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2013年09月15日讯】薄熙来被审判堪称一幕大剧。原本以为稳扎稳打,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中。不曾想,薄熙来当庭翻供,根本不承认自己被认定的那九牛一毛的罪恶。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样的一个骨子里不脱流氓气的最成功的投机者,还爆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大料,比如自己有“外遇”,尤其是,最后一天,他竟爆出,谷开来和王立军“如胶似漆”,“谷开来对他是言听计从,那王立军也通过与谷开来的交往中打入了我的家庭,那现在发生这么严重的事,作为一个起码的人,要讲人格的话,你干吗不找谷开来商量,而跑我这里来说这些话?”一幕杀人、叛国、阴谋大剧,生生被薄熙来演绎成为一出狗血三角恋!

我相信,如果薄熙来再有机会的话,他一定会把这出狗血家庭闹剧无休止地演绎下去的,只因为,他的荒淫无度的过往,使他有远比历史上著名的大淫棍卡萨诺瓦还要丰富成百上千倍的经历(欲对薄熙来之荒淫感兴趣的看客,尽可去搜找,在此盖不赘述)。

如果说薄熙来的把罪愆恶行转寰剧本成狗血家庭三角恋是为了转移世界的视线、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罪恶的话,刘志军在现实生活中,则上演了一出活人版的狗血家庭闹剧——刘志军离过两次婚,三次娶老婆,刘志军后来的身居高位,正是第一任老婆及其父亲“贡献”的结果。

据说,刘志军的岳父曾是武汉铁道系统的权利巨头,也曾是刘志军的顶头上司,刘为了攀附权贵,俯首贴耳,对其岳父毕恭毕敬。后来,他取代了岳父的位置,马上变了个人,他一脚踢开了岳父及其女儿。紧接着,刘志军又娶了第二任老婆。到北京工作后,又换了第三任……据说,这第三任现任老婆,就是位高官的千金!

2013/09/16/20130916033642745.jpg

2013/09/16/20130916033642167.jpg

刘志军这个大淫棍,从其面相上便能一览无余。他有一个人尽皆知的老鸨——是他的御用老鸨,名唤丁书苗。这老鸨有意思,给老刘找女子,就像个出色的厨子,见天给老刘端新菜,不重样。比如,竟然可以把某个清一色女主角的剧组成员,全部招来让老刘宠幸。这老刘,口味也就刁钻了,竟然喜欢两三个女子同床宠幸。即便如此,老刘和老鸨还是彼此信任到这地步——老鸨丁书苗拿了百多亿,老刘说,先放你那,留着有大用场。

刚刚被审判的铁道部原运输局长张曙光,在法庭上同样似乎是在不经意间,爆出了不少大料,比如贿赂院士评委几千万等等。这其中,当然不乏狗血家庭闹剧——他爆出,有行贿企业,竟然为其情人“月供”1.6万元工资款!

人会说,当官的也是人,也有人的七情六欲。现在看来,这些当官的就不是人了,并且,说他们是衣冠禽兽,都是对禽兽的侮辱。因为,禽兽会有儿女亲情,会有公母深情,可上述这几位,仅以透露出的资讯看,他们对世间人类,已然无正常感情可言。即便有感情的话,也畸形到了变态的地步。

薄熙来知道不知道自己的结发妻子和下属有感情?他一定知道,他不是傻子。但是,从其“揭发”出来的事情看,第三者打入自己家庭,他根本不在乎——他的不在乎,源于他的不生气。试问,世界上有被戴了绿帽子而不生气的男人吗?是真不生气,而非假不生气。有,那就是薄熙来。而薄熙来假装生气,昭告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戴了顶绿帽子,也恰恰是最后为达到自己的个人目的——转移视线,转移注意力,减轻自己的罪愆。

我在想,薄熙来是靠着什么方能达到心理平衡的呢?是和老婆各玩各的、互不干涉使然?非也!这个很难达到心理平衡。只许男人打炮,不许女人调情,这方为人之常情。

想来想去,我想明白了,薄熙来者流,早就看穿了世界上的感情、爱情、人情这码事。他们达到的是非人的境界,出神入化。自己的老婆别人可以用,可以共用,自己知道也不去干涉,顶多一笑了之。强装愤怒、公之于众了,也是看中这件事情本身的利用价值——这件事情,常人会有常态理解,恰恰可以利用常人的常态理解,使自己能成功开脱。

刘志军更是如是。他早已把婚姻、爱情以及女人,剥离得干干净净。他的几次婚姻,都是被利用来做升迁的工具——他用婚姻这个工具,把自己送上了高官宝座。至于女人、性,对来来说,就是速食,是不重样的速食。

对老鸨丁书苗的关系也很有意思。你说这关系只是利益、钱财吧,也不尽然,刘志军竟然把百多亿的财产放在老鸨处而很放心。这老鸨呢,也有意思——其工作就是为刘志军提供漂亮女子,这个工作她干得兢兢业业。可她分明又是以情人的身份,为刘志军掌管着巨额钱财。这两个人,在赤身面对、谈及性感受,或者,老鸨一方看到刘志军和别的异性鬼混,各自会是什么样的心理?

我相信,刘志军和其老鸨丁书苗的关系及其心理,对古今中外的心理学家之智商、研究能力来说,都构成了巨大的挑战。

都知道小萝卜头张曙光是个“裸官”,妻子孩子都送到了国外。现在看来,对于张曙光类“裸官”来说,转移钱财是一个目的,送走老婆方便自己鬼混,是另外的附带目的。不是吗,张曙光之情人,竟然到了有人为其提供“月供”的地步!不背人、赤裸裸到了何种地步!

最后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或薄熙来或刘志军或张曙光,或嫖娼或性乱或勾搭或鬼混或强奸或情人或二奶或三房,这薄熙来、刘志军、张曙光,是如何做到人后禽兽不如,人前道貌岸然的呢?你薄熙来电视上指点江山、侃侃而谈,就不怕观众中有女子不屑你的性取向异常?同理,刘志军就不怕有女子说他老吊不中用?张曙光就不怕他这个局级领导养情人还要被受贿“月供”面子不好看?

想来想去,我是这么理解的,这些“大人物”,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具有钢铁般的意志,具有奥特曼的意志,非人非人情非人性,非爱情非婚姻非家庭,个人的欲望——贪欲性欲恶毒欲及至杀人欲,均能极大地满足。呼风唤雨,逆转乾坤,只消这些人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以常人的一切理解这些人,多半要大惑不解,多半要谜团重重。

何以故,何以使然?权力,事实上不受任何约束、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权力,造就了如薄熙来刘志军张曙光的传奇!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超人就是这样产生的,恶魔就是这样产生的,薄熙来刘志军张曙光,就是这么产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