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熱門分享
古鏡:華夏山河祭——寫在「十一」國殤前夕

45796
【大紀元2013年09月30日訊】土地、山河、自然環境是一個民族或國家生存與發展的根本支撐,他承載著一個民族或國家的一切物質基礎。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民眾也維護著一方水土,人與土地的關係是水和魚的關係。如果一片水域被破壞,那其中魚類的命運就是等待死亡;如果一方水土被破壞,那其上生活的民族就將面臨變異、絕滅的危機。所以在歷史上,不管是哪一個民族都不會容忍對其生存環境的破壞,因為這是一個民族的生存底線。

然而,對於今天的大陸人來說,他們的這一生存底線早已被斬斷,其生態環境已經到了崩潰的臨界點。在一張網上流傳的衛星圖片上,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大陸的大部份國土,都被土黃色覆蓋,只有東南與東北還有許些的綠色,神州正在蛻變成荒漠。現實的大陸比這張圖片更加殘酷,那裏已是土壤有毒、水源有毒、空氣有毒,環境的污染使生物成批滅絕,環境的破壞使天災愈演愈烈。這一切災難背後的罪魁禍首就是天天在高叫「為人民報務」、「執政為民」的中共黑幫暴政集團與其控制的馬列邪教殖民政府,它們對中國環境的滅絕式破壞至今仍然在持續中。

一個國家的政府積數十年之功,對其治下的自然環境進行系統的破壞,這大概是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政府。這樣的政府究竟是個甚麼政府,這樣的人群究竟是甚麼樣的人群?人類自有史以來,儘管出現過一些殘暴的統治者、一些異族的政府,還有那些殖民政府,但他們都沒有刻意去毀滅其統治區域的自然生態,他們只是為了掠奪財富或奴役民眾,毀滅生態恰與其利益相佐。只有反自然的邪惡組織才會幹這些罪惡的勾當,它們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所以才會一心要毀滅他。

中共政府正是這樣一個反天地、反人類、反民族、反國家的邪教殖民政府。六十四年前的今天,隨著中共魔頭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的一聲鬼叫,中共魔鬼政權全面篡奪了國家政權,它們對中華民族、對神州大地滅絕性破壞也隨之展開。它們不僅要顛覆中華文明,連承載中華文明的土地也要一併毀滅。在它的洗腦、煽動、欺騙與裹脅下,許多中國人投入到這一民族自殺的行列之中,對生養他們的土地施以種種滅絕式破壞,炸山、斷河、毀林、填湖此起彼伏、經年不停。

一個民族的生存離不開兩個方面的支撐,一個是支撐民族精神與特質的文化系統,一個是承載物質總和的自然環境。文化系統維繫了一個民族的社會生態與道德水準,而自然環境卻是維持一個民族基本生存的前提保障。滅絕一個民族的文化,就是滅絕民這個民族的靈魂;滅絕一個民族的自然環境,就是從根本上滅絕了這個民族生存基礎。文化被毀滅,人類還有可能慢憑記憶慢慢恢復,而自然環境一旦被系統破壞,特別是現代化工的污染,以人類現有的科技,恢復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對於中共來說,這兩個邪惡目的幾乎都達到了。僅僅六十四年裡,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化積奠被其毀滅殆盡;縱橫一萬里的神州故地也被中共系統的破壞完畢。曾經壯麗的山河一去不返,草原成片消失、森林多數已被砍光、河流全面污染、土地大面積中毒。中原大地天災年年、沙塵滿天、空氣帶毒,即使如此,中共也未曾停止其對山河的進一步摧殘,它們的有毒工廠依然在天天排放毒氣、毒水,它們的種種反自然工程依然在上馬。大規模的斷子絕孫對許多中國人來說已不是甚麼詛咒,而是即將到來的現實。

