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慶2015年11月7日發行新書,專談受到江迫害的事,嚇死江!



江系媒體經常不懷好意的拿出劉曉慶在監獄時被折磨的樣子貶損她。他們腦殘了,這是江勾引劉曉慶未遂,迫害人家的證據啊!這罪證應該曝光,應該使勁曝光!



劉曉慶現在又恢復了青春和美貌,並組成了美滿家庭。

 

【人民報消息】2015年11月8日,黨網人民網以《劉曉慶又出書「人生不怕從頭再來」 首披露獄中往事》轉載四川華西都市報的報導。

報導第一行,只有三個字:夠勵志

這三個字看起來平常,但在江澤民聽來,是原子彈爆炸。

報導說,華西都市報記者從北京獲悉,劉曉慶的新書《人生不怕從頭再來》,於11月7日正式公開出版發行。劉曉慶當天也在微博透露:新書已從即日起開始全國預售。據圖書編輯介紹,該書是劉曉慶以隨筆形式撰寫的回憶錄,回憶其11年前從監獄走出,為償還千萬債務,漂在橫店一年,重返人生輝煌的勵志經歷。這也是劉曉慶首度公開詳盡披露那段不同尋常的人生歲月。

習馬會當天劉曉慶出書控告江

11月7日劉曉慶新書正式公開出版發行,並開始全國預售。這個消息不得了啊,這一天是習馬會,誰也不敢在這麼重要的日子出大動靜,除非與習近平下一步棋有關係。

劉曉慶的新書確實與習近平的下一步棋有關係,是曝光有婦之夫的時任總書記江澤民勾引她不成,就往死裏迫害她的過程。

報導說,《人生不怕從頭再來》中濃縮了劉曉慶一生中最壯闊的波瀾:「驚天大案」從天而降如同上演公路大片;「老鼠」和「貓」竟然做了朋友就像喜劇電影;「中國最好女演員」重返影壇從龍套做起又彷彿勵志劇本。但這一切在劉曉慶的筆下絕不誇張、不苦情,充滿正能量。

從天而降的「驚天大案」是誰給製造的?這個大家早都知道了。江澤民勾搭未遂,就想置劉曉慶於死地。查賬查不出問題,就派兩個人進入劉曉慶當法人的公司當會計,做假賬三年,然後以此為理由,在媒體大肆炒作,想達到槍斃她的目地。但畢竟有正義的媒體及時頻頻出拳,揭露江陷害劉曉慶的真實原因,讓江的陰謀無法得逞。

劉曉慶稱,經歷過獄中422天的反思,自己已經修煉成「偉大的女人,是如水一般的女人」,「不在乎曾經炫目的『劉曉慶時代』,也沒有一件事值得我悔恨終生,我活著的每一天都清醒,快樂,風華絕代。」

劉曉慶1992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0年無作品的劉曉慶,曾遭質疑其作家身份名不副實。原來,劉曉慶是輕易不動筆,一動筆出書,就是暢銷書。從最早《我的路》到《我這八年》再到《從電影明星到億萬富姐》,劉曉慶之前所出三本書本本暢銷,並引發社會熱議。劉曉慶撰寫的《我的路》,還曾被翻譯成14種文字版本,在世界各處發行。

這本隨筆回憶錄《人生不怕從頭再來》是另一種形式的控告江澤民的訴訟狀。這份精采的訴訟狀在全國已經開始發酵……習大大的步子走的真是又穩又絕。

劉曉慶勵志有多大,江澤民的麻煩就有多大。劉曉慶脦瑟到甚麼程度,江澤民就哆嗦到甚麼程度。劉曉慶,你就使勁脦瑟吧,我們支持你!

江以談「電影藝術」為藉口 企圖勾引劉曉慶

劉曉慶之所以能出這本書,故事得從這兒開始說。

在鄧小平家的客廳裏,剛到北京擔任總書記的江澤民有機會遇到不少演藝界名人,那時江澤民還沒敢到想入非非的地步,見了她們都是巴結的滿臉陪笑,沒話找話。見了電影演員談電影,見了歌星談聲樂藝術。

有位太子黨幾次去鄧家就看見江澤民正一臉謙遜的和劉曉慶探討電影藝術,說是探討不如說是討教,準確地說是迎合著劉曉慶的心理,話說出去就是讓人聽著那麼舒坦,和後來的歹毒嘴臉不可同日而語。

那位太子黨回憶說,江澤民不招人討厭的地方就是非常會看人臉色行事,絕不和鄧家客廳裡的任何人發生衝突,更談不上矛盾了,你要是想跟江爭論甚麼,江會知趣的閉上嘴,把勝利只留給你。

那時候劉曉慶是誰啊,到鄧老爺子家平趟,說話又有趣,凡是她在時場面都火爆。江澤民那個時候嘴巴上抹了蜜,雖然在年齡上做劉的長輩綽綽有餘,可還是把她使勁兒抬到輩兒上,一口一個「曉慶妹妹」、「曉慶妹妹」,叫得那個甜!

