到傷害的人數以幾億計。歷史證明,共產主義所宣稱的「人間天堂」帶給人們的是可怕的「人間地獄」;而共產主義宣揚的「按需分配」,只不過是把民眾財富轉移到統治者手中的一場財富重新分配的遊戲。共產主義所宣揚承諾的一切都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一個政權的合法性來源於民眾的共同認可,無論何種政經體制,公平自由都是一個最基本的要求,而中共永遠把其自身的利益凌駕在人民和國家利益之上,一次次對人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從歷史到現在,中共政權都已經沒有任何合法性可言。

中共對中國六十多年的統治,對於中華民族是一場巨大的災難和夢魘。六十多年來,近一億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中國社會和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五千年文化被強力摧毀,中國的環境遭到巨大污染,傳統秩序和道德被摧毀後中國社會一片亂象。各種坑矇拐騙、貪污腐敗、假冒偽劣、賣官鬻爵、娼妓氾濫、黑社會肆虐,讓人們對社會道德和未來失去了信心。

中共維持邪惡統治需要暴力和謊言作為手段,中共的邪惡基因和本質,決定了中共所有行為的最後目的都是為了維護其政權,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必然以出賣國家民族的利益為代價。中共的本性與國家利益無法調和,天然對立。

中共對中國和中國民眾犯下了滔天罪行,已經招致天怒人怨,中共已經完全地失去了執政的合法性,又一次出現了亡黨的危機。在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認清了中共政權是一個賣國毀國的邪教之後,中共處於深深的恐懼之中。如今中共領導人首次公開談論中共合法性的問題,以及網絡出現的「共產主義」的論戰,就是中共亡黨危機在中共政治和社會層面的最真實反映,也是中共政權在完全喪失了合法性和亡黨危機下的本能反應,這預示著中共政權的崩潰即將來臨。

 

「中共亡黨危機」系列之二:中共是外來的賣國政權

中共把每年的10月1日定為「國慶」,宣稱其建立的是一個所謂的「新中國」。在中共的歷史教科書和官方宣傳中,中共不斷給中國人民灌輸:歷史選擇了中國共產黨,人民選擇了共產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中共建政後幾十年對民眾的洗腦宣傳,刻意混淆了黨、政府、國家和民族之間的概念,讓人們誤認為中共就是中國。事實證明,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只是一個外來的賣國政權。

 

中共是外來政權顛覆中國

中共從其作為蘇俄亞洲支部成立之初,到抗戰期間勾結日寇對付國軍,到與蘇聯簽訂《哈爾濱協定》和《莫斯科協定》出賣東北資源換取蘇共支持內戰奪取政權,自始至終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賣國政黨。

1920年蘇聯人維經斯基受共產國際指派來華創立中國共產黨。1921年中共在共產國際的幫助下成立,並成為其支部,每月接受來自蘇聯的活動經費,從1921年每月1,200元至1926年每月14,000元。1927年共產國際撥經費110萬盧布、30萬美元、10萬中國元、一萬元滬鈔及大批軍事物資,資助中共發動南昌暴動、秋收暴動和廣州暴動,並在中國建立蘇聯的衛星政權—— 中華蘇維埃政權。

1929年,中蘇之間因為東北鐵路爆發了武裝衝突,史稱「中東路事件」。當時共產國際遠東局明確要求中共中央要提出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並組織大規模的反對國民黨和擁護蘇聯的群眾示威。對此,中共中央做出了積極的回應。他們召開政治局會議,決定在8月1日「反帝日」舉行示威,而且爭取發動上海工人總罷工。在蘇聯學習軍事的大批中共幹部,也一度由莫斯科趕往蘇聯遠東,準備隨同蘇軍組織對東北軍的武裝鬥爭。

 

中共殘暴 滅絕人性

《九評》一書有這樣的論述:中共的起家史是一個集邪惡之大全的過程,毫無光彩可言。中共的起家史恰恰說明中共政權沒有合法性。不是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而是共產黨強售其奸,靠了其無比邪惡的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把一個外來邪靈強加給了中國人民。

