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淨心]首页 

淨心
博客分类  >  其它
淨心  >  熱門分享
薄三兒舔黑老大腚 跟黨媽吹胡子瞪眼(多圖)

45266

林立
 



海伍德之死背後隱藏的驚天罪惡與黨無法分割!

【人民報消息】看一個人好壞,老人們常說「三歲看到大」。意思是說,從三歲就能看出這個孩子長大是個好人還是壞人。薄熙來三歲啥樣,咱不知道,但他17歲未成年時就跺斷他爹三根肋骨,卻眾人皆知。

文革父親被打倒 薄熙來比別人狠

文革時紅衛兵打砸搶抄家非常厲害,高幹子弟都是「保爹保媽派」。我印象最深的是同班的一個男同學,抄別人家特別起勁,到他父親被打倒,抄他家時,他手腳叉開擋住門,不讓他爸爸單位的紅衛兵進去。

薄熙來卻恰恰相反,在鬥爭副總理薄一波的大會上,別人還沒動手,他已經沖上臺把70多歲的親爹打倒在地,並踹斷三根肋骨,薄一波當場慘叫,把眾人都嚇呆了。有人說:幸虧他媽自我了斷的早,否則也得死在他手上。

薄三兒舔黑老大腚

薄熙來簡歷寫道:「1968-1972年,『文革』中進『學習班』(監獄),參加勞動」。那時候薄熙來不是薄書記,而是因偷汽車被判刑七年,關在監獄裡的「薄三兒」(在兄弟中排行第三)。這個薄三兒在監獄裏被黑社會頭子踢腫肛門,還陪笑討好叫其「親爹」。

據被薄熙來迫害後去加拿大定居的姜維平透露,1998年在齊齊哈爾偶然見到了薄熙來當年的獄友孫某某,才得知薄熙來在監獄裡的實情。

孫某某說,薄熙來入獄的罪名是「小偷與流氓」。薄一波被關起來後,孩子都丟在社會上,好人薄熙來不接觸,專喜歡和小偷、掏包、流氓混在一起。最初薄三兒混人家一點吃的、喝的,後來就跟著上街去掏包與小偷小摸,以至鬥膽在北京烤鴨店門前,偷了一輛吉普車,事發後叫人揍壞了,關到監獄,後在秦城關押。就在那時,薄熙來結交了一些獄中的牢頭獄霸。孫某某是其中的一個。另一個姓汪的「大哥級」黑社會人物,打人致殘被判了死緩,後改為二十年。最初這些牢頭獄霸狠揍薄熙來,因為那時瘦細個頭、娘娘腔的薄熙來是「小偷」罪名進來的,必成靶子。但他見風使舵,很會巴結人,就被兩個老大當成跑腿的「飯勤」使用,有一次伺候老大不周到,叫汪某打的鼻青臉腫,老大把他肛門踢腫了,並問他:「你說在這個世界上,甚麼是真理?」

孫某某模仿他們當年的動作,一邊揮手,一邊拿腔拿調地說:「薄三兒回答說,是真正的理!」於是被我們扇了六個巴掌,滿臉血印。老汪告訴他:「拳頭就是真理,老大就是爹!」薄連聲叫爹討饒,從此腫著肛門還「爹」前「爹」後的叫個不停。

壞小子從此變的更壞了,他認定暴力就是「真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老大、中國共產黨就是「爹」。

薄一波:「兒子比我強」

薄一波1983年對老朋友掏心窩子說:「文化大革命中揀了條命,別說人要整死咱們,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原副總理薄一波當年不讓萬里進中共中央決策層,主持會議鬥爭自己的救命恩人、總書記胡耀邦,逼其辭了職,但是薄一波對自己的兒子下不了手,他臨死前數次向胡錦濤、曾慶紅等強力推薦薄熙來進政治局、當副總理,說「兒子比我強」!