劉曉慶可不吃這一套,她保持著高度警惕,絕不和江平了輩兒,為了斷江的邪欲,劉曉慶硬用「江叔叔」把「曉慶妹妹」給巧妙地撅了回去。

劉曉慶在四川軍區當過兵,雖是文藝兵也下過連隊、受過軍訓,可江澤民不知為何拿槍都發抖。太子黨說,想當年劉曉慶擠兌起江澤民來,不但端著架式、拿腔拿調兒,還踩著鑼鼓點兒:「您一天兵都沒當過,曉慶我還拿過槍呢,」擺出說臺詞的架式,劉曉慶譏諷地娓娓道來,「您還拿槍啊,您應該閃遠點兒,您別走了火把自己的大肚囊子給崩了!」

在大家的哄笑聲中,江澤民抱著肚子呵呵一樂,有時還誇「曉慶妹妹」幾句,那架式真讓人覺得,這人不錯,肚量大,開得起玩笑。誰知道等到時機成熟,他的報復之心真是可怕至極!

1993年,鄧小平的身體衰弱下去,江澤民已經開始搜羅自己的人馬。劉曉慶就是從這一年開始被江報復的。那年國稅局開始查劉曉慶的賬,到了掘地三尺的地步也沒查出毛病。貼身跟蹤她的人問:「你到底得罪了哪個大人物?」她也一頭霧水。

為了消滅沒能勾搭成姦的劉曉慶,江澤民人馬安插進兩個會計到劉曉慶當法人的公司,一個叫王建中,還有另外一個是李姓女會計,她為司法機關提供了他們自己製造的所謂「致命證據」,用來陷害劉曉慶「偷、漏稅」。到1996年,劉曉慶的四川老鄉鄧小平已經奄奄一息了,而江澤民認為搜集三年的「偷、漏稅」證據已經可以判刑,於是讓王建中故意與劉曉慶鬧矛盾,然後讓媒體大肆炒作。也就是先拋個引子。

據重慶商報2003年5月31日報導,重慶商報記者2002年12月30日採訪了曾為王建中告劉曉慶欠款1000萬案出任原告方律師的重慶紅剛律師事務所的朱紅剛,據朱律師透露,在劉曉慶涉嫌偷稅案中,王建中的確起了不少作用,但許多人不知道,另外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神秘人物,她就是為司法機關提供了最致命證據的李姓女子,朱律師說,她才是劉案最關鍵的核心人物。報導引述朱律師的話表示,該女子與王建中不同之處在於,她是女人,心比較細,所以一直「留了一招」。

王建中一進公司就要管賬,那個新進來的李姓女會計每天都把公司的賬「記錄」下來,不為栽贓陷害她用不著費這麼大力氣、兜這麼大圈子。原來江澤民派了特務鑽進了曉慶公司!

2003年4月27日湖南衛視《背後的故事》播出了《誰把劉曉慶送上法庭》(上),記者26日獲悉,劉曉慶最後一任法律顧問李國榮直指王建中根本就不是劉曉慶的經紀人,並披露劉曉慶現在的辯護律師是由曾和劉曉慶在拍《芙蓉鎮》時產生過感情的姜文所請。

5月1日趕到長沙的李國榮認為劉曉慶從來就沒有經紀人,王建中根本不可能是劉曉慶的經紀人。在所有的案件中,也從來沒有王建中作為原告、劉曉慶作為被告的案件;王建中曾狀告劉曉慶並要求償還1000萬這個官司也由於王建中主體資格不符合而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王建中向高院上訴後又被駁回。奇怪的是,至今王建中依然底氣十足,還和劉曉慶沒結沒完!

