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熱門分享
拯救‧得救‧沒救

64139

 ?"

圖為2005年胡志明市哭泣的聖母像(Getty Images) 

 

文 _ 九天劍

 

史上流傳一則「濟公搶親」的故事。說濟公和尚在杭州靈隱寺時,一天,神算出一座山峰正由遠處飛來,將要壓住眼前的村莊,忙進村告訴人們逃命,不料招來村民恥笑。濟公無奈,只好衝進一家娶親的儀式,背起正拜堂的新媳婦跑路,此舉激怒了村民,人們蜂擁追出村子。說時遲那時快,山峰飛將過來,不偏不倚正好壓碎村子。人們回頭一看,個個呆若木雞,只有撲地跪拜濟公救命之恩……這便是杭州飛來峰傳奇。

故事也好,傳奇也罷,世間就是這麼奇特——救人的往往不被理解,像濟公那樣遭白眼、訕笑還是好的,畢竟真相大顯,福禍驗證。而當年基督徒跟隨耶穌救世度人,就不那麼有戲劇性了。

很多人疑惑,耶穌為何不在天上快樂的做神,卻降生低層人世33年吃苦受刑?我想回顧一個細節——耶穌展現過諸多神蹟,最後遭猶大出賣,被釘在十字架上時,有人嘲笑他:你本事那麼大,怎麼還被釘在十字架上,沒有逃脫得了呢?

耶穌沒本事逃麼?那怎麼還能三天後復活去見門徒?什麼叫神,什麼是神蹟,用分子構造的人眼是看不見的,按神的話說,就是人在迷中。而神卻在原子以至無窮微觀的世界展現。想昇華,唯有信,無他途。不過有些人自以為什麼都懂,反笑有信仰的人愚昧。他們常拿一句話噎人:我看得見摸得著就信。那好,埃博拉你看得見麼?超聲波你聽得著麼?陰霾你倒是看見了,怎麼來的你說說?全世界第一肺癌天朝大國和陰霾是啥關係?

還有,共產主義你看見了還是聽到了?沒看見沒聽見你怎麼總說信?騙人了吧!中共20世紀50年代就開始宣布「跑步進入共產主義」,跑了60年了,哪兒呢?一年辦一次馬拉松也60次了。可你我的財產都被共產了倒是真的,那主義就是個「替黨行搶」的幌子。

歷史的重演

過去很多人有悟性,看到耶穌復活更堅定了正信,基督教於是廣傳於世,卻也遭到300年血腥鎮壓。很多虔誠的教徒被剝光衣服,扔給飢餓的獅子,還有的被投入火中燒死……那時誰能想到,300年後,耶穌誕生日成為西方的最大節日。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兩千年後,新舊世紀之交的1999年,在五千年燦爛文化遭到共產邪黨摧毀的中國,一個叫江澤民的變態小人,玩弄國家機器,殘酷鎮壓信仰真善忍的億萬法輪大法徒。無數大法弟子本著對世人的善念,走上天安門廣場,呼籲當局結束迫害,糾正錯誤,卻被江氏流氓集團持續迫害,至今16年尚未停止。幾百萬修煉者被迫害致死、被勞教、被關監、被酷刑、被活摘器官……。

說歷史重演也不是妄語。據羅馬史學家塔西圖的記述,皇帝尼祿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信仰基督的人,為鎮壓製造口實。這和江蛤蟆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進而綁架全民仇恨法輪功何其相似!

古羅馬御用理論家編造針對基督徒的謠言,誣蔑他們在拜神時殺嬰兒喝血吃肉。這和江蛤蟆誣蔑法輪功學員殺親人、自殺,自己內鬥製造各地血案卻栽贓法輪功何其相似!

