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熱門分享
毒誓

64135

 ?"

(Getty Images) 

 

文 _ 九天劍

也許有人覺得,「永遠的鄧麗君」和驚為鄧麗君轉世的朗噶拉姆,與我的文題「毒誓」不搭界,別急,一會兒就搭了。


這些天,16歲的泰國女孩朗噶拉姆轟動了「中國好聲音」,順便轟動了海內外華人的耳朵和心。轟動源頭無疑是去世20年還沒讓國人忘懷的鄧麗君。太像了!這是所有熟知鄧麗君和她歌聲的人對朗小姐的一致反應。的確,不幸以42歲芳齡突然離世的鄧麗君,今天還活在全世界華人的心中。這不能不說是一個特例。就像維基百科說的那樣:生於臺灣雲林,祖籍河北邯鄲的鄧麗君,是在全球華人社會極具影響力的中華民國歌唱家,是20世紀後半葉最富盛名的亞洲歌壇巨星,她的歌聲風靡華人社會,是至今為止華語歌壇最為成功且知名度最高的歌手。


泰國少女歌手朗噶拉姆vs中華民國偶像歌星鄧麗君。(網路合成圖片)

遙想當初,中國大陸的主人爹被自詡兒子的土匪黨踩在腳下40年,後來假惺惺的抬起蹄子,讓主人喘口氣——所謂改革開放。當時國人真的誤以為匪兒子要開始孝順了。也不知哪個傢伙蹬鼻子上臉,一舉引進了對岸寶島「敵對勢力」歌星鄧麗君的音樂帶子,需知,那可是一生反共的老蔣剛去世,小蔣主政的年代,隔海相望的金門還是國軍前線,每日都向沿海福建同胞喊話,鼓勵大家造反,建立自由中國。那可是上百個大分貝高音喇叭的空中傳遞啊!

後來福建成了逃離黨國人數最多的省分,我敢說和金門的廣播定有關係,反洗腦嘛。你看賴昌星大哥,匪黨治下第一個幹起走私買賣的鼻祖;那時候,上流煙民抽的萬寶路,武警小子開的豐田陸地巡洋艦,滿街的二手皮爾卡丹和小妞們打眼的牛仔裙,有多少出自賴大哥的大手筆?對了,還有鄧麗君的「靡靡之音」!開始是成船倒騰帶子,後來盜版風靡全國,廣州高第街、深圳大酒店、北京三里屯使館區,駐馬店的胡辣湯小館、烏魯木齊的烤串攤子……全黨國飄逸著鄧小姐溫婉甜美的歌聲。那種滲透,就像溶洞天頂上滴下的泉水,滋潤著黨國P民滄桑的心。您說,作惡多端的一代代黨棍在罵聲中被忘記,誰能忘了鄧麗君?!因為反共,鄧小姐一生沒能蒞臨大陸,但事情就是這麼奇異,泰國小姐朗噶拉姆就像鄧麗君的化身,20年後讓我們在大陸和鄧麗君重逢!

知道看官您要提醒我了:老兄,毒誓呢?是是是,一感慨,扯遠了。說起這位影響黨國40後到80後幾代P民的鄧麗君,一下沒摟住。好,書歸正傳。

發臭的共產極權小丑

我發現人類活到今天,越來越被顛覆,黨國人被顛得最厲害,特別是思維。遠有NASA發回的火星人臉、全世界天體物理學家歡呼的地球2.0;近有身邊的大陸股市慘跌故事,花完一生積蓄也拿不到產權的天價房奴……黨國的人文奇蹟和人類發現的自然奇蹟總在一爭高下。

上次拙文已說到,當局全面撲殺維權律師的大動作很詭異,明顯在自打嘴巴子,縱觀3年政治動向,沒像表面這般傻啊。  

所以,源自何種考慮何種居心,有心人都在思想和揉眼等待。最近特別扎眼的是齷齪五毛叫侯聚森的,加上匪黨裙帶大五毛——共產青年團,支持滿嘴發黴海蠣子味兒的侯小五毛也太誇張,更敲實了全國反共力量的想法——只有發臭的共產極權才能培養出如此臭不可聞的小丑!

