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熱門分享
人渣王小蛋

45274

文 ◎ 九天劍

紅朝真是不消停。

一個多禮拜了,北戴河海裡岸上黨國七個團練掐的正歡,劉公公雲山嫌不刺激,三角眼一轉,抽冷子密令新華網放出一隻鳥,上線胡攪攪。大家一看,鳥號王小石,眼生。黑老鴰?不是,家雀兒?也不是,什麼玩意兒呢?這年頭就這點好,「人肉」方便。弟兄們發力幾十小時,三下五除二驗明正身:王小石,中共社科院草包副院長李慎明馬甲(編注:傀儡)是也。

在變態黨國,前些年擠出個信口雌黃、語無倫次,不知所云的獨門口氣「行業」,終獲愛稱——五毛黨。久了,行裡還評出高級、中級、低級、實習、墊底若干職稱,這還不算,定期培訓、評優、發獎,忙得跟城管似的。

這兩年無法無天、孔慶「西」、「扁」濱興之流勝出,被讚為最丑五毛,不過這三幾廝太鬧,而且還和準死囚薄三掛上了閨密,讓大家煩心死了,審丑也疲勞,最後再也提不起興趣,拍蒼蠅都懶得抬胳膊了。

正鬱悶間,王小石出街了(有文化的農民都把「石」念成dan,特別是算口糧的時候,為了不讓城裡沒文化的博士們自卑,也為了脆口兒,我們乾脆念「王小蛋」好了)。小蛋一亮相就在黨媒上叫囂,「中國若動盪,只會比蘇聯更慘」。

五毛新丑亮相

聽說「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我猜五毛若思考,上帝準懊惱,想不通這幫傢伙究竟是哪年被門板擠扁腦袋的臭蟲轉世?不過沒關係,臭蟲這年頭變身明星不稀奇,也算娛樂大眾吧。這不,就在上帝納悶的時候,地球上的弟兄們被小蛋逗樂了,一時間對那些不甘過氣、滯留街角繼續搔首弄姿的老五毛沒了興趣。新丑已亮相,大眾很激動,於是競相上網戲耍這只蛋。

查,馬甲王小石1978年調任共軍軍報記者,後被殺人魔鬼王震看中,收到身邊做祕十年,成為家奴。王震死後,小蛋卻一路雞仔熬成雞婆,升副軍、正軍。1997年被蛤蟆賞了個少將銜,還嫌自己土,鑽營混了個黨校研究生證書,憑此「學歷」被公公們安插進了社科院當副院長,自命該院馬列研究院博導。

一天大學沒上,就可以被送進中共黨校直接讀研,而後坐進三千高知的社科院掌門。海盜當將軍當教授,在盛產海盜的索馬里都行不通,紅朝官場卻層出不窮,要不我說黨國變態。也是,唱〈小背簍〉討江爺爺歡心都能混上將軍,小蛋有啥出奇?本該低調感恩,知足常樂,早先按摩王震槽牙的鞋刷子能不能給博士生刷明白了還是問題,只學王賊罵街恐怕是不成了。不過據說這廝並不安分,毛左言論一籮筐,中傷良知也拿手,王震遺風明顯,所謂「近墨者黑」吧,如此常惹著作等身的社科院高知嗤鼻。

劉公公這回為什麼放出這隻左鳥呢?一是五毛人才近乎枯竭,養鳥千日用鳥一時,這會兒不放出來救主,等紅朝變成二蘇聯就悔死了。

二是劉公公喜歡開發新五毛。從「文革」後當上共軍報社記者那天起,小蛋就明白了:只要跟黨走,講不講真話不吃緊,黨叫幹啥就幹啥才能活下去、升上去,喝上胡辣湯,不怕大饑荒,蛋才不至於洩了黃兒。

小蛋一文成名,一手公開叫板良心國民,一手繼續矇騙牆內公眾,嘩共營而取恩寵。弟兄們都在想,其鳥文既不是新華網官方社評,也不是名記大作,而取自這廝民網博客,竟討得劉公公如此賞識,令各大黨媒頭版懸掛兩天,地位超過政治局級別,可見此鳥與公公思路正相契合,看得出,小蛋一舉被公公選五成功,做了北戴河舞臺廝殺的架子鼓手。

這廝惡名一時超過毛左前輩。
 

可還沒得意一會,忽感今非昔比,猛然發現此時已不是共匪8964血洗天安門、江蛤蟆99720瘋狂鎮壓法輪功那年月。不僅馬甲須臾被哥兒幾個扒下,亮出裸體,而且原想一邊護襠一邊侮辱P民智商,反被大眾圍觀羞辱,狗血澆頭。