羅馬暴君德修斯命令基督徒必須放棄信仰,如果繼續信基督,政府官吏將被罰為奴隸,沒收家產,最堅定者將被處死。這和江蛤蟆命令「共產黨員不得信仰法輪功」如出一轍。多少體制內高官、學者、教授、企業家被撤職、勞教、判刑,連胡錦濤的同班同學張孟業都能被中共國安特務暗殺,還有哪個能倖免?如今更有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海外評論員夏小強,因為信仰真善忍被共黨國安發出死亡威脅!

史學家沙夫有對羅馬皇帝奧熱流迫害基督徒的描述,「殉道者的屍首,滿布街頭;那些屍首被肢解後焚燒,餘下的骨灰則散入河中……。  

」這種殘暴比起江蛤蟆一夥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還是小巫見大巫。上大掛、死人床、關小號、灌食、吊刑、抻刑、暴曬、電擊、針刺生殖器……有勇氣的人,去看看《馬三家來信》,特別是《血腥的活摘器官》,就知道我言不虛。

到此,我想勸自以為平衡好的兄弟別暈車,最好以史為藥。基督信仰經歷了無數次政府取締、甚至逼迫民眾以暴力待之,更有許多聖徒為信仰獻身。這像極了當今法輪大法徒遭受的迫害和前仆後繼。然而,正信永遠不能被壓服,神佛控制著一切。最終,古羅馬帝國卻在內外交困、瘟疫浩劫中走向滅亡。你看,風雨飄搖中的中共末世統治像不像古羅馬帝國的翻版!

別暈車的意思是,路上遇到白髮老太勸你「三退」,你千萬別做飛來峰下的村民,自把濟公當癲僧恥笑;哪天如果接到個小伙電話勸你「三退」,千萬高興接受感恩;看完我的這篇小文也是,立馬去退黨網站(http://www.tuidang.org)辦手續,點擊幾下自救。不是我忽悠你啊,不久你會知道,你聽人勸,做了一件今生今世永不後悔的大事——救了自己的命,而且輕而易舉。到真相大顯的那一天,你會比中了1億樂透還興奮。也許,你會哭。

你說,我很堅強。我信,好人都堅強,但好人又善良。善良的人心都是軟的,當有一天你看到法輪功學員說的都是真的,他們放棄溫暖家庭、幸福生活,受盡人間屈辱苦難,甚至被酷刑、被家破人亡、被活摘器官,仍然悲壯的走在救你救我、救世人的路上義無反顧,你會感恩落淚。

話還要說回來。迫害正信的勢力,不管一時多麼「強大」,最終都逃不過上天的嚴懲!史上強大的羅馬帝國的衰落就是最大的歷史未解之謎之一。

曠日持久的混亂政治和經濟社會秩序使暴亂頻發,流氓、強盜橫行,君主專制使內亂外患加劇,饑荒、疾病、洪水氾濫,軍費暴漲,苛捐重稅,富者愈富,貧者愈貧。此時,著名的「安東尼瘟疫」連同傷寒、天花、麻疹以及中毒性休克綜合症,一舉襲擊了羅馬帝國。人們劇烈腹瀉、嘔吐、喉嚨腫痛、高燒、手腳潰爛生壞疽,口渴難忍,皮膚化膿……瘟疫甚至奪走了兩位羅馬帝王維魯斯和馬可‧安東尼的生命——帝王在瘟疫面前也不堪一擊。就像紅朝徐才厚、郭伯雄之類,癌症和副國級沒什麼交情,該奪命一點不含糊。

據羅馬史學家迪奧卡稱,當時羅馬平均一天就有2000人染病而死,總死亡人數更高達500萬。

可能有人會問:你說的這麼瘳人,難道瘟疫挑人下手?這樣,就算你暫時還處在「眼見為實」的暈車狀態,試試總可以吧?實話說,有你這種想法的不在少數,可多數都超聰明:選擇加法——姑且信之。因為你沒有任何損失,卻有預期的得救希望。我可以悄悄告訴你,三退了你已經得救了。因為神佛只收拾不信神佛的邪黨徒,信不信由你。