薄一波再壞,沒對自己的兒子女兒下手,髮妻被迫離婚後,薄一波與女秘書胡明、也就是薄熙來的親媽結了婚,並勸元配再婚。而薄熙來與谷開來鬼混時,與元配離婚後連法院判他每月給兒子的生活費都一分錢不給。

2007年1月薄一波死了,薄熙來哭的死去活來,為甚麼呢?死的太不是時候了,要是熬到下半年,十七大開完再死就好了。薄熙來不是為他爹死而哭,而是為自己的莫測前途而哭。開完十七大後,薄熙來乘車回到住宿地,下車之後,狠狠的踹了汽車一腳,踹進去一個坑,這把司機心疼的要命,對別人說:「他有火別拿我的新車撒氣啊!」

大難臨頭 黑夫妻互毆

薄熙來與谷開來的關係如何?網上圖片有那麼幾張,一家三口的合照很恩愛很甜美很幸福。實際上怎麼樣呢?2013年的薄熙來庭審將其夫妻的真正關係曝光的淋漓盡致。

為開脫自己 薄熙來嘴裡的谷開來兩天兩樣

8月23日,濟南中院庭審時,為了否定妻子對自己不利的證明,薄熙來說:「谷開來曾經講,她殺尼爾(伍德)的時候,有荊軻刺秦王的豪邁,足以證明她的精神不正常。我認為她所做的證言,既有精神壓力,又有減刑動力」。

第二天,8月24日,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作為證人出庭與薄熙來對質時,為了開脫自己的罪責,同樣是說到妻子,薄熙來這樣說:「1月29日(2012年)我到了我的辦公室一號樓,我經過一晚上的考慮和思想上的沖擊,這個事對我來說來的很兇,在我印象中谷開來是一個文弱女子, 她不可能殺人,而且她與王立軍關係極好,怎麼突然冒出這麼一個事情來?我個人有一種隱約的感覺,我覺得他是不是還有種別的甚麼想法,甚至覺得這裏面他有個人目的,因此我當時確實心情不好,進了辦公室就是我那個一號樓。以後我就質問了王立軍。」

談資產,薄熙來說嘴打嘴

2012年2月初,王立軍為了活命出逃美國領事館。兩會期間,重慶團被安置到一個特殊的住處。3月6日,在重慶團答中外媒體提問時,薄熙來振振有詞的說:「我聽說有人正給重慶『潑髒水』,包括給我本人給家庭潑髒水,甚至說我兒子在外面學習開『紅色法拉利』,一派胡言,我感覺非常氣憤,一派胡言!」

我和我夫人也沒有任何個人資產,幾十年就是這樣下來了。我的夫人本來是司法部很早以前就認可的律師,在大連期間搞律師所就搞得很成功,但她擔心有人給我們造謠,說開律師所掙錢,把她的那些律師分所一早都給關掉了,那是二十年前的事兒了。現在幾乎就是在家裏給我做一些家務,我對她做出的這種犧牲很感動的!」

2013年8月22日,在濟南中院庭審中,播放了谷開來的證詞視頻。薄熙來說:「我覺得谷開來的證言非常滑稽、非常可笑。我舉例來說,在北京,谷開來的證言並沒有說是我將5萬人民幣、8萬美元收了,放在櫃子裏,你來用,我並沒有跟她說。」「如果說她從櫃子裏拿走這些錢,她怎麼說我往裏放的5萬、8萬美金? 第二、共用的保險櫃裏面,人民幣有幾十萬,……。谷開來就在我們71號房另外一個巨大的保險櫃裏放著很多錢,大大高於這8萬美元和大大高於這5萬元人民幣。」

「還有,谷開來的收入情況非常好,她當時在北京開了五個分所,是全國收入最好的律師事務所,經濟情況非常好。」

咦,這薄熙來就是說嘴打嘴了,二十年前在大連期間就把律師所都關掉了,在家做一些家務,怎麼薄熙來從遼寧省調回北京, 谷開來在北京卻冒出五個律師分所,而且是全國收入最好的律師事務所?這豈不是越描越黑!

薄瓜瓜學費生活費來源有三種說法:父子倆互扇嘴巴

 




薄熙來、薄瓜瓜父子倆沒一個好東西!

