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自由評論
起訴「中國公敵」 討還中華失土

64249

 ?" 

(Getty Images)

 

文 _ 李唐

中華民族是上天護佑的民族,綿延度過五千年壯闊歷史長河,但也揹負了深重苦難,是一個負重而行的民族。有心人總能發現,國人每個深重苦難的背後,幾乎都有大奸大惡之人的魅影。從酒池肉林的商紂,到結黨私營、專權亂政嚴重衰弱國力的嚴嵩,再到通敵賣國、製造黨禍、殘害忠良的秦檜。這些禍國之輩給民族留下巨大的傷痛。神護佑我們這個世界上最具智慧的民族前行至今,卻陡然發現我們正處在前所未有的深淵絕境──民族的心靈和我們生存的環境正遭遇最重大的危機;有人為私利在食品上互相投毒,為洩憤殺害幼兒園中的幼兒,為謀利把化學污染物灌入地下水。在逼著年邁的母親們裸訴之後,官員輪姦本國幼女又成為官場風尚。種種讓人窒息的黑暗造成國人生存環境全方位崩潰,這些醜惡都是在最近十來年中急遽爆發的。而民眾承受一切災難的源頭,就是那個黑箱大面積出賣世代領土,集古今陰暗刻薄、荒淫殘暴於一身、用貪腐治國來斷送國人未來的今日大奸——江澤民。


(網路圖片)


史上最大賣國賊

中國歷史上的不平等條約,基本是在敵國兵臨城下或外強逼迫之下簽訂。中華民國先總統蔣介石一概拒絕承認不平等條約。而江奸賣國,卻是在蘇聯解體、俄國國力下降,中國國力上升的背景下,以法律的形式承認了中俄不平等條約。此一卑鄙賣國行徑,使今後任何一代中國人都失去向俄國討回土地的法律根據。

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江澤民在北京與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簡稱《中俄邊界條約》)。2001年7月16日,江澤民再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莫斯科簽署《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使俄羅斯與清政府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正式合法化。其中包括1860年俄國與清政府簽訂的不平等條約《中俄北京條約》。 

該條約將屬於中國的海參崴及鄰近的遠東地區永久劃給俄羅斯,包括俄國屠盡當地中國人占領的江東六十四屯。而江東六十四屯(3600平方公里,相當於香港面積的3倍多),在清末中俄簽訂的不平等《璦琿條約》中都承認是中國領土。江奸出賣領土還包括自金代開始即歸中國管轄、在《中俄尼布楚條約》中明確劃歸中國的庫頁島 (7.64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兩個臺灣面積),其中包括上千個島嶼。《條約》承認這些土地「永遠」不再為中國領土。不僅如此,《議定書》還將大片未經簽約而在蘇聯時期被強占的領土也永久性地劃歸俄國, 這其中包括1953年聯合國大會表決裁定為中國領土的唐努烏梁海地區(約17萬平方公里,相當於貴州省面積)。

江奸還將本屬吉林省的圖們江出海口劃給俄國,從而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唯一出海口。讓正在進行的中俄圖們江出海口問題的談判功虧一簣。使吉林省計劃多年並投入巨大人力物力財力的「開邊通海戰略」化為烏有。當時琿春的土地價格一落千丈,很多投資者遭受重創。江澤民還命令已經從中俄國境線後撤的中國邊防軍再後撤100公里,一百公里內不設防。

2004年10月17日後,原中共外長李肇星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又在北京簽署《中俄關於兩國邊界東段的補充協定》,在江澤民原來簽署的賣國條約《中蘇東段國界協定》、《中俄西段國界協定》的基礎上,又把多半個黑瞎子島徹底出賣了。

2013年7月8日中、俄聯合軍事演習在北俄羅斯占領的海參崴開始,中共喉舌聲稱,中國共有7艘艦艇抵達俄國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外海彼得大帝灣,參加軍演。但中共媒體普遍避談的軍演地點,其實就是中國人普遍知曉的「海參崴」,俄羅斯稱為符拉迪沃斯托克。符拉迪沃斯托克,被指是一個對中國極具侮辱性的名字,意即:統治東方。

江澤民總共出賣了約344萬多平方公里疆土給俄國,相當於100多個臺灣的面積。條約簽訂後,俄羅斯媒體曾大肆報導,歡慶不已。但中國國內民眾當時卻毫不知情。官方嚴密封鎖消息,只有少數能瀏覽海外媒體的大陸民眾及海外留學生在不同場合用不同方式表達自己的憤慨。