我們今天討論的,實際就是個「信」的問題。那個鳥黨把中國人教唆得懷疑一切,就是不能懷疑它自己。今天你不從它的「人人都是假想敵」的死亡列車上勇敢跳下,很懸。

人心的覺醒

說到這兒,順便嘮叨兩件事。5月,美國、加拿大、澳洲、歐洲、亞太等多國政要,紛紛致電致信所在國法輪大法學會,慶祝大法洪傳世界23年。15日的紐約曼哈頓,8000多名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舉行了聲勢浩大的慶祝遊行。幾公里長的遊行隊伍一路穿過這座世界級都市,展示了修煉人給世人帶來的美好與祥和。

 

(大紀元)


每次法輪功活動必到的幾位反角,這次毫無例外的又來了。可憐的是,數來數去,就那麼7、8個老面孔,實在令人沮喪。連被告上聯邦法庭、正在等待審理聽證的朱立創、李華紅也來湊數。說他們可憐,是因為其身在美國,卻毫無美國範兒,吃著自由飯,打著共產旗,看他們真像看恐龍,與美國真的格格不入,難怪警察都大拇指朝下。說沮喪,是今非昔比;想當年,朱、李二人在紐約中領館彭克玉黨委書記還沒被驅逐出境時,吃香的喝辣的,手下小馬仔一堆,只要彭書記美鈔一到,立馬按人頭領錢,出發騷擾法輪功。

特別是朱某,明明生長臺灣,60年代竟祕密加入共黨,崇尚造反有理,不知看沒看過腦科?其言行和香港青關會綠馬甲、台北101前大陸紅旗妞有一拼。可如今多讓人洩氣,8000多法輪功,咱還不到8個,比例懸殊不說,人心向背也難以扭轉了。想找茬兒拱火滿地撒潑打滾捅出個事端吧,人家法輪功就是不理不應,視咱如無物,可氣不?真臊得老臉沒地兒撂。可銀子拿了,不演又不行,職業操守還是要的,只有硬挺著吧,真沒趣。

我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這個西洋景。出於職業敏感,我在現場還真聽到有法輪功學員議論此事。A說,這幾人有點傻吧?都啥年月了,騙善良老百姓都難了,還舉著老掉牙的標語,對法輪功群體撒謊。中領館也不研究研究對象場合,真夠沒學問的。B說:瞎,夠可憐的,你問問他牌子上寫的啥,都不一定說得清。你看那幾個一臉土灰的,掙這錢也不吉利。

另一件事是,一個朋友轉帖給我喬治亞州華人微信圈裡一位男士發的一帖,正是彭領事幾年前慫恿華人和學生攻擊法輪功群體的視頻。這讓我很納悶兒,今年此時,這位D字頭先生貼這個,要說什麼呢?想做美國喬治亞州中共代言,還是鑽進海外華人圈的大陸五毛?再怎麼說,發幾年前的大外宣策劃糗點吧。不過朋友說無人響應。看來真相已明,無人上當。我為喬治亞的華人菁英們點讚!我們生活在信仰自由、拒絕仇恨、普世求真的時代,大家在圈裡互相幫忙找找吃喝spa,家教海釣,租房保險,真能體驗海外華人大家庭的溫馨,哪個別有用心給我們下絆挖坑,小心被踢出去!

看來天象真的變了,到了。15億大陸和海外同胞中,已有2億400萬勇士選擇了「三退」保平安,精神總覺醒。不管你信仰佛教、道教,還是耶穌基督、法輪大法,心存善念就好。看那些可憐的丑角在毀滅的路上越走越遠,還就真沒救兒!最令人無語的,是他們拒絕真相,見錢眼開。別人愛惜他,他自己卻拿小命換美刀人幣。不久神佛懲戒到來,別人喜笑顏開,可憐蟲們就只有抱著票子,跟著黨媽奶媽哭著去了。因為,人類新世紀再沒有人渣的領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