1、薄瓜瓜說自己的學費是媽媽的律師所掙來的,還有美國的親戚的資助。

2、薄熙來說兒子薄瓜瓜的學費是全額獎學金(該校否認)。

3、法庭呈堂:徐明為薄瓜瓜提供大量資助(薄熙來利用權力為徐明提供大量資助在先)。

2012年3月兩會期間,薄熙來在重慶團記者招待會上義正詞嚴的說;「我兒子沒有任何個人資產。有人說我的兒子上牛津、哈佛那些名校,那些學費哪來的?我給說清楚:全額獎學金!全額獎學金!全額獎學金!」

在濟南中院庭審中,公訴人出示的薄熙來2012年6月28日親筆供詞中顯示:「徐明為我家、為谷開來,尤其為薄瓜瓜在國外提供了大量的資助。」

薄熙來說:「我從多方面積極支持、大力幫助實德的發展,而同期徐明也成為我家裡的常客。徐明深知我倆就此一個獨子,又在國外讀書,特別關心與擔心,所以他與谷開來談論的話題也常常是薄瓜瓜的事。由於多年的交往,徐明也就成了薄瓜瓜在國外讀書『衣食住行』的主要支持者。」

「谷開來向我稱讚徐明『夠朋友』,徐明也向我表示,讓我對瓜瓜的事放心,他會關心和幫助的。盡管沒有具體過問,但我深信這不是空話,因為我們和他的交往不是一年兩年,且給過他不少實質性的幫助;而他又很有實力,完全能辦到。所以瓜瓜的事,有他關心,我很放心。具體的衣食住行,用不著我多問多管,他想的比我還周到。具體資助的情況和數額以組織查證為準。」

「徐明為我家、為谷開來,尤其為薄瓜瓜在國外留學提供了大量的資助,實質上是一種特殊形式的交易,即我幫了他『快發展』,他則幫我『帶孩子』。他之所以如此周到大方的照顧瓜瓜,仔細回想,是因為我曾經在他企業發展的關鍵階段給予了巨大的支持,其中有些是超乎尋常的。」

在濟南中院庭審時,薄熙來滿嘴跑舌頭:「谷開來還給我說瓜瓜也很優秀,有獎學金,我有甚麼理由擔心他們有甚麼困難呢?」

薄熙來庭審的最大看點不是薄熙來




薄熙來當庭翻供是因為知道甚麼是黨的死穴!

這些天的庭審都是扯蛋,是在侮辱國人智商,尤其是第一天第二天,完全由薄熙來主導。

這就奇怪了,階下囚薄熙來敢跟黨媽吹胡子瞪眼,卻在監獄裏關著的黑老大面前像個三孫子,肛門被踢腫了,還不能不陪著笑臉,喊人家是爹。

這豈不是說,真實的黨媽實際上非常虛弱,比關在自己監獄裡的黑老大還弱?!沒錯。

這次薄熙來庭審的最大看點,不是薄熙來,而是很多國家政府與之交好的中國共產黨!

薄熙來已經被中共開除出黨、開除公職,按照黨的話說「沒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低等最低等公民。但是在薄熙來面前,黨媽卻低三下四,而薄熙來卻趾高氣揚,這是極不正常的現象。

在沒有法制的共產集權國家,無數的冤案都是誹謗誣蔑出來的,真可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可是到薄熙來這兒,原來定的六宗罪到庭審時反而只留下三宗官場通病罪「受賄、貪污、濫用職權」,幾十億元的黑錢不但降低到兩千萬元,而且薄熙來還當庭否認。

王立軍的證詞透露,谷開來在法國的房產每年收的租金就高達七八百萬,可見那些房產價值多少。這些錢當然不會存在中國境內,是由薄瓜瓜及其家人在海外照應著,所以薄瓜瓜被學校稱為「花錢成病態」。

最近新華網報導,上海泛鑫保險代理公司美女高管陳怡攜五億元外逃,在斐濟被引渡回國。這就奇怪了,為了五億元,黨花那麼大功夫去斐濟抓人,而薄熙來當庭卻牛B似的連兩千萬元黑錢都不承認,最奇怪的是,薄瓜瓜並沒有被引渡,還埋怨說「我沒有見到爸爸、媽媽」。為甚麼黨不讓薄瓜瓜回國一家團聚呢?

關鍵是,黨為何對五億元那麼較勁,而幾十億黑錢卻不但不追究,而且還竭力掩蓋?關鍵在於,黨知道那幾十億黑錢薄熙來是從哪裏黑來的,也知道為甚麼海伍德說要「全面揭發」就把命丟了!