揭密「二奸二假」身分

江澤民出賣領土的行徑,就是在延續中共一直以來的以領土換執政穩定的傳統,而且賣國賣到了極致。以往的中國黨魁還不敢這樣公開一次性出賣這樣大面積的領土。和之前的中共黨魁不同的是,江澤民對自己的出身和履歷造假程度可謂登峰造極。不同管道已經證明江的二奸(日偽漢奸、俄奸)二假(假中共黨員、假烈士子弟)身分。

很多讀者多少知道中共真實的建黨史。中共在成立之初,就是共產國際的一個遠東地區支部,完全聽命於蘇俄共產黨的指令。 

俄羅斯歷史學者潘佐夫(Alexander V. Pantsov)根據新解密的蘇聯時期的歷史檔案,查閱了「俄羅斯社會和政治史國家檔案館」裡多達15卷的文卷檔案後,寫出《毛澤東:真實的故事》,並於2015年5月首次在臺北發行中文版。

文中說,中共就是莫斯科在中國的代理人。他記錄了中共從1921年到1950年代初對莫斯科資金方面的依賴。潘佐夫還表示,那個時候中國共產黨是共產國際的一個部分,因此也可以說,所有中國共產黨人都在為共產國際工作。

有一些中國共產黨人直接為蘇聯的安全部門內務人民委員會(NKVD)工作,還有一些中共黨員直接為情報部門工作。即使是毛澤東本人,也向史達林傳送過重要情報。

與歷史相呼應,中國二戰史研究會會員、民間戰略研究學者、江任期內「紅朝第一御案」的主人翁,時政評論家呂加平先生,最先揭露了江澤民的真實身分。

呂加平先生於2002年起,發現江澤民的漢奸歷史問題和為奪取最高權力造假欺騙的問題。「二奸」的第一奸:江本人和他的親生父親都是日偽漢奸;第二奸:他還是一個效力於蘇聯克格勃情報間諜機關和向俄奉送大片中國領土的蘇俄奸細。「二假」的第一假:他是一個冒充「解放前」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假黨員;第二假:他是冒充中共烈士江上青養子的假革命烈士子弟。呂加平上書文中這樣寫道:「江就讀的南京汪偽中央大學在抗戰勝利後的1945年10月即被國民黨教育部定性為六所漢奸偽大學之一,而江本人則是被國民黨教育部根據同年9月頒布的對偽學生甄別辦法所認定的甄審對象,作為汪偽漢奸高幹子弟的江,因害怕查出他在汪偽中央大學裡的漢奸問題,跑到江西永新縣棉花坪躲避了半年。他在躲藏期間國民黨政府對他發出了通緝令。」可是20世紀80年代以後,江的公開身分卻是革命烈士子弟了。

2003年3月第十屆全國人大公報稱,江澤民1946年4月入黨。呂文對此提出疑問:

「到1946年3月,國民黨當局被迫收回對偽學生甄審命令,改為『一面接收、一面上課』的政策,江才敢離開江西回來。由於此時汪偽南京中央大學已與上海交大合併後遷往上海,20歲的江在3月或4月離開江西後就到上海交大恢復學業,可是他剛避難回到上海,就在4月於上海交大加入了中共上海地下黨,這不能不使人提出這樣的疑問:他剛到上海交大時人生地不熟,怎麼剛回校就被根本不了解他的上海交大地下黨組織吸收入黨呢?他的生父是國民黨下令逮捕鎮壓的汪偽政府宣傳部副部長,實屬漢奸要犯,他本人也有漢奸問題,並作為漢奸偽學生受到國民黨政府的甄審和通緝,上海地下黨市委和交大地下黨組織對這樣一個有漢奸高幹背景並是漢奸嫌犯的可疑者,怎麼可以不做任何嚴格調查審查和嚴厲考驗就輕易吸收他為中共地下黨員了呢?」

文學家朱自清的次子朱潤生也揭示過真相。朱自清的父親朱鴻鈞與江的祖父江石溪為好友。據中共人民網報導,1990年江澤民曾給朱潤生寫過一封信,回憶了兩家關係。因與江家關係特殊,人們不免要問他一些消息。一次,有校友問:朱老,江主席的父親是江上青嗎?朱潤生搖搖頭笑著說:哪裡是啊!又問:那為什麼報紙上這樣說呢?朱想了一想回答:是記者搞錯了。