我對五毛一直鄙視又可憐——這個共慘黨五毛錢五毛錢養起來的獨家馬弁群,無疑是邪惡的幫凶,而且大多數馬弁靠罵街領錢,比如侯五毛。估計從小沒受過講理教育,在黨媽罵人、打人、殺人的言傳身教中長大,讓他好好說話、以理服人就像逼豬上樹。不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網友曬出來的侯五毛髒話,那髒的,根本不像出自人嘴!就像朋友們點評的:只有腦裡那樣髒,嘴才能噴出這樣臭的。可就這樣的,還被舉為愛國青年,您說黨國香得了嗎?還逼著警察保護他免打,我看這小子就是小時候爹媽打少了,才餵養得這麼變態。

可憐的是,很多五毛腦子裡,匪黨就是國,愛黨就是愛國。大人們那麼勸,至今五毛們還是洗不淨腦瓜子。聽說過丐幫頭子偷了好人家孩子,打殘疾了轟到街上要錢的悲慘故事吧。殘疾上五毛和那些孩子差不多,只是腦殘烈度比較高,3至9級不等。區別是,殘疾孩子讓人同情,五毛招人恨。因為毛兒們有思想行為能力,殘疾兒沒有。

有一句話叫人神共憤。好人看著侯五毛們都不是人了,我想神就更看不過眼了。我就納悶,佛道神和孔孟儒學教化我族數千載,誕生多少燦爛乾淨文化,如今這些傢伙怎麼變出來的呢?說到底,還要歸位到那個鳥黨——五毛的媽。

那位仁兄又示意了:嗨,毒誓呢?對不起,光顧點讚五毛,又把正題忘一邊了——我發現顧左右而言他這老毛病真是難改,有時甚至覺得好像經常兩三個腦子在想事,這可咋辦呢?

從少先到共青的「效忠」毒誓

其實已經進正題了。打小就聽夥伴說:我要騙你就是小狗變的。長大了,又聽做生意的哥們兒賭咒發誓:3個月保證還你,不還,天打雷劈!不就20萬麼,多大點事啊!話一出口,出錢的就信了。為啥?哥們兒發的是毒誓!拿自己小命擔保,算說到頂了吧。我族本有信天畏神傳承,皇帝老子都敢惹,但不敢惹神更不敢騙神是吧。

可從1949年起這祖宗規矩就被匪共砸了,砸了神位把它自己放上去。放上還不算完,還逼你信它供養它,還要劫持你的一生——從娘胎裡一出生就封你為共鳥主義接班人,一會說話就教唱紅歌,一上學就被挾持到人血染的旗子下攥小拳頭發毒誓,大嘴宣布自己是鳥主義接班人,入了叫少先隊的團伙。這樣黨媽還不放心,時時怕孩子反了,硬是割下人血旗子一角勒到孩子小細脖兒上拴著,每天到校還要給血旗子行禮,又不敢讓孩子效仿祖宗彎腰鞠躬,打人打慣了,乾脆讓孩子右巴掌舉過頭做預備打人狀,曰行禮,看著有點像山寨納粹禮沒學好,再向右伸直就到位了。老師看哪個孩子忘戴血旗一角了,不讓上課是好的,罰五毛是常事。

好容易熬上了中學,繼續。還是那面人血旗,換個黃標,繼續吼老詞兒,再次發誓為鳥主義奮鬥到死,團伙也升了級,叫共青,其實就是如今那個護犢子的大五毛群。

當年在下年少無知,也哭著喊著被入了團,還不幸做了團幹,還賣力的「發展」了若干小五毛——那時還沒這麼時髦的稱呼,叫「黨組織後背」,真是經常跟在黨員後身,暗自發誓盡早投入阿媽「懷抱」。

現在想起,臉還臊得熱。

好在我腦子殘廢之前,上天點醒了我。後來我給兒子定了個死規矩——不許入團。也是這熊孩子不爭氣,時不常拿個考第一的獎狀回家,一不留神就當上班長班委啥的,老師也一開家長會就點我:有些孩子德性挺好,就是只顧悶頭學習,政治上不求進步。這時我就假裝看窗外麻雀打架……孩子回來也和我分享與老師逗貧段子:

老師:你看全班沒幾個不在團了,你這班長……

兒子:老師,我看團員還沒我好呢!

老師:哦,哪個?(上套)

兒子:小捷一上課就和她男朋友微信,成績直線下降;大胡每天在QQ上拔份罵架說別人找抽。茜茜才16,動不動要嫁給美國人,您可別說這是個別團員!用我繼續晒嗎?