敲開蛋皮看裸蛋,瞅瞅裡面什麼黃兒,多大味兒,夠不夠臭。一看不要緊,大伙情緒來了。

搬磚砸腳自取辱

小蛋雖已64高齡,卻不甘落伍,學著老五毛的口氣謾罵良心人士「西奴公知、帶路黨、給米國人當狗」,若大眾反譏其「卑鄙黃俄、愛國賊、給共匪揩腚(擦屁股)」就會與其陷入罵戰而失去幽默與紳士風度,倒不如繼續人肉該蛋,查查這廝哪條縫流湯兒,之後組織義軍,學上海哥們兒陳玉獻跟蹤密攝。老陳跟一年能把四淫官送進去,估計弟兄們一個月就能得手。如今黨國氛圍,灑家不信小蛋屁股乾淨。

到那時,小蛋也不用歇斯底里嚎什麼「居心叵測的天使、導師、公知們,你們若想在中國通過掌控輿論煽動亂局,就必須在我身體上踩過去,我若有一口氣,都要讓你們功敗垂成!」,弄好了,小蛋擎等在規定時間規定地點交代一切罪行,然後去和薄三作伴兒,那裡關著大小毛左一堆,蛋兒絕不會寂寞;弄不好,級別不夠,押回你河南老家享用塑料胡辣湯也算不錯的歸宿。

而且,你太把自己當大瓣蒜了吧?誰惜的踩你這攤狗屎啊?你不嫌我腳硬,我還怕糟蹋了5毛加5毛再加5毛買的片兒鞋呢。說你是狗屎吧,可能會騷擾狗的排泄情緒,說你是五毛吧,連邪眼兒孔慶西都會再爆「三媽的」粗口。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做一人渣算了!沾個人字兒夠你樂兩天的。我琢磨,你能被王匪招做貼身的祕,可能真是鞋刷子用的好:為啥起名叫王小石不叫李小石呢?大概不如此不足以認爹,也不利於搖尾諂媚、讓乾爹隨時踩著你小石頭按摩臭腳丫子,多噁心的下三濫奴才!

小蛋在他的偽五毛蛋文裡列出一堆過期信息和造謠數據,一是要誤導國民,二是討劉公公歡喜,三是要挑起中俄外交事端,攪北戴河的危局。乍一看,都以為蛋言鑿鑿,唬了不明真相的看客。小蛋招罵也不冤枉,共匪幾十年就這麼騙過來的,因此這廝只是說謊說慣了,當了副院長也改變不了口。

我們過來人都懶得勞神耍小蛋,因此很佩服弟兄們的敬業,把那廝信口胡說的俄羅斯悲慘故事,一件件拿出來還原真相,引經據典,拆穿謠言,告誡大眾不要被小蛋薰到。於是乎,小蛋這只蹩腳造謠機自知沒臉,便再無聲息,估計俄羅斯人民除了驚訝,看到中共豢養的鳥如此下作無知,對「Made in China」也會加遽疑竇,進而群起抵制,影響到紅朝對俄出口。

蛋文嘟嘟囔囔費半天勁,一祭出主題就是個腐題:資本主義賴,社會主義好。誰都知道中共的假社會主義早已穿幫,連自己培植的社科專家都不能自圓其說,遑論小蛋這個假冒偽劣。無非就是祭出個「社會主義」的概念,再冠以「特色」二字,便以為一黨獨裁永久占有財富的美夢能一直做下去。不想如今遭到大量公知挑戰,便惱羞成怒,遣小蛋這類癟三出街罵娘。這樣好了,我們上書劉公公,小蛋還不夠火候,需要派到更「社會主義」的北韓深造,只要不犧牲,我們就會等待這位「金三牌」社會主義大醬湯新鮮出爐,之後拿出像樣的檄文取悅朝廷。

劉公公本來挺得意,以為又發現一人才,沒多久就後悔不迭了:此蛋表面光鮮,實際是另一條攪屎棍子,悔不該沒讓手下「磚家」審稿,如今令自己難堪,弄不好又遭當今聖上打板子。這也不怪別人,公公的思維方式和行事毛病由來已久:顧頭不顧尾,常為了維穩慌不擇路,結果一再自取其辱。要不了多久,中國共慘黨將成為人類歷史上最垃圾的遺蹟,我強烈建議歷史管理員給毛兒們闢一個旮旯(編注:角落),一定會創造高票房:雖然那裡飄著的鮮臭會讓人掩鼻,但好奇心一定會驅使人們租上防毒面具前往觀瞻。而標有王小蛋——李慎明們的地方,可能會是最刺激也最慘不忍睹的去處——除了厚厚的人唾液,就是鬱鬱蔥蔥的狗尿苔。
(小標為編者所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