江澤民後來大吹特吹的養父江上青的次女江澤慧,也曾否認江澤民的攀附。據江澤慧回憶文章記載,江澤民一直與生父江世俊一家生活,江上青遺孀王者蘭去給丈夫掃墓時,江澤民根本未去;江澤民也從未贍養過王者蘭及其家人。江澤慧稱:「在我十一歲之前,我唯一記得的就是無盡的貧窮飢餓。」在江上青亡故、其妻女困苦的日子裡,江澤民在幹嗎?1943年,江澤民從揚州中學畢業,在日占的南京,在汪精衛日偽政府做高官的生父江世俊供養下,進入偽南京中央大學接受高等教育。

迫害正信製造仇恨

歷史無須贅言。但最為嚴重、危險的一點:說謊成癖的江澤民,用100%的謊言,今天在精神層面又一次把中國帶入絕境。

人行善、做惡的結果最終必然回到自己身上,也就是祖先一直告誡後人的「善惡有報」的箴言至理。那麼16年前,被江澤民利用國家機器從上而下系統製造謊言全面蒙蔽下,參與、協助迫害善良修煉人的那部分中國民眾,因此將會面臨什麼?毛澤東8341編號的來由、毛痛哭隕石的墜落;江澤民因害怕清算不斷唸經、遇廟就拜,很說明強制灌輸國民「唯物主義」的黨魁們,到底信不信神。而共產黨始祖馬克思,更是一個從早年的基督教徒,蛻變成信奉魔鬼的「撒旦教」徒,並在崇拜魔鬼、骷髏的信仰下,炮製出了以暴力、欺騙、殺戮為圭臬的馬主義。

對法輪大法修煉人的鎮壓,是在時任的7個政治局常委中,除江澤民外,另外6人當時都反對的情況下發生的。鎮壓前的1998年,國家體育總局調查得出: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達97.9%。「確信法輪功對中國社會的穩定和道德做出了非凡的貢獻」。前人大委員長喬石,1998年親自率團調查也得出結論:「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在接下來的16年鎮壓中,江澤民刻意讓中國百姓忽視的最關鍵一點是:法輪大法高達97%的祛病健身率和煉功效果,是以修煉人提高道德、品質、高尚精神為絕對前提的。江澤民等人在16年的歲月裡,故意對全世界特別是中國人民,拚命掩蓋這一點。

為抹黑、迫害法輪功的製造藉口,江手下翻遍法輪功所有書籍,知道那是一部教人如何做好人的書,也清楚修煉法輪功的人,是致力於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境界,必須按照「真、善、忍」原則身體力行的好人。但在江16年的謊言中卻刻意隱瞞,修煉法輪功必須要道德提升這一前提。在施以鋪天蓋地、顛倒黑白謊言的同時,江及其同夥又故意抹黑法輪功,目的是讓民眾在心理上排斥接觸法輪功經典《轉法輪》的可能,同時燒毀法輪功書籍,這樣,其謊言就無從對證。因為國人極具民族智慧、內心深處良善依然強大。在讀到《轉法輪》後,瞬間即能明辨誰是真好、真正為人好;誰是邪惡的化身,在敗壞人倫、人心。

當年為挑起仇恨以延續迫害的「天安門自焚」,早被聯合國認定是江和同夥策劃的偽案。在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對「天安門自焚」錄像帶的專業分析中,燒黑的王俊東腿上裝著汽油的雪碧瓶完好無損;剛做氣管切開術的劉思穎能毫無障礙的唱歌;被宣布自焚致死人員劉春玲,慢鏡頭中卻是被穿警服的男子用棍棒猛擊頭部倒地死亡的。這些鐵證,令出席聯合國大會的中方代表啞口無言。而法輪修煉大法,因其提高道德品質的修煉要求和健身奇效,受到全球各國政府的褒獎和支持信函達3千多項,短短時間內,感召110個多國家上億人走進修煉。

 


榮獲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揭發天安門自焚真相影片「偽火」(新唐人電視臺)

 

其實,被江澤民迫害的不只是法輪功學員,更包括被迫手染數百萬善良民眾鮮血的公檢司法人員。

在2009年11月,西班牙國家法庭裁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江澤民、羅幹、薄熙來等五名迫害元凶。阿根廷聯邦法院於同年12月,判決江澤民、羅幹迫害法輪功犯下反人類罪,下令國家刑警部逮捕二犯。