老師:得得得,算你狠,行,你先在組織外幫我監督吧。

至今誤把魔黨認作媽的孩子真可憐。國人信奉了幾千年的神佛,世代傳的天理,都被魔黨屏蔽,致使孩子沒正信,渾噩噩活在鼓裡,還把鳥黨當做「神」,還幾次三番對它下毒誓!其實老輩都明白,它比鄉下跳大神兒的還差得遠。

好在全中國明白人如今都看懂了,陰霾、股災、愛滋、毒食毒水毒米毒氣,加上惡黨貪官塌方式落馬,席捲全國的控告江蛤蟆大潮,天譴就在眼前!

 

新人類沒有共產黨徒

中國人期盼時好說一句話,叫「老天有眼」!天眼在哪兒?無所不在!天譴譴誰?共產邪黨及其黨徒,毫無懸念!這個「徒」可是包括一切發過毒誓,要把一生賣給鳥黨的每一個!不管你懂不懂那句毒誓的真正含義,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天譴橫掃下界時,認誓不認人!任你有多棒的身板兒,任你做人多地道,只要發過毒誓就慘了,都算那夥兒的,一個也跑不了。

肯定有不知死、腦殘9烈度以上的,不在我勸之列。問題是,客官您,信不信?我國15億人,2億1000萬都信了,辦了解除毒誓的手續——公開宣布退出黨團隊,站在了神留下的新人類一邊。您,一個全活人兒,還不趕緊?!

我真不是嚇唬您,也不會閒的寫幾千字逗您玩兒,不是看在同受魔黨迫害的難友份上,我真的犯不上招毛兒們圍罵,就算我有顆急救好人的良心吧。因為冥冥中,神佛昭示了天象——新人類沒有共產黨徒!罡罡的!(編註:東北話,意指沒有可說的、極好的意思)

盡早撇清與魔黨關係

神佛慈悲看人心。您翻牆上這個網站tuidang.org,真名或化名宣布退出魔黨及其一切附屬組織。寫一句話您就長生了,多划算。之後,您沒事人似的該幹啥幹啥,繼續當您的書記、局長或小蘿蔔頭,一切照舊。看似波瀾不驚,您生命的背後一切卻歸了神佛護佑,魔黨幽靈再也不敢害您!反而您在不久後會親眼看到,那個禍害世界百年的撒旦黨和死硬黨徒,被眾神立掌劈碎,消滅殆盡。

在您慶幸自己躲過大劫、後脊梁冒冷汗的時候,只需好好想想「信」字。是這個字救了您的命!而匪黨「無神論」則是殺人論!

現在快去救您的其他親人,在您的QQ、微信、FB、推特群裡傳播退黨道理和方式,比您自己念一萬遍「阿彌陀佛」都積功德。

我相信,今天這裡上演的正劇歪劇、醜劇靚劇、感動中國和噁心中國的巨量劇料,後世劇作家舀100年也舀不完之萬一。

回到文首,再說鄧麗君轉生朗噶拉姆。恰巧鄧小姐辭世於泰國,恰巧朗小姐愛鄧小姐的歌和一切,沒學過中文,聽兩遍就會唱,還能鄧朗莫辨!本族語言可是全世界公認的難學。最重要的,幾十年來我族模仿鄧麗君的女性何止千百萬,咋沒一個趕上郎噶拉姆!我深信不疑——人有生生世世,神有無形之手。恰巧不是巧。

最後讓我們重溫甜美的鄧小姐1991年38歲時在國軍金門島前線對我們的喊話:

「親愛的大陸同胞們,你們好!我是鄧麗君,我現在來到金門的廣播站,向大陸沿海的同胞們廣播。我很高興能夠站在自由祖國的第一前線金門,感覺到非常快樂非常幸福,我也希望在大陸的同胞,也可以跟我們享受到一樣的民主跟自由,唯有在自由民主富庶的生活環境下,才能擁有實現個人理想的機會,也唯有全體青年更能自由發揮聰明才智,國家的未來才會充滿光明和希望。我希望很快再回到金門,跟金門的弟兄們見面,當然還有跟大陸沿海的同胞們通話。在這裡祝大家身體健康。民主萬歲!」

(小標為編者所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