那麼中共是如何達到這一目的的呢,中國人為甚麼如此容忍?難道中國人天生愚昧無知嗎?眼見災害越來越多、怪病越來越多、環境越來越惡劣,為甚麼那麼多的民眾卻無動於衷、坐等滅絕?我想一方面是由於中共殘酷的真相封鎖,大部份民眾對自己的中國的環境慘狀瞭解有限。另一方面就是中共黨文化的灌輸,使得大部份國人思維殭化、心靈麻木、超級短視,只為眼前利,哪管未來或子孫,戰天斗地的思維已深入其靈魂。而中共的官僚階層早已墮落成為魔鬼服務的公僕,以毀滅山河的代價來換取眼前的一點小利。

華夏的先賢曾經告誡人們,人要傚法自然、敬畏自然、愛護自然,與自然和諧相處,才能獲得民族的持久生存發展。數千年來,中華民族也一直牢記先賢的教誨,守護著神州的山山水水,曾經遍及中國的土地廟、山神廟、龍王廟見證了中國人對這片土地的敬畏。遼闊的大地山川也給了中華民族最大的回報,無數次的撫平了民族的創傷,給歷經磨難的中華民族提供了休養、生息的佳所。無論是江南的水鄉、塞北的草原,還是西部的高山、東部的平原,到處都有華夏民族的歌吟、詩篇!所以在傳統中國人的理念裡,只要青山不倒,長江黃河不斷,中華民族將與地長存。所以中國人才會有「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超然坦蕩。

然而在今天,山雖在,多光禿;黃河雖在猶死,長江被腰斬待亡。共產黨來了,用一套邪惡的黨文化徹底顛覆了人與自然的依存關係,抹去了人們心中對自然的敬畏,煽動民眾、強迫民眾去征服自然、挑戰自然、改造自然。「人定勝天」、「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讓高山低頭、令江河讓路」,一個個瘋狂的反自然的口號在神州喧囂震天,對自然的掠奪、摧殘與毀滅開始了。中華民族被中共這個紅魔附體,被驅使著毀滅自己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這是人類歷史上何其悲慘的一幕!

中共對中國大陸環境的毀滅主要有兩種手段,一個是前三十年的政治手段為主,一個是後三十年的經濟手段為主。在前三十年的毛時代是大張旗鼓的幹,後三十年是不動聲色的干;前三十年以破壞為主,後三十年以污染為主;前三十年打的招牌是改造山河,後三十年喊的口號是發展經濟。前三十年的最大「成果」是治死了黃河,後三十年的重要「成就」是截斷了長江。

在前三十年裡,毛澤東把其戰天斗地的邪性強加在全體國民身上。在它的洗腦與驅使下,中國人到處攔江建壩、圍湖造田、鑽山打洞、破壞濕地,中國的山川地理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壞。中共的改造山河其實就是破壞山河,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被它們治死了,淮河被其搞得半死不活,無數河流被截斷死亡。頻繁的核爆實驗,把羅布泊地區變成了絕死之地,還有中共的眾多墾荒運動,在西部的濕地亂墾一氣,把許多根本不適於種植的草原濕地墾成了一片廢墟。

後三十多年裡,中共又找了一個發展經濟的藉口,繼續戰天斗地。中共的林業部成了林業砍伐部,中共的環保局成了環保罰款局,中共的地方官員們更是破壞環境的帶頭人。它們想怎麼幹就怎麼幹,中共邪黨罪惡的GDP政績考察標準,成了中國環境的催命符;只要能搞到錢,管他甚麼環境破壞。大部份森林被砍伐殆盡,無數青山變成了頹山,攔江建壩依然是眾多官員們的最愛;美麗的西北草原,被採礦采的千瘡百孔,黃土裸露、煙塵滾滾。