太子黨說,如果她能寫本書,揭露一下江澤民就好了,可小命在人家手裏攥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實在太難,不過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她還能堅持活下去,總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隨便定罪 房產財產一掃空

新華網2002年12月13日在《賬面偷漏稅金額達196萬元劉曉慶最多判七年》的報導中說:《財經》雜誌披露,專案組查實賬面偷漏稅金額達196萬。五天以後,新華網卻報導說,劉曉慶的偷逃稅金額由196萬元猛增至1458.3萬。

最不可思議的是,記者在劉曉慶的一律師處看到了2002年年10月10日和11月20日稅務機關向劉曉慶公司和劉曉慶個人分別發出的5份《稅務處理決定書》。其中兩份是劉曉慶本人的,偷稅2萬7千多元,再加上兩倍罰款共8萬1千8百多元、應補各項稅費5萬5千9百多元,劉曉慶個人被罰款總金額為13萬餘元,其它三份涉嫌偷稅金額均為公司行為。

既然2002年10月10日和11月20日稅務機關已經向劉曉慶公司和劉曉慶個人分別發出的5份《稅務處理決定書》,劉曉慶個人被罰款總金額為13萬餘元,為甚麼過了半個月,在12月13日,新華網卻說劉曉慶的偷逃稅金額是196萬元?過了五天又猛增至1458.3萬? 196萬元是哪裏來的? 1458.3萬又是怎麼算出來的?

2002年底,劉曉慶的案子還掛著呢,江澤民就已經讓人把她的所有房產、連公司的房產都變賣了。原先說經過半年的辛苦追擊查實她偷稅196萬,但幾天之後就莫名其妙地變成了一千四百多萬,案子沒了結,司法部門趕快先把她的19棟房子全用市場正常價的三分之一低價處理給了「幸運者」,抄了她的老窩,斷了她的後路,讓她活無立錐之地!

江澤民讓辦案的人直接了當地告訴劉曉慶,只給她留一條命,條件是閉嘴,不許再把江澤民的糗事抖露出來。好強的劉曉慶在強大的壓力下精神徹底的崩潰了。在監獄裏頭髮都變白了。

據《北京青年報》和《21世紀環球報導明星周刊》報導,隨著劉曉慶偷稅案被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該案案情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南方都市報2003年2月27日報導,2月24日,劉曉慶的一位律師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因為缺乏對劉曉慶個人犯罪指控的核心證據,「劉曉慶可能會被免予起訴,」該律師解釋道:「目前有關部門主要是針對曉慶公司偷稅行為調查與起訴,劉曉慶個人只是承擔法人犯罪中的法定代表人的責任。」。

「偷稅」1400多萬被恢復到13萬元,這不是天方夜譚,這表明高層有人實在看不過去而插手,江澤民才不能想怎麼誣陷就怎麼誣陷,想槍斃誰就槍斃誰。

江澤民交權後 劉曉慶「取保候審」

江澤民從1993年就動腦筋整劉曉慶,到2002年要把權力交給胡錦濤之前,趕快把她送進監獄。

這個案子讓劉曉慶賠付了8,000多萬人民幣。劉曉慶在2015年的新書開篇中說:「從億萬富姐兒到千萬『負婆』,連從零開始的資格都沒有,可活著的每一天都是賺來的。我不在乎曾經炫目的『劉曉慶時代』,也沒有一件事值得我悔恨終生,我活著的每一天都清醒,快樂,風華絕代。」

劉曉慶被關押的一年中,不允許見家裏人,只能由著別人胡編亂寫,連她的女律師都說出對她不利的話來。她出來時還出了鏡頭,記者驚嘆她是「笑容滿面,沒有皺紋」,「一點都不憔悴」,「她的感覺就像剛度假回來一樣好!」「精神特別好,心理承受能力更強了,眼睛裏有一股不服輸的勁頭」。外出宴請朋友被安排到貴賓房,和朋友見面「7個小時沒聽她說一句後悔的話或唉聲嘆氣」。

心中充滿美好讓劉曉慶沒有垮掉

如果江還掌握實權的話,他能讓手下把劉曉慶整死在監獄裏,說她是自殺。劉曉慶曾經說:我不會自殺,如果你們聽到我自殺的消息,也不要相信。這說明劉曉慶心裏有準備可能被弄死。