2003年,時任遼寧省長的薄熙來批准,遼寧省投資十億元在全省進行監獄擴大規模的改造工程用來迫害法輪功。僅在沈陽於洪區馬三家一地就耗資五億多元,建成中國第一座監獄城,占地2,000畝。使遼寧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致死致殘最嚴重的省份之一。



一個盡孝道的好兒媳、一個教子有方的好媽媽、一個體貼賢惠的好妻子,一個鄰裏稱道的好街坊,遼寧省沈陽市法輪功學員吳樹艷,因為信奉「真、善、忍」,遭中共6年牢獄迫害,最終被奪走了性命,年僅46歲。



沈陽市法輪功學員任淑傑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龍山教養院、馬三家教養院長達三年之久,遭受非人的迫害,2004年12月24日回家時身體極度虛弱。由於食管被堵死,吃進去的食物又如數的隨同食管分泌物吐出,導致食管上段腫脹,壓迫喉部,到後期周身出現紫點,雙下肢變黑,直至被活活餓死。於2005年9月1日去世,死時雙目圓睜,兒子只有十幾歲。

2004年2月底,在薄一波的周旋下,省長薄熙來灰溜溜的離開遼寧,到北京一個新建立的小部「商務部」當部長。3月25日原定薄熙來訪問德國,但行前被德國的40名法輪功修煉者向聯邦最高檢察院提起刑事控訴,罪名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同時薄還遭到德國人權團體的廣泛抗議和譴責,並要求德國政府阻止其入境,迫使中國暫停了薄熙來的那次訪問。

4月20日,吳儀以第15屆中美商貿聯委會的中方主席的身份,訪問美國。代表團於20日抵達華盛頓。據悉,隨行人員包薄熙來、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等人。此行是薄熙第一次以商務部長身份跟隨副總理出訪海外。

薄熙來忘記了羅幹的教訓,羅幹訪問了四個國家,在四個國家都被起訴,狼狽逃竄回國。而江澤民的教訓更深刻,江為了顯示自己能去布什農莊吃烤肉,竟然不顧事先的警告,於2002年去美國的第一站芝加哥就被法輪功學員起訴了。為此江澤民不但派時任外交部長李肇星去白宮遊說,而且還往駐美國大使館裏派遣了一個專門解決他個人問題的27人工作小組。

2004年美國東部時間4月22日,中共國商務部長薄熙來被華盛頓DC第三法庭起訴。訴狀在當日下午6點40左右,在美國華府市中心M街的 Fairmont Hotel遞交給薄熙來一行。據消息人士透露,法輪功修煉者作為原告,起訴了薄熙來,罪名依然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實際上,近十年來,薄熙來在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均以此三項罪被頻頻告上法庭。其在海外被稱作「人權惡棍」。

那麼,「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這三項罪為何到了庭審薄熙來時卻變成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三宗官場通病罪了呢?因為江澤民、曾慶紅、羅幹、周永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均因為「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而在國際法庭被起訴。

最麻煩的是,黨建立的山寨國除了那三項罪,在國際上還多了一個頭銜:「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政權」。

所以,這些天的薄熙來庭審實際上在轉移視線,致使「薄熙來一句『我有過外遇』 成最大爆點」。

人清醒的時候都會知道,作為中共中央決策層的25名政治局委員之一,直轄市重慶市市委書記,民眾應該關注薄熙來甚麼,是偷情呢,還是活摘無辜者器官和販賣其屍體?哪個與民生民權有直接關係?

由於薄一波沒有直白的告訴兒子,黨是最壞的東西,和咱父子倆臭味相投,所以被捕初期薄熙來非常害怕,交代了一些問題,慢慢的發現黨一直在幫助自己掩蓋死罪的罪行,後來連搞女人也避而不談,到庭審時,只剩下隔靴搔癢的東西。

在這個過程中,薄熙來發現黨比自己還害怕,甚至怕節外生枝,怕一不留神突嚕嘴了,庭審排練了數次,而且還要觀看表演的人在一起討論,並修改表演稿。鐵的事實教育了薄熙來,讓他漸漸明白了黨是甚麼,黨的死穴是甚麼。於是,薄熙來膽壯起來了,敢在庭審時推翻預演的臺詞,耍起混來。

這幾天庭審的最大看點不是薄熙來,而是把持著國家輿論工具和暴力機器的中國共產黨,以及與黨成為一體的黨的「三個代表」江澤民。薄熙來的罪名越避重就輕,越證明黨心知肚明自己的真正危機是甚麼,越證明黨連微風細雨都無法承受,中共真的強撐不了幾天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