而三峽工程、南水北調工程更是扭斷乾坤的魔鬼黑手,長江被腰斬,中華大地再無寧日。中華自古以來只有河患而無江災,江南的富庶繁華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於長江的溫順。但是自邪黨篡政以來,對長江的各種破壞從沒有停止過,兩岸的植被被損、水土流失,由是長江水患始生。三峽工程的完成更是斬斷了這條貫穿東西的神州大動脈,其帶來的災難性後果現已初步展現,華南的冰災、乾旱、缺水、地震、洪水、暴雪接連上演,年年來襲。

除此之外,唯錢是圖的惡棍黨官們在各地大肆興建造紙廠、化工廠、化肥廠,污水不經處理就直接排放,對大陸的天空、土地、河流開始了長年不斷的投毒。巨量的毒煙、毒水、化工肥料、農藥污染了天空、水源、土壤,甚至連地下水都未能倖免。如此驚人的投毒,使大陸的民眾浸泡在毒中而不知,就像溫水中被煮的青蛙,待他們感覺到疼痛之時,一切都難以挽回。他們天空開始變的灰暗,空氣經常變的渾濁;河水漸漸變成黑色,戶外逐漸不能游泳,飲水逐漸需要購買,糧食普遍帶毒。

環境污染帶來的首先就是野生動物的大滅絕。不要說許多珍稀動物已經難覓,就是在廣大的農村,無數常見野生動物也消失了蹤影。蜜蜂、螢火蟲、野兔、野雞、喜鵲、田鼠、蛇、青蛙、烏龜等等野生動物,都急劇的銳減,而人們常食用的泥鰍、黃鱔、家魚之類的動物悉數來自於人工飼養,野外早已絕跡;湖泊江海中的魚類也日趨減少。眾多野生動物的滅絕,也意味著自然生物鏈的斷裂,其後續效應將會是整個自然生物圈的崩潰。當崩潰來臨,人類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滅亡的生命種類。

中共用環境污染的代價換來了經濟的表面繁榮,也換來了黨官們的財源滾滾。它們也用這些黑錢在中國打造了一個罪惡的特供系統,把自己供養起來,把疾病與死亡拋給了中國的民眾。它們喝的是純淨的水,吃的是特供的無污染的食物,享受的是特供的醫療,就連中南海的空氣也是特供的。而億萬民眾卻在毒水、毒空氣、毒糧食的包圍中慢性中毒,醫院的病人越來越多,人們發病的機率越來越高,全國的癌症村也越來越多。每年因環境污染而早死的病人,達百萬之多。

即使如此中共還覺不夠,還不足以讓中國人儘快死光光。為此它們一方面放任、縱容不法商人與奸商、惡商瘋狂製造有毒食品、藥品,毒害全國民眾,掠奪民眾財富;另一方面是大肆引進轉基因食品,組織御用專家鼓吹轉基因食品的「好處」,讓中國人放心食用。這樣才能迅速讓中華民族集體中毒、集體絕育、慢慢絕滅。最後它們還利用黑醫療、黑火葬、黑墓地等反覆盤剝中國人,直到你死去。中共之狠毒,亙古僅有。

諒中國物產之豐富,居然要靠轉基因食品來補充民需;諒中國科技之水平,居然造不出合格的牛奶;諒中國國土之遼闊,居然許多人活著沒有容身之地,死後沒有葬身之所;諒中共政府之強權高效,居然根除不了地溝油。這不是能與不能的問題,而是做與不做的問題,為甚麼中國會走到這一步,因為所有這些罪惡都是中共的刻意製造與惡意放縱,為的就是製造中華民族的末日劫難。

在中華傳統文化的理念裡,宇宙大生命,人體小宇宙,宇宙間的萬事萬物都具有生命特徵,都能展現其生命的一面。我們腳下的大地,中土神州也是一個巨大的生命:河流是他的血脈,高山是他的器官,土壤是他的皮膚、森林是他的毛髮……中國人常說人傑地靈,大地蘊含的靈氣何嚐不是大地生命的一種展現。當大地生命力旺盛時,地上水草豐茂、萬物繁榮,當大地生命力衰竭時,則五行逆亂、萬物反常直至凋零、死亡。