中共在中國奪取政權的過程,也是中共在中國滅絕人性的的過程,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中共早期領導人方志敏的孫子方華清,在回憶文章中這樣寫到:「1925年夏天,爺爺方志敏回到家鄉江西弋陽湖塘村,帶領貧苦農民與地主展開了鬥爭。爺爺的五叔、地主方雨田跳了出來,帶頭對抗農民運動。爺爺帶領全村的貧雇農抓住方雨田。爺爺的祖母、父親都來求情,面對親情與民眾利益的矛盾,爺爺毅然選擇了農民兄弟,他下令把五叔處死了。」

1932年,紅四方面軍「第四次反圍剿」作戰失敗,被迫西進,並拋棄數千傷兵。事後中央在致鄂豫皖省委的信中說:「你們第一次想把傷病兵捆起來,將他們拋棄;第二次又將他們關在一個祠堂裡,又企圖拋棄他們;第三次又將傷病兵的糧食奪來另行分配……使1萬多傷病員回到蘇區的僅有2,000多人。」

在《曾志回憶錄》中,有這樣一段:「有一次,我到街上辦事,見一批戰士正在沒收店裡的東西。我一打聽,原來這是南洋華僑巨商陳嘉庚先生開的一家鞋店。部隊向鞋店籌款,他們沒有把錢交出來,戰士們就到鞋店裡沒收財產……陶鑄在任漳屬特委書記時,帶人用一支小手槍,綁了一個地主的孩子,獲贖金三千多元。」

中共的殘暴從早期領導人就已經開始。1931年8月,中共中央特科紅隊科長王世德被中統捕獲,招供。中統特務會同法租界警務人員在法租界海棠村十一號,掘得顧順章全家大小八具屍體,全市為之震驚,這就是轟動上海乃至國內的「海棠村掘屍案」。1931年11月29日的《申報》上,刊登了《顧順章懸賞緝拿殺人凶手》的啟事。

殺掉顧順章全家的,正是周恩來。隨著歷史資料不斷地披露,周恩來冷血殘忍的面目真實再現。周親手創辦中共特科特務組織、欠下的纍纍血債不斷曝光,其中包括周恩來策劃參與的顧順章滅門血案。顧順章在武漢投誠被捕,周恩來聞訊便立即當夜帶了特科的殺手們去上海顧家殘殺他全家。

這起血腥暗殺行動內幕不斷曝光,有資料披露,那天在顧家殺了多達30多人,當天在顧家住的顧家親屬基本都被殺死,其中包括顧妻、顧5歲的兒子、岳父母、小舅、保姆、小姑及其他人等,死者中甚至包括顧家客人—— 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斯勵。顧順章的小姨子張家寶是鄉下來上海探親的農婦,根本與顧的投誠毫無關係,但也被殺手們活活勒死。

據《王力反思錄》描述,顧順章投誠後,「康生到處找周恩來,在一個理髮館找到了。他們決定把顧順章的大小老婆、兩個孩子處死……康生向斯大林匯報這事時,斯大林說周恩來、康生是好小伙子」。

中共不光殺投誠者,自己人也殺。1930年,贛西南地區開始打AB團。1930年11月~12月,不到4萬人的一方面軍,打了4,400多名AB團分子,殺了幾十個團長。永新縣六屆縣委都被打成AB團,只允許一個自首,其餘全殺了。對待AB團分子用刑慘酷,有的竟用生銹的鐵絲刺穿睪丸牽著遊街。陳毅開會晚回家2小時,其妻肖菊英因恐懼而投井身亡。

根據廣西政府編印的《廣西文革大事記》以及《紅色紀念碑》一書記載,1967年秋至1968年8月,廣西發生大規模屠殺。群眾組織「聯指」在軍隊支持下,屠殺地、富、反、壞、右五類分子及家屬十餘萬人。殺人方法包括刀槍棍棒、步槍擊殺、機槍掃射、炸藥爆破等,此外還有大量的剖腹取肝、割肉挖眼、切乳剜陰、斬首示眾。廣西政府1987年編印的《廣西文革大事記——1968年》中記載,當年4月25日,浦北縣北通公社定更大隊殺了24人,並剖腹取肝煮食飲酒,凶手劉維秀、劉家錦等人把劉振堅打死後,對其未滿17歲的女兒進行輪姦,然後打死,並剖腹取肝、切乳房、割陰部。策劃者和凶手還對剩下的寡婦勒令改嫁,並徵收改嫁費。