迫害法輪功,與納粹同罪。其後果能多嚴重?依據國際人權法「普遍管轄原則」,群體滅絕罪、危害人類罪等,是整個國際社會關注的最嚴重犯罪。任何國家都有權懲罰罪犯,且不受追訴時效限制,任何託詞都不能作為豁免理由,所有參與者必須承擔個人刑事責任。

跟隨江澤民參與迫害,就要終身負責,還會像當年的納粹一樣,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永遠受到法律通緝。除了已在秦城的周永康、李東生和薄熙來那些執意迫害者,所有公檢法系統參與迫害的人,他們的未來又會如何呢?可他們卻是被江澤民等人,故意用謊言和假話鼓動捲入殘害數百萬生命的如天血債的。那麼從這個意義上說,誰才是這場迫害的最終受害者?

公審江賊是匡復正義的開端

 


風起雲湧的訴江大潮(大紀元)


為了能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江奸發明了「以貪腐治國」的把戲,即「只要忠於江,再貪也平安」,也就是故意放任官員的貪腐。大陸媒體報導,中共軍事檢察院辦案人員對徐才厚一處豪宅查抄,發現地下室堆滿現金,有美元、歐元、人民幣,被查抄的現金有1噸多重,各種金銀珠寶更是數不勝數。還有一兩百公斤的和田玉、各種名貴的硬木和珍稀的翡翠一大堆。徐宅倉庫還有唐、宋、元、明歷朝的各種古玩器具和字畫。查抄的財物堆積如山,十幾輛軍用卡車才將其全部運走。

在江刻意營造的體制性腐敗中,小官都能「晉陞」為巨貪,只要他們附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

江本人早就是腐敗至極。2003年海外就有報導說,江澤民在瑞士銀行有3.5億美金的祕密帳號;在印度尼西亞的巴里島還有一棟豪宅。中國銀行香港分行前總裁劉金寶2005年因貪汙罪被判死緩。香港雜誌曾披露,國際結算銀行2002年12月發現一筆20多億美金的巨額中國外流資金無人認領。之後劉金寶在獄中爆料,這筆錢是江澤民在中共16大前夕,為自己準備後路而轉移出去的。劉金寶還曾擔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而這些顯然僅是江澤民及其家族貪腐的一小部分。

即便中共體制已經腐爛到根,江不吝一手把整個體制搞得更為邪惡。其就任期間,政法委與司法人員遠離了良知正義,變得狼狽為奸,「靠法吃法」,有恃無恐。「司法黑社會」遍布全國。上訪冤民自1990年始,每年增幅都超過兩位數,到2004年,中共官方稱一年上訪案件達1000萬起,那應該是最保守的數據。甚至出現年邁的母親們裸體上訪的人間極致悲劇!

生活在中國大陸的網友,有言辭犀利的總結:「用嫖客來教育人民不要造謠;用『畝產萬斤』來教育人民說真話;用雙軌制來教育人民平等;用三公消費來教育人民節約;用強拆來教育人民『和諧』;用強墮來教育人民珍愛生命;用裸官來教育人民愛國;用特權來教育人民愛D;用德俄思想來教育人民不搞西方那一套;用唱紅來教育人民不走回頭路……。」更可怕的是貪婪的和謊言環境中隨處可見的豆腐渣工程,和根本無法預料的下一個爆炸、著火、翻船等悲劇,在哪裡發生。生的計劃,活的窩囊,死的隨機,國人完成從苟活到枉死的過渡。誰都不確定下一秒會不會和死神狹路相逢。

有人說,江澤民帶中共在末路狂奔,這話說得精采。但實際上,江澤民也幾乎把整個中國十三億人,帶進多重危境。全中國人都是其受害者。起訴江澤民,不僅為深受其害的普通民眾,那些因向善而被迫害、活摘器官的數百萬法輪功學員,也是為了那些被欺騙著向深淵挺進的公檢法司中人和一切他們所愛的人,以及被迫吞下毒奶粉的我們的孩子,被逼裸體上訪的年邁老人們。其中,也包括你和我。

要使中國真正強大,討還祖輩固有的領土,前提必須是社會公正,政治清明,國家走入健康發展的軌道。按照1969年5月聯合國通過的《維也納條約法公約》,脅迫、欺詐下簽署的國際公約可推翻無效。公審江澤民是討還領土唯一希望,也是最後的一線希望,公審江賊也是在這個國家匡復正義、良知的起點。
 

(小標為編者所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