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紀實故事
回憶紫陽夫婦的一段奇緣(圖)

47988

趙大兆
 



退黨後紫陽先生真正獲得了自由!(人民報製作)

【人民報消息】2014年1月5日明慧網刊登了一篇文章,是一位女士回憶與趙紫陽夫婦的一段奇緣。引發她寫這篇回憶文章的原因是「前幾天看到梁柏琪阿姨去世的消息」。趙紫陽夫妻都去世了,有些真實消息說出來就沒有任何顧慮。甚麼消息?這老夫妻倆都與法輪大法有緣,趙紫陽本身看到法輪功創始人的主要著作《轉法輪》,而且過目不忘。

寫紫陽夫婦和法輪大法的這段奇緣的是一位中國大陸的法輪功修煉者。文章說:「前幾天看到梁柏琪阿姨去世的消息,感觸良多,和趙紫陽伯伯和梁柏琪阿姨在一起時的一幕幕不時地在腦海浮現。」

「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九年期間,趙紫陽伯伯和梁阿姨曾兩次來到我所在的城市。第一次來時,我父親打電話讓我去看望他們,要求我力所能及地為他們提供一些幫助。我帶著父親的囑托給趙伯伯打電話,自報家門,隨後到他們下榻的賓館去拜望。」聽起來這位女士是位有正義感的高級官員的孩子。

她說。「雖然是初次相見,他們慈祥和藹,沒有讓我感到一絲的拘束。我們在一起大多聊些家常、保健的話題,有時我會給二老送一些喜歡吃的粗糧。梁阿姨有時也到我家吃點家常飯,我也會去賓館和他們共進午餐。」

趙紫陽的夫人是這樣接觸法輪功的:有一天,梁阿姨打電話跟我說她要到XX單位去聽一個氣功講座,約我同去。我應邀前往,不巧的是我去晚了,沒能進去。梁阿姨便中途出來和我一起散步。談到氣功,我告訴她,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這個功法非常好,修煉「真、善、忍」,對強身健體有奇效。我舉了些具體例子,她立刻表示也要煉法輪功。後來,梁阿姨到我們煉功點請了《轉法輪》、煉功動作圖解和其它所有資料,並學會了煉功動作。

趙紫陽也看過書練過功。這位女士回憶道:有一天,我去她(梁柏琪)那裏一起學法交流。趙伯伯坐在旁邊聽,他不時插話說:「這個問題你們老師是這樣講的……」我覺得很奇怪,就問:「您怎麼知道?」他說:「我看過書,書上就是這麼講的。」我又問:「您怎麼記得這麼清楚?」他說:「我看過的東西過目不忘。」我高興地說:「書上說的是千真萬確的!修煉真、善、忍不僅對強身健體有奇效,也有益於社會安寧、穩定……趙伯伯,您也一起煉吧!」當時他沒有馬上表態,說要考慮考慮。後來不久,他也開始煉功。有一次提起煉靜功,我說自己打坐入不了靜,趙伯伯說:「我打坐時甚麼也不想。」

他們返回北京後,這位法輪大法修煉者也曾去北京富強胡同看望趙紫陽夫婦。「我向他們身邊的工作人員洪法,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在北京時,我曾經和梁阿姨一起去參加集體學法。那段時間我們感到身心愉快,一片祥和。」

「後來,趙伯伯和梁阿姨又來過一次我所在的城市。當時對他們的限制是:不許出國,不許到沿海城市。」

「趙伯伯和梁阿姨身體不是太好,煉功就是為了祛病健身,趙伯伯患有纖維肺等疾病,煉功後身體比以前好多了,趙伯伯很高興。但是,後來因為各種原因,趙伯伯停止了煉功。」

作者最後一次見趙紫陽夫婦是進北京為耄耋之年的父親過生日。她寫道:「趙伯伯和梁阿姨都走了,他們把正直和善良留在了人間,願他們在人間與大法結下的這段善緣能給他們生命的未來帶來美好。願他們的在天之靈能得到神的護佑。」

我和趙紫陽同姓,也許五百年前是一家吧!

紫陽先生2005年1月17日去世,他的女兒王雁南發手機短訊說,他終於自由了!

後來,我作了一個夢,居然是關於趙紫陽退黨的,夢是如此清晰,以致於使我無法分清這到底是不是夢。

在夢中,向我走來的紫陽先生看上去並沒有臨終時那麼衰弱,顯得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我欣喜的說:「您終於自由了!」他沒有我預想的那麼愉快,說:「我沒有真正獲得自由,如果你肯幫忙的話,我就真的能自由。你肯幫我嗎?」

我受寵若驚:「當然肯,不過我能做甚麼?」

「幫我發表退黨聲明!廢除過去我對共產黨的一切誓言和承諾!」


趙紫陽兒女挽聯:支持你的決定
是我們不變的選擇!
我想起媒體上報導過紫陽先生在軟禁期間兩次提出退黨未果,我說:「您不是要求過退黨嗎?」

「那時要求退黨,要等待黨批准,現在是聲明退黨,和共產黨徹底決裂,這兩個本質上完全不一樣。」

「您怎麼發現不一樣的?」

「我發現身邊一些人前額上打著獸印,有人幫忙發表聲明以後就沒有了,可我前額上還打著獸印!我女兒說我終於自由了,到這邊一看實際上我並沒有真正自由,還在歸共產邪魔管!」

「我一定替您做,……您怎麼想到要我做呢?」

「我知道,你答應的事,就一定會盡力去做。」紫陽先生微笑著說。

「怎麼不讓您的孩子們去做呢?」

「他們有實際困難。不過他們聽到這個消息,就應該知道怎麼做了。」

2005年3月19日,是個星期六,我受托為趙紫陽先生退了黨,到今天已近九年了。

那年清明節過後的一天,我居然又夢到了紫陽先生,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二次夢到他。在夢中,紫陽開心的笑著向我走來,還沒走到跟前,他已經伸出了右手。我只顧望著他的臉,忘記把手伸過去。那臉真是神采奕奕,好精神!和我在網絡上看到的被軟禁中的紫陽完全不是一個人。相差起碼三十多歲!

2005年3月有八十多萬人退出中共黨(團隊),2014年1月5日剛才看了一下是154,419,779人次,一億五千四百四十一萬餘人。大家知道,這還遠遠不夠。△

(人民報首發)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