中共的滅絕人性,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達到了頂峰,為了達到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消滅」的目的,利用整個國家機器,用活摘器官的方式,在全國範圍實施了一場群體滅絕性大屠殺。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通過上萬通電話調查,採集到兩千多個電話錄音證據,通過對中共中央到基層各級官員的調查,對全國865家開展器官移植的醫院,及其 9,500多名醫生的幾十萬份報導、論文、網站及數據庫的系統搜索,獲得了上萬條證據。包括軍隊、武警在內的整部國家機器捲入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由政府保護的、系統的、群體滅絕性犯罪中。據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等人的調查,至少有4萬個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中共活摘。

中共是人世間的最大邪教

《九評》指出,共產黨的所作所為證明它是一個邪教。以階級鬥爭、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為中心的共產黨教義,導致了充滿血腥暴力與屠殺的所謂共產革命。共產黨政權的紅色恐怖持續約一個世紀,禍及半個世界,導致上億人喪生。這樣一個創造人間地獄的共產黨信仰,正是人世間的頭號大邪教。

在《九評》一書中,總結出了共產黨的六條邪教特徵:(一)編造教義,消滅異己。共產黨奉馬克思主義為教義。從列寧以來的共產黨領袖們,還不斷為共產邪教教義添加新的內容。從列寧的暴力革命理論,到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論,再到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共產黨的歷史上充斥著諸如此類的歪理邪說。消滅異己是共產邪教傳教的最有效手段。中共在奪取政權後,「土改」消滅地主階級,「社會主義改造」消滅資本家,「肅反」消滅了民間宗教勢力和前政權中的人士,「反右派」讓知識分子息音,「文化大革命」中把傳統文化連根剷除,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來消滅正信。

(二)崇拜教主,惟我獨尊。從馬克思到江澤民,共產黨領袖的畫像要懸掛起來讓人膜拜,領袖的絕對權威不容挑戰。

(三)暴力洗腦,精神控制,組織嚴密,能進不能出。中共不斷用各種手段威逼利誘人們加入。入黨如賣身,黨能開除黨員個人,個體黨員卻不能脫離共產黨而不付出沉重的代價。如要退黨,就被當成「叛徒」,要受到嚴厲懲罰。

中共利用國家暴力機器,控制了宣傳媒體,不允許民眾有任何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恐懼民眾有獨立的思想與言論。在互聯網高速發展、全球成為一個整體的時代,中共卻花費巨資打造「金盾工程」、「長城防火牆」,封鎖互聯網,阻擋民眾獲得和了解世界真實的信息。這是中共為控制民眾思想和繼續給民眾洗腦的延續。

(四)鼓吹暴力,崇尚血腥,鼓勵為教犧牲。鄧小平講:「殺二十萬,換二十年穩定。」江澤民講:「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共產黨鼓吹暴力,在歷次運動中殺人無數,共產黨對紅色的崇拜實際上是嗜血崇拜,對殺人的崇拜。

(五)否定有神,扼殺人性。共產黨宣傳無神論,把宗教說成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鴉片」,在其統治範圍內,把所有的宗教和信仰或者消滅或者征服。然後再把自己神化,實現共產邪教的一統天下。扼殺人性上文已經有專門敘述。

(六)武裝奪權,壟斷經濟,有政治經濟野心。對照以上六大邪教特徵,中共完全符合。

 

中共賣國

中共在成立之初,喝著蘇俄的奶水長大,其賣國行為就沒有停止過,在抗日戰爭期間還與日本軍方暗通款曲,出賣中國利益。

1941年4月,蘇聯和日本簽訂了互不侵犯的《蘇日中立條約》,隨後斯大林命令中共聯繫日軍及汪偽政府,商談相互協作事宜。1943年中共長江局情報部長潘漢年會見了日本華中派遣軍謀略課長都甲大佐,就日軍與新四軍和平共存、互不侵犯達成初步共識。隨後,中共高層與日軍高層建立了定期的聯繫,共產國際駐延安特派員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