中共對華夏自然生態的破壞與毒害,就是對神州這個生命的絞殺。挖山打洞、斷河圍湖,就是對大地的傷筋動骨、斷脈堵穴;砍伐森林、破壞草原就是對大地的剝皮拔毛。森林消失,意味著大地表皮的呼吸停止;水脈斷絕,意味著大地的能量、營養循環系統被廢。如果說黃河死了神州還有一半的生命力,那麼長江被腰斬,神州已命懸一線。橫貫東西的兩條主動脈被截斷,茫茫神州大地,還用甚麼來支撐其生命的繁榮?而中共的污染更是雪上加霜,令土地深度中毒。到如今,神州大地已是奄奄一息,筆者相信到長江死亡的那一天,就是神州生態崩潰的那一天。4000多年前,共工作亂,導致洪水重創了華夏;比起當年的共工,今朝的中共還篡奪了政權,並徹底破壞了中華民族的生存環境,中華民族離滅絕還有多遠?

可能會有人說我危言聳聽,有人會說我誇大其詞,中國十幾億人,大部份不都是活的好好的嗎?環境雖然是有點不好,但也不至於像你所說的如此不堪吧。糊塗的人總是喜歡想當然的從表相上判斷事物,真正的智者卻是見微知著、循理推演,窺一葉而知秋。中國大陸十幾年來愈來愈頻繁、愈來愈慘烈的天災人禍,難道不就是大劫將至的前奏嗎。一個人有大病不醫,等待他的就是死亡;一個國家有巨瘤不除,何來安泰?若指望中共來告訴你真相,那你就等著大難臨頭吧。

結語

兩千多年來,中華民族曾遭遇過許多次的民族危機,華夏的山河也多次被異族佔領,中國人也曾經有過多次「還我河山」的吶喊。杭州岳王廟裡,民族英雄岳飛的「還我河山」四個大字,至今看來,猶令人覺得氣衝霄漢。然而對於今天的許多中國人來說,喊一聲「還我河山」卻變的無比的沉重!不要說中共死到臨頭也不會還我河山,就是它要還也還不上了。中華的山川已經被它們整成了一塊將死之地,水源的污染,土壤的污染、空氣的污染、生物的滅絕,那幾乎是無法逆轉的。

一千多年前五胡亂華,亂的是人事,河山依舊;八百年前,女真人佔領了中原,圖的是財富,山河無損;七百年前,蒙古人統治了中國,最後依然是原樣被討回;一百年前,滿清倒台,連本帶利還給了一個大中華;六十多年前,日本人投降時,山河風景如舊;而共匪佔領了中國,僅僅六十四年,自然生態已呈全面崩潰之勢,這是為甚麼?難道不令人深思嗎?環境崩潰,中華民族將來到哪去生存安身?

可悲的是,談起還我河山,至今仍有許多的大陸憤青們在盤算著「解放」台灣,收回釣魚島,自己都快被共匪滅種了還在認匪作爺、幫著數錢,顛倒至此,令人唏噓!今天控制台灣的是真正的中國人,而霸佔大陸的中共卻非我族類,它們是黃俄魔族。面對山河,古人曾有「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的滄桑感慨;而在當下,我們只會有「青山已不在,夕陽依舊紅」的長歌當哭!

正是:

華夏山川是神造,鍾靈毓秀乾坤耀。
五嶽崔嵬空明中,雲開萬里連仙島。
王朝更替五千年,神州玉顏長不老。
可恨共產妖孽來,山河遭劫血旗繞。
龍脈水脈悉斷絕,森林草原難再找。
毒水毒氣從未停,大地山河毒中泡。
黃河已死長江斷,洪水地震沙塵暴。
億民猶在夢遊中,跟著邪黨地獄跑。
又是一年哭國殤,赤龍猶在揮魔爪。
江山啜泣誰聽得,悲風為之長呼嘯!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