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熱門分享
九天劍:撲向地獄的驚弓之鳥

45795

2011年是讓全世界獨裁者永遠記住的一年。這一年裡,中東北非沉寂了幾十年的土地上,茉莉花突然大開,泡在石油黑金裡享盡豪奢的總統、上校們,一個個從半空跌下來,不是一命歸西,就是身陷鐵籠,而那些街頭擺攤的小販,滿臉淚痕的大媽,終於展開闊別的笑顏,長出了一口氣。因為,通過浴血抗爭,天賦人權終於回到自己手中。

在中土大地的一隅,有那麼一隻肥鳥,天天驚恐著、呱噪著,傻盯著茉莉花怒放的遠方,想著自己可能的同樣下場,盤算怎麼躲開獵槍。沒錯,肥鳥的名字叫中共。

一隻鳥如果腦瓜子正常,看到同類玩完,應該掉頭就跑,但就怕它腦子不正常,時髦的說法叫進水、被門擠了。這群肥鳥呢?

先是被嚇懵了,完全失態。做夢也沒料到,老朋友昨天還把酒言歡,今天滿臉是血,被獵人從地洞裡拎出來。難道老卡的今天就是我等的明天?!慌了,完全慌了。連一貫嘰喳的鳥嘴央視都蔫茄子了。是啊,剛說完老卡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老卡就把鳥們六四血洗天安門抬出來了,世界一片怒吼;剛說完老卡是平定P民騷亂,P民就攻進首都了,世界各國紛紛祝賀,把共鳥臊在一旁。沒奈何,只好跟著「承認」。心裡這個窩囊啊!

「危」穩鳥招

忽然想到自己危險,忙祭出「維穩」鳥語。誰料甘肅校車撞了,縣官豪車曬了,一個不識相的,偏偏此時代表黨國捐給馬其頓20幾輛高檔校車,不明擺著給鳥們上眼藥嗎!一時間萬眾激憤,吐沫星子淹得鳥們半死,五毛們都背過氣去了。這不禿子頭上的蝨子——明擺的事嘛!你要說那不是蝨子,是芝麻粒兒,你把它吃了!

甘肅葫蘆剛壓下去,廣東瓢又起來了:陸豐烏坎村反了!中國農民最老實,有口吃的誰也不惹事。現在倒好,奪了農民的地,不讓人活了!地就是農民的命,鳥們不知道嗎?大概那些村裡、鄉里、縣裡的小鳥看省裡、朝廷的肥鳥眼紅。沒別的門道,只有拿農民的地換錢。不服?好辦,調來幾千農民子弟兵,對著他們父老打打殺殺,西藏、新疆、內蒙、廣西、四川……全國不都這麼幹的嗎?鳥們的傳統是從不認輸,殺服了算!不行就斷水斷電,困死你們,看你們P民硬還是鳥硬。

可它們忘了,現在的世界,已經不是毛鳥時代,是21世紀網路時代。細看中東百姓的苦難,比中國百姓差得遠。

末日招手 肥鳥慢飛

據說現在鳥們最怕聽到的歌是《國際歌》,共鳥幾十年的主旋律。而北京各部委門口,各省市衙門口的訪民,動不動幾百人大合唱。尤其那第一句「起來,飢寒交迫的奴隸」,鳥們聽了就哆嗦,多麼諷刺!

據說現在鳥們最怕提的是孫中山、蔣中正,還有辛亥革命。它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損到了家,完全是土匪那一套,已被國人識破,只好想方設法阻擋辛亥革命槍聲今天再次響起。

鳥們之所以敢這樣幹,是瞭解中國百姓可以在衙門口一天天下跪,全家脫光了上街乞討,最後還不行就點火自焚。雖然人命如此慘烈,鳥們卻得意這幾十年紅色恐怖的效果,也正因為拿捏著國民的奴性,鳥們才心存僥倖——中國草民沒膽反抗。

另方面,鳥們知道自己作惡太多,吃得太肥,必遭天殺,但已經沒有退路,只好閉著眼睛飛下去,飛一會兒算一會兒吧。由此誕生了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各樣奇觀。

鳥們很愛把國民反抗賴到「西方敵對勢力」頭上。好像它們對西方切齒痛恨。然而抬眼一數,坐在臺上的中共黑老大,個個都跟敵對勢力親得要命——兒子、孫子全是美國人、加拿大人、澳洲人、歐洲人。而它們每天對P民背書要熱愛黨國。

哪裡有災難,鳥們就興奮,既可以轉移矛盾,又可以招呼P民「獻愛心」。結果黨國紅十字會發了,各地政府小鳥發了,白花花的銀子捲起就跑,千百億存入西方敵對國家銀行,或者下澳門賭場洗錢,到美國、澳洲購置豪宅,給海外小小鳥買蘭博基尼……

再看舉國上下,一片末日瘋狂。一頓飯成千上萬,一瓶酒成千上萬,洗個澡成千上萬,泡個妞成千上萬……老百姓講話:沒日子作了!自己掙的血汗錢哪個會這樣糟蹋?

中共前黨魁趙紫陽私下說過一段話:中國人民有吃苦耐勞,忍受長期艱苦工作生活的能力,但還能持續多久?我們的政權一方面非常強大,幾千萬黨員、百萬軍隊、武警、警察、宣傳部、文化部、組織部等,從各方面維護著這個政權……另一方面,對切實實行自由民主法治又擔心政權頃刻瓦解。共產黨的說教在人民心中,在廣大幹部心中已經被拋棄了,只是在表面上還維持著……大家更信的是權和錢,為了這兩樣,寡廉鮮恥都無所謂。

官至總書記,因六四不同意向學生開槍,都會被老鳥囚禁,可見這個黨的確是個鳥黨。而在世界走向推翻獨裁的今天,這群不知死的鳥們,正唱著歌撲向地獄之門。強烈提議,不願做馬列子孫的中華兒女,我們都幫死神推它一把,快點了了鳥們的心願,讓它趕緊哪兒來的回哪兒去。◇

本文轉自256期【新紀元週刊】「自由評論」欄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