2013年9月13日新華網以《揭秘劉曉慶422天的獄中生活》為題,摘錄了陳孝英、申小雨所著作品《劉曉慶422天的痕跡》中的小小幾個段落。這部份足以向讀者透露,為何江澤民沒有打垮劉曉慶。她回憶說:「即使我被判有罪,讓我去服刑,去勞動,如果是去摘棉花,我也會是摘得最多的那一個。」

她說:「從進來的第一天我便不許自己流眼淚,然而我沒有做到。一個演員經常為虛構的故事流淚,誰又能在真實的遭遇面前不痛苦呢?我在體驗我的生命低潮,也在體驗別樣的人生。」「我在裏面經常大哭,淚飛頓作傾盆雨,經常這樣。絕對堅強的人是不存在的,我更加不是這樣,人家都認為我是女強人,其實恰恰錯了。」「我出來之後接著哭,沒說幾個字就開始熱淚盈眶。」

在監獄裏,她自我解脫的辦法就是「我經常閉著眼想像,想像我前面是一大片森林還有遍地的鮮花;吃得不好,我就想像各種美好的東西,想像中的美好生活給了我很大力量。」

很多人都知道一句話「沒有人能打倒你,除了你自己」。劉曉慶經常想像美好的生活,這使她的精神世界鮮花燦爛,這就是她沒有垮下來的原因。

《劉曉慶422天的痕跡》的作者認為坐冤獄使她的生活軌跡畫上了一個長長的休止符,其實恰恰相反,劉曉慶說:「我覺得過去我沒有站在地上,現在是踏踏實實的站在地上了。過去的生活對我來講好像很燦爛,很斑斕,很多種顏色,但是很匆忙,留不下甚麼痕跡。而現在的日子,尤其是我經歷的這段日子,就像鐵制的版畫,色彩比較單調,但是很深刻。」「過去我要求得太多,現在想去天安門、王府井散步,更看重自己的感受。」

「從影以來我一直覺得沒有甚麼困難是我不能克服的,任何別人看起來天大的事我都有辦法把它化解。進了秦城以後,我才知道甚麼是無能為力,到這時候我才覺得我有多麼的無奈。想來想去,惟一能做的只有健康的活著。只有一條:調整我的心態。」

江澤民的徹底失敗




(左)2005年1月29日晚,劉曉慶主演的歌舞話劇《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大獲成功。
(右)妒忌心極強的江澤民得兩個人架著才能走路。



2012年開始,劉曉慶主演了100場話劇《風華絕代》,令人驚嘆!

劉曉慶出來了,她還活著。一年多之後,2005年1月,劉曉慶又火起來了,她在舞臺上穿著幾寸高的高跟鞋又跳又唱,表演受到好評。

劉曉慶的事不能孤立的看成是她個人的事,對她個人的報導。問題絕不是這麼簡單,想想看,劉曉慶的成功報導誰最受不了?誰最受打擊?沒有達到目地的江澤民!

整治迫害她的那個過去一個月出鏡55次的栽毛拉皮的江澤民,怎麼樣了呢?2004年9月中旬,十六屆四中全會,江失去中央軍委主席之職,至此黨政軍三個最高職務都交給了胡錦濤。而江已經需要兩個人連拉帶拽,才能挪動地方,而且引以自豪的體重一直下滑到脫了相。

新華網在《揭秘劉曉慶早年獄中生活》一文中稱,劉曉慶毫不避諱的談論她待過的監獄,但絕口不提獄中的苦。不過,知情人士獲悉她進監獄後曾幾度放聲大哭。過去從不認為「有甚麼困難是不能克服」的她,進了秦城監獄才終於知道甚麼是無能為力。

在監獄,劉曉慶與其他3名女子擠在一間5平米(2米寬、2.5米長)的小牢房內,沒有窗戶,打地鋪,夏天4人比肩而臥,都熱出了痱子。每次律師們去看劉曉慶時都會買一份10元的盒飯,她每次都把盒飯吃個精光。

經歷了牢獄之災後,劉曉慶表示:現在我覺得世界上除了死以外,沒有甚麼不能逾越的困難。後來她在藝術上的造詣更上一層樓。

2015年11月7日,在這個特殊的日子,劉曉慶出書《人生不怕從頭再來》,首次曝光被江迫害的獄中往事。劉曉慶沒有把控告狀交給最高法院,也沒有交給最高檢察院,而是交給了社會大眾。這是習安排的一著高棋,也是一個信號彈,暗示在習馬會之後,該油炸蛤蟆了。△

(人民報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