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熱門分享
中共讓中國人集體失憶

45275
?"
全世界至今仍清晰記得1989年6月4日學生運動的悲慘結局,唯獨在中國被刻意消除記憶。圖為「六四事件」受槍擊的學生被市民緊急送醫。(AFP)

 

 

中國的新世代,不知道「大躍進」、文革十年,也沒聽過「六四事件」。這種奇怪的現象造成了全世界對於「中國人集體失憶」的討論,也成為中國知識分子胸口永遠的傷痛。

翻譯 ◎ 田清

2012年3月,我(中國作家閻連科)在香港會見了瑞典的漢學教授羅多弼(Torbjorn Loden)。他告訴我,他在香港市立大學任教的短暫期間,曾經詢問班上40名中國學生對於六四事件的瞭解以及是否聽過劉賓雁、方勵之。這些來自中國的學生卻只是困惑與沉默的互相對看。

這讓我想起了另一位老師告訴我的事情。她曾問她的中國學生,是否聽說過1960年代初期餓死3000萬至4000萬人的「三年自然災害」事件?她的學生們驚愕的沉默著,好像是這名香港老師在無恥地虛構歷史,攻擊他們的祖國一樣。

自此之後,我才瞭解,關於中國人集體「失憶」的現象,一直在私下場合被討論著。這成為我胸口揮之不去的痛。罪惡感經常折磨著我,過往痛苦的回憶以及關於此集體失憶現象的思考,讓我無法平靜。

失憶的一代

是否今日20到30歲的年輕人已成為失憶的一代?誰讓他們失憶?用什麼方式讓他們忘記過去呢?

我所說的失憶是指一種刻意消除記憶的行為,而不是自然遺忘的過程。時間的消逝雖然會造成遺忘,但是這種刻意刪除記憶的行為,卻是人為地除去人們對於現在和過去的記憶。

我以前認為歷史和記憶總是會戰勝暫時的偏離,並回歸到應有的地位。現在看來,情況正好相反。在今天的中國,失憶勝過記憶,謊言壓過真理,造假已經成填補歷史空白的合理做法。即使才剛剛發生的事件也被快速丟棄,幾乎沒有清楚的片段留給人們保存。

被掩蓋的歷史真相與現代事實

1949年之後的中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人民該記得什麼,該遺忘些什麼,完全由國家政權決定,而且由國家透過系統化的手段加以改造。

強制全民煉鋼的「大躍進」──導致了三、四千萬人餓死的大飢荒,之後卻被歸咎為「三年自然災害」──以及災難性的10年文革等重大事件,回憶起來真的是太荒謬、太殘忍、太不愉快了。很多人甚至不願意、不忍心再向後輩子孫提起,而國家就乾脆將其從歷史中抹去、從人民的記憶中刪除。

全世界至今仍清晰記得1989年6月4日學生運動的悲慘結局,然而就在發生此一血淋淋事件的中國本土,這個痛苦的記憶,已經在慶賀中國經濟成長和影響力提高的歡呼聲中被遺忘。

還有什麼被遺忘了呢?最近所發生的一切也一樣被忘記:未嚴格把關的賣血事件引發的愛滋病疫情;無數違法煤礦的爆炸;發生在磚窯的現代奴隸故事;氾濫的毒奶粉、毒雞蛋、毒海鮮、地溝油,致癌的蔬菜和水果;強迫墮胎;暴力強拆;虐待上訪人士等……數也數不盡了。

中共操縱人民失憶的手段

在中國,任何國家或政權的負面信息都會在集體記憶中快速地被抹去。消除記憶的方式是審查報紙、雜誌、電視新聞、互聯網和任何儲存記憶的工具,充分利用國家的權力來束縛人民的思想,並且通過竄改歷史記錄,操縱教科書內容和控制各種類型的文學、藝術和表演以阻擋記憶的管道。

國家政權希望人民的智能保持在幼兒園的兒童水平。
 

它希望民眾遵循指令,就像孩子們遵循老師的指示,要他們吃,他們就吃,要他們睡,他們就睡。要他們表演時,這些天真的孩子們興致勃勃地背誦著大人們編寫的腳本。

要做到這一點,人民儲存記憶的大腦就必須重新格式化,善於發言為文的人必須被消音,才不會「污染」年輕一代。

之後,這些純潔「乾淨」的年輕腦袋就是像國家畫筆下的空白頁。只有這樣,才能依照國家的喜好在上面描繪出新版本的歷史和形象。

當然,這些被剝奪了知情權的無辜孩子接受了偽造版本的歷史,在不瞭解過去的歷史中成長著。隨著時間的推移,國家政權的絕對權力成為事實,也象徵著政府成功地主導失憶。

聽話的孩子有糖吃

我們會容忍這種失憶,都是因為政府採取軟硬兼施的策略所致。

無論你是作家、歷史學家或社會科學家,只要你願意看你被允許看的,遠離你不被允許看的;只要你願意歌頌需要被歌頌的,無視於那些被忽略的,你就會得到權力和名利。換句話說,我們的失憶症是國家政權扶持的運動。

結果,真相被埋沒,良心被閹割,我們的語言被金錢和權力強姦。謊言、毫無意義的用詞、狂妄矯飾的廢話成為政府使用的官方語言,老師們教這些語言,藝文界採用這些語言。

這種語言也蔓延到普通百姓的生活當中。目前在中國有兩種相互矛盾的語言系統,一個屬於政府,另一個屬於普通百姓。

接受了國家主導的失憶症,可以被視為知識分子向國家權力讓步的一種默認。這是一個所謂聰明的人的妥協 。

漸漸地,我們習慣於失憶且懷疑質疑的人;漸漸地,我們忘記了我們國家的過去,失去了對國家現狀的覺察;最後,我們可能失去我們自己、我們的童年、我們的愛、我們的幸福與痛苦。

然而,就像在任何幼兒園一樣,總有一些頑皮的孩子不喜歡被規定該怎麼做,總有一些人拒絕被失憶。他們總是嘗試表達自己,總是嘗試飛越官方的管轄範圍。遵循自己的良心,他們願意飛到任何地方,進入過去、現在或將來,以便有作品把我們的記憶傳給年輕的一代。

我相信,真正的偉人有勇氣記憶自己的過去,真正偉大的國家有勇氣記錄自己的歷史。我甚至天真的想望:也許有一天,天安門廣場上會聳立著一個紀念碑,銘刻著中國整個世紀被集體失憶的痛苦往事。◇

(本文作者為中國作家閻連科,《紐約時報》英文網於4月1日英譯刊出,題為〈中國國家政權造成的「失憶」〉On China』s State-Sponsored Amnesia。本文根據《紐約時報》英文版摘要翻譯。小標為編輯所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